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參議院臨時議長、資深議員查理斯・格拉斯利(Charles E. Grassley)周三(8月14日)寫信給美國財政部長姆努欽(Steven Mnuchin),要求他針對在奧巴馬執政時期擔任副總統的拜登的兒子收取中共巨款投資的問題展開調查。

據參議院財政委員會官方網站公佈的消息,在這封通過電子郵件寄給財政部長的信中,格拉斯利寫道:

「親愛的姆努欽部長,

此前,我曾對美國外國投資委員會(Committee on Foreign Investment in the United States – CFIUS)的決策過程表示過擔憂,最值得注意的是,該委員會曾批准了鈾壹公司(Uranium One)的交易,奧巴馬政府將部份美國鈾生產能力割讓給了俄羅斯政府。

「今天,我寫信表達對另一項奧巴馬時代的CFIUS委員會所批准的交易的擔憂。該交易將美國擁有抗振動技術的製造商亨尼格斯(Henniges)的控制權交給了一家中共政府所擁有的航空公司和一家總部位於中國、與中共政府有著密切聯繫的投資公司。

「因此,美國國會和公眾必須充份了解亨尼格斯交易獲批的決策過程,以及CFIUS委員會在多大程度上充份考慮了該交易將導致的國家安全風險。」

格拉斯利在信中還舉出了具體實例:「例如,參與收購亨尼格斯交易的公司之一是一個價值10億美元的私人投資基金,名為「渤海華美(上海)股權投資基金管理有限公司」(Bohai Harvest RST (Shanghai) Equity Investment Fund Management Co.- BHR)。2013年11月,與中共政府有聯繫的渤海資本(Bohai Capital)和一家名為羅斯蒙特‧塞內卡(Rosemont Seneca Partners)的公司合併,成立了BHR公司。而據報道,Rosemont Seneca公司是由當時的副總統喬・拜登的兒子亨特・拜登(Hunter Biden)、前國務卿約翰・克里的繼子克里斯・海因茨(Chris Heinz)和其他人在2009年組建的。」

「亨特・拜登先生和克里斯・海因茨先生直接參與了中共政府收購亨尼格斯公司的行動,這造成了潛在的利益衝突。兩人都與奧巴馬政府的高級官員有直系親屬關係。克里先生領導下的美國國務院也是CFIUS的成員,並在批准收購Henniges交易的決定中發揮了直接作用。考慮到拜登先生和海因茲先生投資並與中共公司合作的歷史,本案中所出現的潛在利益衝突尤其令人不安,其中至少有一次觸及了重大的國家安全問題。這段與中共的合作歷史可以追溯到2015年亨尼格斯交易之前和之後。」

「2013年12月,羅斯蒙特塞內卡(Rosemont Seneca)公司與渤海資本(Bohai Capital)合併成立BHR公司的一個月後,亨特・拜登與父親、當時的副總統喬・拜登乘坐「空軍二號」(Air Force Two)飛往中國。在中國期間,他幫助安排渤海資本首席執行官喬納森・李(Jonathan Li)與副總統拜登「握手」。之後,亨特・拜登與李舉行了據稱是『社交會晤』的會面。」

格拉斯利參議員還列舉了其它的一些具體例子:「2014年12月,BHR還成為中國廣核集團(China General Nuclear Power Corporation – CGN)的投資者,該公司是一家國有能源公司,參與建設核反應堆。2016年4月,美國司法部(DOJ)指控中國廣核集團密謀在美國境外非法從事和參與生產、開發特殊核材料,並可能會『對我們的國家安全造成重大損害』」。

「然後,2015年8月,另一家與中共政府掛鉤的實體——雙子投資有限公司(Gemini Investments Limited)收購了羅斯蒙特森尼卡(Rosemont Seneca)的姊妹公司Rosemont Reality公司75%的股份。Rosemont Realty公司變成了雙子羅斯蒙特(Gemini Rosemont)公司,並專注於投資美國的房地產。」

「2015年9月,BHR公司與(中共國有軍用航空承包商)中國航空工業集團公司(AVIC)的一家子公司以6億美元的價格收購了亨尼格斯(Henniges)公司。中航工業收購了該公司51%的股份,BHR收購了49%。BHR和中航工業收購亨尼格斯是『迄今為止中共對美國汽車製造業最大的投資』。由於此次收購使中方公司直接控制了亨尼格斯公司的抗振動技術,美國外國投資委員會(CFIUS)對此次交易進行了審查,並批准了這筆交易,儘管有報道稱,在2007年,也就是 BHR 與中航集糰子公司合作的幾年前,中航工業涉嫌竊取了有關聯合攻擊戰鬥機項目的敏感數據。據報道,中國航空工業集團公司後來將這些被盜數據整合到了中國的 J-20和 J-31戰機上。」

格拉斯利參議員針對所列舉的這些事實表示說:「正如我在開始監督『鈾壹交易』時所說的那樣,公眾對 CFIUS審批程序公正性的信心需要所承諾的透明度和對國會監督調查的回應。最近的消息顯示,在收購美國亨尼格斯公司的過程中,存在著巨大的利益衝突風險和國家安全問題,需要國會進行額外的審查,以確保CFIUS審查程序按照設計運作,不受任何政治壓力和影響。」

在信中,格拉斯利參議員對財政部提出了具體的要求:「因此,請不遲於2019年8月29日提供以下信息:

1. 一份針對中方收購亨尼格斯交易的國家安全威脅評估。

2.對亨尼格斯交易的審查是否遵循了45天的審查、45天的調查和15天的總統決定的時間表?請詳細描述美國外國投資委員會對收購亨尼格斯公司的審查過程的每個階段。如果沒有遵循這一時間表,請解釋美國外國投資委員會實際所遵循的時間表,以及是否有任何機構在審查期間提出反對意見,無論是否與國家安全有關。

3.美國外國投資委員會或其任何成員是否向總統或白宮人員簡要介紹了亨尼格斯交易的情況?如果有,簡報是甚麼時候提供的,誰提供了簡報,誰聽取了簡報?

4.亨尼格斯的交易是否受到國家安全措施的約束?如果是,請提供有關措施的文件。如果沒有這樣的措施,為甚麼沒有?」

針對奧巴馬執政時期的副總統拜登的小兒子同中共方面的密切聯繫早已被外界關注。霍士新聞此前曾報道,拜登已經宣佈將角逐民主黨提名以參加美國2020年總統大選,而其次子亨特支持的投資基金卻是一家中國監控技術公司的幕後金主之一。

亨特・拜登是私招股權公司渤海華美基金(Bohai Harvest RST,簡稱BHR)董事會成員。而BHR是曠視科技(Face ++)的重要投資者之一,中共資助建立曠視科技Face ++移動電話應用程式,用來大規模監視中國民眾,包括在新疆的維吾爾人。

曾著有暢銷書《克林頓現金》(Clinton Cash)的調查記者(investigative journalist)彼得・施韋澤(Peter Schweizer)在深入調查拜登家族與中共政府的商業交易後,所得出的結論是:拜登「會向外國勢力妥協,不適合擔任總統」。

正是施韋澤首次對外透露了亨特・拜登的私招股權公司在陪同他的父親,當時的副總統喬拜登在那裏進行正式訪問的兩周時,獲得了中方10億美元的投資。這筆現金注入來自中共的中國銀行的子公司,不久之後投資增加到15億美元。

施韋澤在其著作《秘密帝國》(Secret Empires)中揭露了這些利益衝突。他在書中寫道:「中國(中共)政府實際上是在資助由華府兩名強大決策者的兒子共同擁有的企業,這就是名副其實的向外國勢力妥協的情況。」

他還表示,北京精通於讓美國有權勢政客的家人和朋友們獲得豐厚的報酬,進而影響他們的有影響力的父母等人。

他還指出,北京的收購基本上都是瞄準了美國的高科技。比如,中國廣核集團(China General Nuclear Power Corporation – CGN)特別感興趣的是美國製造的敏感核元件,根據專家的說法,它類似於美國在其核潛艇上使用的部件。

該書中還大量揭露了克林頓夫婦利用克林頓基金接受來自俄羅斯的巨額捐款後推動達成「鈾壹公司(Uranium One)」交易等等秘聞。

5月1日,拜登公開對外宣稱:「它們(中共)不是壞傢伙……它們(中共)不是我們的競爭對手。」對此,美國總統特朗普評論說:「拜登稱中共不是問題,實在太天真,非常愚蠢。」

特朗普還在8月10日的推文中寫道:「中共一定是希望民主黨贏得勝利,這樣他們就可以繼續對美國的巨額壓搾,以及數千億美元的知識產權盜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