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靜,在校讀書時是「好學生」;參加工作後,是國家幹部,在權力機關的領導崗位上工作,管理700多個單位。

那時的她也隨波逐流,經常出入高級酒店、天天山珍海味,吃喝無度,縱情尋樂。年節收禮那是常事……

那時的她權力大,又有精湛的業務能力,往往是居功自傲,盛氣凌人,說話大嗓門,張嘴就訓人,不考慮別人的感受。

那時的她拚命工作,業績雖然顯赫,可是作為一個母親,她不管家,不管孩子,導致丈夫有了外遇,與丈夫動手對打,家庭名存實亡。

1998年的寒冬,她驟得重病,胃、腸都爛了,那年她才38歲。

北京醫大三院診斷她為胃潰瘍、結腸炎。住院期間又得了一種怪病,症狀是不停地流口水,醫院說治不了,大概是腦袋的病。從醫生的角度看,這個人沒救了。

那時她的孩子只有7歲。她和婆婆交待後事。

婆婆沒有放棄她,老人家手捧著《轉法輪》對她說:孩子,你還有救,你相信法輪佛法做好人,你就會有救,你修煉吧。

她是中共體制下教育出的所謂「好學生」,國家幹部,根本不認同自己是不好的人。中共的教育早已讓她遠離了神佛。

但是醫院已經判了死刑,絕境中肖靜聽了婆婆的話,試試看吧。她在學煉法輪功五套功法動作的過程中,感到身體發熱,被能量包圍著,非常舒服……幾十年無神論的思想開始動搖了。

通過看書修煉法輪大法,她完全明白了好人的真正概念,那就是道德回升,按真、善、忍的標準行事做人……她學法煉功,修心性,沒多久,病不見了,包括先前的心臟病、類風濕、胰腺炎,統統都好了。

當時她做的第一件事就是——還錢。把所欠的抹帳做買賣的黑錢全部還清,把所有企業可變成呆帳的款還清。她不再收禮,不再出入歌廳、酒吧,不再與人爭鬥。她誠心為客戶排憂解難,客戶想方設法送來的禮金,她全部拒收。有的客戶感激涕零,有的客戶由此走入法輪功修煉。

看到貪官不要命地摟錢,吃、喝、嫖、賭,肖靜深深地感到自己是何等幸運。因為她修煉了法輪大法,大法使她身心健康,把她變成了真正的好人。(文/王曉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