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中午,多家教育團體在政府總部門前舉行記者會,並遞交聯合聲明給教育局,促請局長楊潤雄盡責求公義,公開譴責並幫助制止警方濫權。對於教育局反對學生準備9月初罷課,有與會學生指局方沒有權力反對學生罷課,以及參與集會的權利。

進步教師同盟召集人施安娜首先宣讀教育界的聯合聲明,主題為「不容顛倒黑白,徹查濫權警察」,並「敦促教育局長楊潤雄盡己責求公義」。

聯合聲明指,作為教育局局長,作為問責官員,作為政府決策層成員,楊潤雄對化解當前危機,對日益升溫的亂局,理應責無旁貸,必須挺身而出,正視問題根源,協助制止警察濫權。

聯合聲明羅列了警方的多項失當,包括在7月21日元朗身穿白衣的黑幫人士暴打市民,警黑涉嫌勾結;8月5日北角有白衣人當街打人、及荃灣藍衣人刀傷路人,警察都是姍姍來遲,讓歹徒逃之夭夭。

還有於8月11日在尖沙咀警署外、葵芳站、太古站,警察向市民開槍,在室內發射催淚彈,有市民被捕後仍遭毒打,有港鐵站內乘客因而跌倒,小童吸入催淚氣不適,更有市民被射爆眼球,警察使用武力已變本加厲,民憤只會更大,危機只會日深。

聲明認為更可恥的是便衣警察混入示威者中,參與打鬥,並伺機抓捕示威者,甚至挑起事端,煽動民怨、嫁禍示威者等,手法極為卑劣。

教師代表表示,面對公義受損、警察濫權,作為教師不能視而不見,教育局長等人肩負不可推卸的責任,必須正視問題根源,協助制止警察濫權。

學生:罷課追求正義沒錯

學生代表林同學質問,學生追求正義有甚麼錯,香港學生選擇罷課表達訴求,這是唯一可與政府抗爭的籌碼。如果香港的人權自由遭到扼殺,警察的權力無限制膨脹,說明香港的價值已經失去。學生不能坐以待斃,所以只能以罷課表達訴求,希望老師、家長與學生同行。

中學生關注組的學生代表表示,為甚麼越來越多的學生走出來表達訴求,因為警察濫權加強了政府的極權,香港已經處於人道災難之中,但是政府愛理不理,將示威者定性為暴動,因此每個學生、每個公民應該提出及表達訴求,走出來參加任何的集會、遊行。

香港眾志的副主席鄭家朗表示,權利需要自己去爭取。特首林鄭月娥說要更多聆聽年輕人的心聲,但是前線的警員卻將槍彈射向年輕人,這是絕對不能夠接受的,他們感到極度憤怒。他強調大學生、中學生發起罷課行動表達訴求,是對自己負責,不是對教育局和政府負責,教育局和政府沒有權力阻止,更沒有權力要求老師施壓學生。

學生珍愛被中共侵蝕的香港

鄭家朗接受本報採訪時表示,香港學生現在面臨很大的壓力,政府不斷向學校施壓,令到學生表達訴求的聲音和空間受阻。「學生其實現在已經是不顧一切願意走上街頭,即使面對恐懼也好,依然在所不惜。因為他們知道他們所珍愛的城市,所珍愛的社會,已經被政府、被中共政權不斷侵蝕,所以要走出來保護。」

鄭家朗強調,學生不管面對多大代價,有多大恐懼,「他們都因為盼望、因為希望而衝破恐懼」。

林鄭和中共政府已經將示威活動定性為暴動,甚至抓捕了很多學生。鄭家朗表示,其實政府很想將學生打造成暴徒和港獨份子,「因為它就是要在整場運動裏建立一個共同敵人,令到我們裏面的群體分化。但我想告訴大家,這場運動的最主要訴求,除了是撤回(修訂)《逃犯條例》之外,更加重要的是我們有這個民主制度的價值。我們第五項訴求就是要求立即民主普選(特首及全體立法會議員),歸還香港一個民主的制度。鄭家朗指出,暴政才是產生香港目前這些問題和衝突的根源。集會遊行時他們喊得最多的口號就是「我們不是暴徒」。他提醒每一位香港人不要被中共及港府的言辭所欺騙。學生會繼續爭取五大訴求。

這次發表聯合聲明的教育界團體有全民教育局、高教公民、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香港輔助教研人員工會、教育工作關注組、進步教師同盟、學術自由學者聯盟等。教育局派代表接聯合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