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8月18日),民間人權陣線(民陣)舉行「煞停警黑亂港、落實五大訴求」集會遊行。人群源源不斷湧入維園,再「流水式」轉入其它地方。

晚上10點,民陣聲明,感謝超過 170 萬香港人!單單在維園、銅鑼灣、天後一帶數人數的義工,已點算出 170 萬人參與。還有更多市民在灣仔、金鐘等地點聚集,根本無法進入維園!警方稱有12萬8千人參與維園集會。

聲明說,香港人要求的,是政府正面回應反送中運動的五大訴求,而不是繼續躲在合法及非法的武裝份子背後,以為持續鎮壓就能令抗爭浪潮退卻。今日《央視》社評又再聲言「止暴制亂主流民意不可違」,今天香港人集體上街,正好證明「止黑暴,制警亂」才是主流民意!

聲明說,8月31日,是人大落閘、否決香港人真普選的五周年。唯有落實民主普選制度,實踐真正的港人治港,香港才能走出現時的政治困局。我們呼籲大家齊上齊落,今日過後,8.31 再聚首!

8月15日,民陣收到警方發出的「不反對通知書」,批准18日上午10時至晚上11時,在維多利亞公園舉行集會。但下午3時從維多利亞公園出發,步行至中環遮打道行人專用區的遊行,被警方反對。民陣隨即提出上訴。16日,公眾活動及遊行上訴委員會裁定維持反對通知書,民陣上訴失敗。

民陣召集人岑子杰17日表示,預期集會人數有機會突破100萬,多於維園可容納的10萬人,將應警方要求以「流水式」集會,呼籲參加者由興發街及噴水池的入口進入,只留在維園約15分鐘。當人潮迫爆維園後,會開啟疏散程序,由民主派議員或前議員循高士威道,到灣仔、金鐘、中環一帶離開,避開天後、銅鑼灣一帶聚集的人潮。

民陣副召集人陳皓桓則呼籲民眾「出來迫爆維園和其他路段」。他引述警方說法,稱若集會人數過多,會從記利佐治街、興發街、電氣道和英皇道等開始封路,有需要再擴展至天後、炮台山和銅鑼灣一帶。

下午3時左右,民陣宣讀宣言後,多名民主派議員和前議員拉起巨型標語橫幅,與大批民眾離開維園,啟動「流水式集會」。告士打道出現雙向人潮,有人士走到中環終審法院,走到金鐘夏愨道,還有人走到西環方向,但有民眾呼籲不要前往中聯辦。防暴警察在中聯辦、西區警署附近戒備。

23:15

警方稱有12萬8千人參與維園集會。

由於龍和道來了警車,黑衣人向示威者示警,停止向龍和道方向過去。

8月18日入夜,龍和道來了警車,黑衣人向示威者示警,停止向龍和道方向過去。(碧龍/大紀元)
8月18日入夜,龍和道來了警車,黑衣人向示威者示警,停止向龍和道方向過去。(碧龍/大紀元)

22:55

現時仍有至少500名示威者在夏愨道一帶聚集,少部份示威者開始散去。

22:30

民陣聲明重申五大訴求:1. 撤回送中惡法;2. 徹查警察暴力;3. 撤銷抗爭者檢控;4. 撤銷暴動定性;5. 林鄭下台,落實雙普選!

民陣並嚴正要求,「警黑四人幫」問責下台!包括保安局局長李家超、警務處處長盧偉聰、警務處副處長鄧炳強、警務處副處長劉業成。

夜深了,金鐘夏愨道仍聚集許多示威者。

8月18日夜深了,但金鐘夏愨道仍聚集許多示威者。(宋碧龍/大紀元)
8月18日夜深了,但金鐘夏愨道仍聚集許多示威者。(宋碧龍/大紀元)

22:20

港府出新聞稿,就維園集會作出回應,稱集會期間大致和平,但參與者佔用港島多條主要幹道,路面交通大受影響。發言人說,要盡快回復社會秩序;政府會與市民展開真誠對話,重建社會和諧。

22:00

民陣公布於天后、銅鑼灣、維園一帶,有170萬人參與集會,還有更多市民在灣仔、金鐘等地點聚集,根本無法進入維園!警方則未公布人數。

民陣說,香港人要求的,是政府正面回應反送中運動的五大訴求,而不是繼續躲在合法及非法的武裝份子背後,以為持續鎮壓就能令抗爭浪潮退卻。

21:35

民陣21點宣佈集會解散,維園仍有大批市民滯留。

8月18日晚約9點,維園集會結束。(駱亞/大紀元)
8月18日晚約9點,維園集會結束。(駱亞/大紀元)

8月18日晚約9點,維園集會結束。(駱亞/大紀元)
8月18日晚約9點,維園集會結束。(駱亞/大紀元)

8月18日晚約9點,維園集會結束。(駱亞/大紀元)
8月18日晚約9點,維園集會結束。(駱亞/大紀元)

21:15

近西營盤 A2 出口位置,近30名防暴警察、軍警截查約10名醫療義工的證件及隨行物品。

20:57

民陣副召集人陳皓桓宣佈解散維園集會,但會在現場留至不反對通知書的結束時間,即晚上11時。

民陣感謝巿民冒雨參與集會,並將會10時見記者,公佈集會人數。

8月18日,將近晚上9時,維園仍有大批市民聚集。(大紀元)
8月18日,將近晚上9時,維園仍有大批市民聚集。(大紀元)

8月18日,將近晚上9時,維園仍有大批市民聚集。(大紀元)
8月18日,將近晚上9時,維園仍有大批市民聚集。(大紀元)

入夜後,大批市民由維園走到金鐘,大部份市民沿著馬路和夏愨道行車天橋往中環方向前行。

20:23

金鐘夏愨道政總外,被包圍之可疑人士毫髮未傷地經離海富天橋,離開現場,示威者高叫「香港警察,知法犯法」及「黑警還眼」口號。

20:16

懷疑有警員混入示威者中被發現,大量人士起哄將其包圍。可疑紅衣男子在添馬道被包圍了。

金鐘出現紅衫人。(宋碧龍/大紀元)
金鐘出現紅衫人。(宋碧龍/大紀元)

20:00

途經軒尼詩道近警察總部時,市民高呼「香港警察 知法犯法」口號,但並無人聚集在警總前。

維園天後入口仍不斷有市民進入,聚集到民陣的大台前,聽台上不同市民發言。

8月18日,金鐘夏愨道,大批參加維園集會的民眾經過這裏。(宋碧龍/大紀元)
8月18日,金鐘夏愨道,大批參加維園集會的民眾經過這裏。(宋碧龍/大紀元)

8月18日,金鐘軒尼詩道,大批參加維園集會的民眾經過這裏。(宋碧龍/大紀元)
8月18日,金鐘軒尼詩道,大批參加維園集會的民眾經過這裏。(宋碧龍/大紀元)

8月18日晚,灣仔警察總部,民眾經過,警察戒備。(宋碧龍/大紀元)
8月18日晚,灣仔警察總部,民眾經過,警察戒備。(宋碧龍/大紀元)

19:45

夏愨道部份遊行人士,不時用閃光燈照向警總、政府總部西翼及解放軍駐港部隊總部;並齊聲高喊「香港警察知法犯法」等口號。

夏愨道部份遊行人士,途徑警總、政府總部西翼及解放軍駐港部隊總部。(LILLIAN SUWANRUMPHA/AFP/Getty Images)
夏愨道部份遊行人士,途徑警總、政府總部西翼及解放軍駐港部隊總部。(LILLIAN SUWANRUMPHA/AFP/Getty Images)

夏愨道部份遊行人士,途徑警總、政府總部西翼及解放軍駐港部隊總部。(LILLIAN SUWANRUMPHA/AFP/Getty Images)
夏愨道部份遊行人士,途徑警總、政府總部西翼及解放軍駐港部隊總部。(LILLIAN SUWANRUMPHA/AFP/Getty Images)

夏愨道部份遊行人士,途徑警總、政府總部西翼及解放軍駐港部隊總部。(LILLIAN SUWANRUMPHA/AFP/Getty Images)
夏愨道部份遊行人士,途徑警總、政府總部西翼及解放軍駐港部隊總部。(LILLIAN SUWANRUMPHA/AFP/Getty Images)

 2019年8月18日,民陣發起維園集會,到傍晚,參與民眾沿著街道行走,還在不斷湧入維園。(LILLIAN SUWANRUMPHA/AFP/Getty Images)
2019年8月18日,民陣發起維園集會,到傍晚,參與民眾沿著街道行走,還在不斷湧入維園。(LILLIAN SUWANRUMPHA/AFP/Getty Images)

19:25

大批防暴警察聚集在中聯辦後門。

有遊行人士用雷射筆照射警察總部警徽。

19:00

除了中聯辦附近有防暴警察,西區警署內也有防暴警戒備。這些防暴警察隨後步出西區警察總部,在德輔道西有警員截查街上黑衣人士。

目前,仍有大批民眾從四方八面想進入維園,逼滿告士打道、軒尼詩道、英皇道等。

民陣表示,不滿警方突然重開維園對面的一段高士威道,說維園內仍有大量民眾進來出去,批評警方通車做法罔顧民眾安全。

2019年8月18日晚,維園仍有很多集會人士。(Chris McGrath/Getty Images)
2019年8月18日晚,維園仍有很多集會人士。(Chris McGrath/Getty Images)

2019年8月18日晚,維園仍有很多集會人士。(Chris McGrath/Getty Images)
2019年8月18日晚,維園仍有很多集會人士。(Chris McGrath/Getty Images)

康文署宣佈,中西區所有文康設施已提早關閉。

18:45

傍晚6時許,中聯辦正門附近的環干諾道西及正街交界附近,有數十名全副武裝、持長盾和圓盾的防暴警察佈防,亦有速龍小隊。現場未見遊行人士到場。

此前,一批向西環方向走的遊行人士在西營盤東邊街見到大量警車向中聯辦方向駛去,現場有人指遊行人士人數不足,呼籲勿作無謂犧牲。他們最終沿原路折返。

香港政府總部西翼架設了水馬,內部至少五輛警車、兩部救護車及一部消防車。

18:30

下午6時半,維多利亞公園仍有約兩個足球場被人群站滿。不過,維園外的告士打道、銅鑼灣軒尼詩道一帶仍然擠爆。告士打道繼續一片傘海,所有行車線全部被佔據。雖然無警方指揮交通,但遊行人士自律地讓路給車輛通過。

2019年8月18日晚上,遊行人士經過政府總部時,向西翼內停泊的警察車輛報以噓聲和喊口號抗議。(LILLIAN SUWANRUMPHA/AFP/Getty Images)
2019年8月18日晚上,遊行人士經過政府總部時,向西翼內停泊的警察車輛報以噓聲和喊口號抗議。(LILLIAN SUWANRUMPHA/AFP/Getty Images)

2019年8月18日晚上,遊行人士經過政府總部時,向西翼內停泊的警察車輛報以噓聲和喊口號抗議,又用雷射筆照向警員。(LILLIAN SUWANRUMPHA/AFP/Getty Images)
2019年8月18日晚上,遊行人士經過政府總部時,向西翼內停泊的警察車輛報以噓聲和喊口號抗議,又用雷射筆照向警員。(LILLIAN SUWANRUMPHA/AFP/Getty Images)

2019年8月18日晚上,遊行人士經過政府總部時,向西翼內停泊的警察車輛報以噓聲和喊口號抗議,又用雷射筆照向警員。(LILLIAN SUWANRUMPHA/AFP/Getty Images)
2019年8月18日晚上,遊行人士經過政府總部時,向西翼內停泊的警察車輛報以噓聲和喊口號抗議,又用雷射筆照向警員。(LILLIAN SUWANRUMPHA/AFP/Getty Images)

在金鐘夏愨道,東西行線都有示威者在行走,他們經過政府總部時,向西翼內停泊的警察車輛報以噓聲和喊口號抗議,又用雷射筆照向警員。旁邊的中共駐軍總部外,也有市民站在天橋喊「後果自負」口號,回應中共軍隊對香港的恐嚇之詞。

在金鐘夏愨道,東西行線都有示威者在行走。(余鋼/大紀元)
在金鐘夏愨道,東西行線都有示威者在行走。(余鋼/大紀元)

在金鐘夏愨道,東西行線都有示威者在行走。(余鋼/大紀元)
在金鐘夏愨道,東西行線都有示威者在行走。(余鋼/大紀元)

中共駐軍總部外,有市民站在天橋喊「後果自負」口號,回應中共軍隊對香港的恐嚇之詞。(余鋼/大紀元)
中共駐軍總部外,有市民站在天橋喊「後果自負」口號,回應中共軍隊對香港的恐嚇之詞。(余鋼/大紀元)

中共駐軍總部外,有市民站在天橋喊「後果自負」口號,回應中共軍隊對香港的恐嚇之詞。(余鋼/大紀元)
中共駐軍總部外,有市民站在天橋喊「後果自負」口號,回應中共軍隊對香港的恐嚇之詞。(余鋼/大紀元)

18:00

告士打道離開維園的遊行人群太多,有人走出東行線佔用道路。港島紅隧出入口向港島方向出口現長車龍。九巴表示,所有經紅隧的過海隧道路線暫停服務。

在中環干諾道,接近6時前有民眾用雪糕筒攔路,並一路向西邊前進。有黑衣人士呼籲民眾「去中聯辦打招呼」。至於銅鑼灣,遊行人士繼續擠滿軒尼詩道緩慢前進,絲毫未見減少。

行人士已佔據告士打道西行全線,也有人走上東行線。(章鴻/大紀元)
行人士已佔據告士打道西行全線,也有人走上東行線。(章鴻/大紀元)

行人士已佔據告士打道西行全線,也有人走上東行線。(章鴻/大紀元)
行人士已佔據告士打道西行全線,也有人走上東行線。(章鴻/大紀元)

17:40

遊行人士已佔據告士打道西行全線,也有人走上東行線。金鐘夏愨道西行線也被民眾佔據。隨後,遊行人士向中環方向前進,少量民眾開始走出東行線,現場未有警方攔阻。有經過的司機以按喇叭方式為民眾打氣,遊行人士則不斷高呼「香港人加油」。

在灣仔天橋附近,有市民前往維園,亦有由維園離開前往金環、中環一帶。(宋碧龍/大紀元)
在灣仔天橋附近,有市民前往維園,亦有由維園離開前往金環、中環一帶。(宋碧龍/大紀元)

17:10

民陣「流水式」集會已舉行3個小時。下午5時,天繼續下著大雨,維多利亞公園依舊擠滿了人,從北角站、炮台山、天后站到銅鑼灣。大量民眾繼續沿大小道路緩慢前往維園,英皇道有民眾已等待一個多小時,仍未抵達維園。

而離開維園的集會人士除了逼爆軒尼詩道外,也佔據了告士打道的行車線;而行程的另一條遊行路線,龍頭在下午5時已經過灣仔入境處大樓。至於終點中環遮打道,有民眾抵達後繼續向金鐘方向前進,未知目的地。

下午5時,大量市民繼續沿大小道路緩慢前往維園,同一時間繼續由維園離開。(駱亞/大紀元)
下午5時,大量市民繼續沿大小道路緩慢前往維園,同一時間繼續由維園離開。(駱亞/大紀元)

下午5時,大量市民繼續沿大小道路緩慢前往維園,同一時間繼續由維園離開。(駱亞/大紀元)
下午5時,大量市民繼續沿大小道路緩慢前往維園,同一時間繼續由維園離開。(駱亞/大紀元)

16:45

民陣隊頭到達原定遊行終點遮打道,在遮打道行人專用區放下大型橫幅,帶領遊行人士一同高呼「香港人加油!」「Democracy Now」等口號。有工作人員用擴音器喊話,呼籲民眾乘港鐵站離開,也歡迎集會人士再次走入維園。

目前,繼續有大量民眾從炮台山出發前往維園,將英皇道完全塞滿。港鐵表示,由於銅鑼灣站和炮台山站仍然擠迫,港島線個別列車不停銅鑼灣站、炮台山站。

16:30

遊行隊頭抵達中環遮打花園,在雪廠街轉入遮打道行人專用區。原本在馬路上聚會的外籍家庭傭工為他們讓路。

而在銅鑼灣軒尼詩道,所有行車線已擠滿人潮;等候進入維園的人遠比離開的多,已過半小時幾乎未能前進,民眾在雨中耐心等候。維園所有足球場、旁邊高士威道,甚至告士打道天橋皆站滿人。

2019年8月18日下午,民眾陸續抵達金鐘。(王文君/大紀元)
2019年8月18日下午,民眾陸續抵達金鐘。(王文君/大紀元)

2019年8月18日下午,民眾陸續抵達金鐘。(張潔/大紀元)
2019年8月18日下午,民眾陸續抵達金鐘。(張潔/大紀元)

2019年8月18日下午,民眾陸續抵達金鐘。(張潔/大紀元)
2019年8月18日下午,民眾陸續抵達金鐘。(張潔/大紀元)

16:20

「流水式集會」開始近一小時,部份「流水式集會」的市民抵達金鐘。

灣仔的駱克道已全線封閉。炮台山外的英皇道四條行車線已逼滿人。港鐵已恢復銅鑼灣站和炮台山站的停靠,天后站則繼續不停站。

2019年8月18日下午,部份「流水式集會」的民眾抵達金鐘。(張潔/大紀元)
2019年8月18日下午,部份「流水式集會」的民眾抵達金鐘。(張潔/大紀元)

2019年8月18日下午,「流水式集會」開始近一小時,軒尼詩道繼續迫滿民眾。(勤智/大紀元)
2019年8月18日下午,「流水式集會」開始近一小時,軒尼詩道繼續迫滿民眾。(勤智/大紀元)

16:00

民陣指,由炮台山站外的英皇道,到銅鑼灣段的軒尼詩道,都擠滿了民眾。由於多人感到不適,民陣要求警方開出更多路段,讓民眾往灣仔方向前進。下午3時半後,維園對面的高士威道已全線封閉。

在軒尼詩道有不少民眾在等候加入,民陣的糾察提醒民眾今天是「流水式集會」,呼籲民眾前往維園。

港鐵表示,由於天后站、炮台山站民眾爆滿,港島線來回方向列車現時不停天后站及炮台山站,已安排特別列車接載乘客離開天后站。

2019年8月18日下午,高空所見,「流水式集會」已超過45分鐘,在維園內和附近的街道都擠滿民眾。(黃曉翔/大紀元)
2019年8月18日下午,高空所見,「流水式集會」已超過45分鐘,在維園內和附近的街道都擠滿民眾。(黃曉翔/大紀元)

15:40

集會人士已迫滿崇光百貨對出的軒尼詩道行車線。

港鐵宣佈,由於個別站現時十分擠迫,會因應實際情況安排港島綫來回方向個別列車不停銅鑼灣站、天后站或炮台山站。

2019年8月18日下午,民陣帶領市民沿軒尼詩道「流水式集會」,維園內、中央圖書館外的高士威道,以及軒尼詩道都逼滿集會民眾。(黃曉翔/大紀元)
2019年8月18日下午,民陣帶領市民沿軒尼詩道「流水式集會」,維園內、中央圖書館外的高士威道,以及軒尼詩道都逼滿集會民眾。(黃曉翔/大紀元)

2019年8月18日下午,集會人士已迫滿崇光百貨對出的軒尼詩道行車線。(勤智/大紀元)
2019年8月18日下午,集會人士已迫滿崇光百貨對出的軒尼詩道行車線。(勤智/大紀元)

2019年8月18日下午,集會人士已迫滿崇光百貨對出的軒尼詩道行車線。(勤智/大紀元)
2019年8月18日下午,集會人士已迫滿崇光百貨對出的軒尼詩道行車線。(勤智/大紀元)

2019年8月18日下午,在軒尼詩道,兩邊的行車線分別被前往維園集會,和離開維園「流水式集會」的民眾佔據。(勤智/大紀元)
2019年8月18日下午,在軒尼詩道,兩邊的行車線分別被前往維園集會,和離開維園「流水式集會」的民眾佔據。(勤智/大紀元)

2019年8月18日下午,在軒尼詩道迫滿「流水式集會」的民眾。(勤智/大紀元)
2019年8月18日下午,在軒尼詩道迫滿「流水式集會」的民眾。(勤智/大紀元)

15:30

現場已下起大雨。民陣帶領民眾沿軒尼詩道「流水式集會」,隊頭已到達崇光百貨。

15:15

民陣宣讀宣言後,多名民主派議員和前議員拉起巨型標語橫幅,與大批民眾離開維園,走出中央圖書館外的高士威道,啟動「流水式集會」。

冒雨在維園集會的民眾撐著雨傘,不時高呼「香港人加油」等口號。

2019年8月18日下午,由高空所見,接近下午3時,在維園已逼滿參加集會的民眾。(李曉彤/大紀元)
2019年8月18日下午,由高空所見,接近下午3時,在維園已逼滿參加集會的民眾。(李曉彤/大紀元)

2019年8月18日下午,多名民主派議員和前議員拉起巨型標語橫額,與大批市民離開維園,啟動「流水式集會」。(梁珍/大紀元)
2019年8月18日下午,多名民主派議員和前議員拉起巨型標語橫額,與大批市民離開維園,啟動「流水式集會」。(梁珍/大紀元)

15:10

Now新聞引述消息指,警方兩架水炮車已離開粉嶺機動部隊部署,轉到港島區戒備。

14:50

軒尼詩道銅鑼灣一段已經爆滿。由於港島線個別列車不停天后站,有民眾由地鐵炮台山站,電氣道、英皇道往維園方向前進。

14:30

現時,維園6個足球場已坐滿參加集會的民眾。

民陣召集人岑子杰接受傳媒採訪時表示,這次集會目的是要求停止「警黑亂港」,他認為政府連月來沒有回應香港人的訴求,任由衝突一直發生。他相信參與者能和平、理性地參與集會,民陣希望借集會告訴特首林鄭月娥,香港人可以是「和理非」(和平、理性、非暴力),也可以是「勇武」,民眾今天以「和理非」方式表達訴求。

岑子杰認為,警察違法執法,使用不合理武力,是因為沒有機構和機制制衡警察,現時只以自己人查自己人的方式,處理有關警方的投訴。他重申:要求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等五大訴求,還原真相,限制警方權力,讓他們不再「無法無天」的濫權,亦要求保安局局長李家超、警務處長盧偉聰等人問責下台。

他又說,即使過去一段時間,中央和特區政府製造恐慌,但在下午1時前已有大量集會人士到達維園,顯示香港人不會向強權屈服,仍會上街追求民主。

由於銅鑼灣東角道和記利佐治街十分擠塞,有民眾改由希慎廣場的港鐵出入口,穿過馬路前往維園,人流一度迫出崇光百貨對面馬路。由於沿路沒有警員維持秩序,民眾自發維持交通秩序。

2019年8月18日下午,民陣舉行「煞停警黑亂港、落實五大訴求」遊行,圖在維多利亞公園。(梁珍/大紀元)
2019年8月18日下午,民陣舉行「煞停警黑亂港、落實五大訴求」遊行,圖在維多利亞公園。(梁珍/大紀元)

2019年8月18日下午,民陣舉行「煞停警黑亂港、落實五大訴求」遊行,圖在維多利亞公園。(梁珍/大紀元)
2019年8月18日下午,民陣舉行「煞停警黑亂港、落實五大訴求」遊行,圖在維多利亞公園。(梁珍/大紀元)

2019年8月18日下午,民陣舉行「煞停警黑亂港、落實五大訴求」遊行,圖在維多利亞公園。(梁珍/大紀元)
2019年8月18日下午,民陣舉行「煞停警黑亂港、落實五大訴求」遊行,圖在維多利亞公園。(梁珍/大紀元)

2019年8月18日下午,民陣舉行「煞停警黑亂港、落實五大訴求」遊行,圖是在維多利亞公園。(梁珍/大紀元)
2019年8月18日下午,民陣舉行「煞停警黑亂港、落實五大訴求」遊行,圖是在維多利亞公園。(梁珍/大紀元)

2019年8月18日,來自18區不同中學的學生發起9月罷課、抗議政府政治打壓及警方濫暴的聯署活動。(王文君/大紀元)
2019年8月18日,來自18區不同中學的學生發起9月罷課、抗議政府政治打壓及警方濫暴的聯署活動。(王文君/大紀元)

2019年8月18日,「中學生罷課」在記利佐治街呼籲民眾聯署,支持中學生在9月的罷課行動。(王文君/大紀元)
2019年8月18日,「中學生罷課」在記利佐治街呼籲民眾聯署,支持中學生在9月的罷課行動。(王文君/大紀元)

2019年8月18日,來自18區不同中學的學生發起9月罷課連署。圖為海報。(王文君/大紀元)
2019年8月18日,來自18區不同中學的學生發起9月罷課連署。圖為海報。(王文君/大紀元)

14:25

集會人士已經逼滿維園。

14:15

港鐵表示各車站會因應現場實際情況,作出車務調整,包括關閉車站個別出入口、列車不停個別車站、或關閉個別車站等措施。以及實施人流管理措施,維持秩序。

約下午2時10分,港鐵表示,由於天后站現時十分擠迫,基於安全考慮,港島綫來回方向個別列車不停天后站。

在港鐵天后站外,前往維園參與集會的市民已迫爆留仙街、電氣道、帆船街、銀幕街一帶,隊尾更排至琉璃街。不少沿途高呼「香港人加油」,並高舉「五大訴求,缺一不可」等各種標語和海報。

2019年8月18日,地鐵金鐘站擠滿人,大量民眾等候乘搭港島線到維園鄰近的銅鑼灣或天后站。(駱亞/大紀元)
2019年8月18日,地鐵金鐘站擠滿人,大量民眾等候乘搭港島線到維園鄰近的銅鑼灣或天后站。(駱亞/大紀元)

2019年8月18日,在前往維園的記利佐治街,很多民眾手持各種海報和標語,表達訴求。(王文君/大紀元)
2019年8月18日,在前往維園的記利佐治街,很多民眾手持各種海報和標語,表達訴求。(王文君/大紀元)

2019年8月18日,在前往維園的記利佐治街,很多民眾手持各種海報和標語,表達訴求。(王文君/大紀元)
2019年8月18日,在前往維園的記利佐治街,很多民眾手持各種海報和標語,表達訴求。(王文君/大紀元)

2019年8月18日,在前往維園的記利佐治街,很多民眾手持各種海報和標語,表達訴求。(王文君/大紀元)
2019年8月18日,在前往維園的記利佐治街,很多民眾手持各種海報和標語,表達訴求。(王文君/大紀元)

2019年8月18日,在前往維園的記利佐治街,很多民眾手持各種海報和標語,表達訴求。(王文君/大紀元)
2019年8月18日,在前往維園的記利佐治街,很多民眾手持各種海報和標語,表達訴求。(王文君/大紀元)

13:55

在金鐘、天后地鐵站已經擠滿前往維園參加集會的民眾。在大約下午1時40分,民眾已坐滿維園近兩個足球場;大約10分鐘後,集會地點的一半場地已被坐滿。

2019年8月18日,高空所見,在大約下午1時40分,民眾已坐滿近兩個足球場。(李曉彤/大紀元)
2019年8月18日,高空所見,在大約下午1時40分,民眾已坐滿近兩個足球場。(李曉彤/大紀元)

2019年8月18日,金鐘地鐵站已經擠滿前往維園的民眾。(讀者提供)
2019年8月18日,金鐘地鐵站已經擠滿前往維園的民眾。(讀者提供)

2019年8月18日,地鐵銅鑼灣站F出口擠滿前往維園的民眾。(王文君/大紀元)
2019年8月18日,地鐵銅鑼灣站F出口擠滿前往維園的民眾。(王文君/大紀元)

13:15

參加集會的人士陸續抵達維園,現場下起毛毛細雨,民眾都帶備雨具,部份人坐在地上稍息。

陸續有民眾表示,收到來自「HKPolice」的短訊,指「警方呼籲 今天下午,港島維園有大型公眾活動,請留意各媒體的最新消息,以及警方社交媒體。」

2019年8月18日,下午1點15分,參加集會的人士陸續抵達維園。(梁珍/大紀元)
2019年8月18日,下午1點15分,參加集會的人士陸續抵達維園。(梁珍/大紀元)

2019年8月18日,現場下雨,參加集會的不少民眾都帶備雨傘。(梁珍/大紀元)
2019年8月18日,現場下雨,參加集會的不少民眾都帶備雨傘。(梁珍/大紀元)

2019年8月18日,現場下雨,參加集會的不少民眾都帶備雨傘。(梁珍/大紀元)
2019年8月18日,現場下雨,參加集會的不少民眾都帶備雨傘。(梁珍/大紀元)

12:20

民陣發表「告香港人書」,指「香港兩個多月來,汗流過了,血流過了,淚流過了,香港人被香港政府和香港警察羞辱夠了。」

「告香港人書」強調反送中運動的初心,本來是守護香港人享有的法治和自由,免於中共式政法制度和政治暴力的恐懼。香港人成功抵擋送中惡法二讀,但中共式鎮壓民眾的手段已經活現在香港警察身上。無論是前線的抗爭者,還是街坊,兩個月來歷經警隊催淚彈、布袋彈、橡膠子彈的暴力清場和圍捕;甚至是黑社會無差別襲擊民眾,讓民眾對香港政府和香港警察的行徑深惡痛絕。

他們批評,警察的暴力,不只傷害人身,甚至是製造非人化的恐懼環境。

「當警察員佐級協會主席和立法會議員多番指抗議者是『蟑螂』,令香港人和國際社會勾起種族屠殺的慘痛回憶:納粹德國政府指猶太人為老鼠、盧旺達大屠殺時胡圖族政府稱圖西族人為『蟑螂』。香港在國際社會的文明形象,正被香港警察逐步破壞。」

他們提醒前線警察,警察對香港人的重要性,並非是警隊無止境的武力,而是尊重公民權利、自我約制的專業倫理和精神。「當警方高層無視香港民眾的權利和尊嚴,警察濫暴濫權,只會徒添民眾對前線警員的憤恨。」

民陣強調,從6月12日至今,警察所有失誤和暴力行為,高層責無旁貸。要止黑暴、制警亂,就要停止一切濫權濫暴行動;要停止濫權濫暴行動,就要從根本改變警隊領導層和應對抗議者的方針。要求保安局李家超、警務處處長盧偉聰、行動處處長鄧炳強和新任副處長劉業成負全責,問責下台!

民陣又重申,林鄭政府必須實質回應反送中運動的五大訴求,其中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既是主流民意和各界共識,更是制止警暴的關鍵辦法。

民陣表示,港人以和平、理性和非暴力的方式,在6月9日和6月16日,以百萬之數,展露香港人的公民質素和團結力量。今日集會,就是要承接6.16二百萬人上街抗暴的意志,集結最多數的香港人,以和理非(和平、理性、非暴力)的方式同心同行,表達我們對警察暴力的憤慨,展現香港人堅定的意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