自唐納德・特朗普在2016年美國總統大選中取得勝利之後,已經與現任美國政府打了兩年多交道的外國外交官們表示,2020年特朗普當選連任的可能性更大了,因為他有三個主要優勢。

據「政治」(Politico)網站報道,接受該媒體採訪的外交使節表示,特朗普取得2016年的勝利並非僥倖,他很有可能再次獲勝,並且不再「只是險勝」。

「2016年,沒有人相信他會當選。人們不想再傻(誤判)第二次了。」前法國駐美大使傑拉德・阿勞德(Gerard Araud)告訴「政治」網站說。

「在人們看來,他還能再做四年。」一名阿拉伯外交官說,「如果他再次當選,除了國會之外,沒有甚麼能夠成為他的羈絆。」這名外交官認為,那時美國的發展和前景將超出他的想像之外。

一名亞洲大使告訴「政治」說,在華盛頓的每一個大使館都「基於(特朗普)總統有更多機會再次當選進行運作」。

特朗普連任有三個優勢

目前還沒有關於這一主題的科學調查——由於外交規範禁止他們評論另一個國家內政,很少有外國官員會參與對此發表評論。但與「政治」談過的外交官中,沒有人認為特朗普會敗選。相反,他們指出特朗普的三個主要優勢:他是現任者、美國經濟強勁,民主黨沒有明確的領跑者來挑戰他。

白宮首席經濟顧問拉里・庫德洛(Larry Kudlow)於周日(8月18日)對霍士節目「Fox News Sunday」表示,越來越多的美國人在工作,他們的薪水得到了提高,他們也正在消費,而且即使他們消費,他們仍在存錢。「我認為,我們的狀況很好。」

曾在小布殊政府擔任白宮官員的布拉德・布萊克曼(Brad Blakeman)說:「所有跡象都表明,美國在經濟上表現良好。」

兩黨一致對中共

「政治」報道,對特朗普連任的預期可能會影響盟國和對手如何與美國進行談判的問題。雖然中共政權和伊朗政權已顯示拖延戰術,但一些外國官員表示,指望特朗普在2020年敗選是不明智的。他們認為,特朗普一些政策和觀點可能會影響美國未來幾年的外交政策。

一些外交官認為,無論明年是不是特朗普當選,有一些美國外交政策方向已經是「鐵板釘釘」。例如,當談到美國在海外的軍事介入時,一些民主黨候選人與特朗普的「美國第一」說法相呼應。

美國網絡媒體Axios在其7月29日的文章中指出,像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和伊利沙伯・沃倫(Elizabeth Warren)等這些民主黨候選人也談到與特朗普類似的「公平」貿易協議。

美國駐北京大使館前參謀長、2012年大選期間前副總統拜登的副幕僚長斯科特・穆豪澤斯(Scott Mulhauser)說:「任何不表達對中國(中共)強硬態度的民主黨人都會在比賽開始之前陷入困境。」

「政治」得出的結論是:任何外國政府都不應該指望從特朗普「不在位」中獲得好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