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幣的下一個關口會是多少?市場預測不一,從1美元兌7.1元到7.2,還有更低。

在美國總統特朗普宣佈將於9月對剩下3,000億美元中國產品加徵關稅的措施之後,人民幣兌美元匯率於8月5日「破7」,這是2008年以來人民幣匯率的最低水平。

8月8日,人民幣兌美元中間價為1美元兌7.0039元,人民幣三大匯率(在岸匯率、離岸匯率以及中間指導價)全面破7。

中共央行每日一早設定當天的人民幣中間價,允許次日在岸人民幣兌美元匯率在中間價上下各2%的範圍內波動;若人民幣上漲或下跌幅度過大,中共央行會入市干預,賣出或買進人民幣。

外匯市場對這一輪人民幣匯率將停在哪個位置充滿了各種預測。有觀點認為「下一個關口」是7.2~7.3元,因為這一水平幾乎可以抵銷美國第4輪對華追加關稅對中國經濟造成的負面影響。

《日本經濟新聞》報道說,「Pictet投信投資顧問」的常務執行董事松元浩表示,第4輪對華追加關稅的對象是價值3,000億美元的中國進口產品,約佔中國對美國總出口額的六成。對這些產品加徵10%的關稅,將對中國整體的對美出口產生6%的影響;為了抵銷影響而允許人民幣貶值6%的話,對應人民幣匯率為1美元兌7.3元左右。

而野村證券的經濟學家郭穎則認為,7.2元將成為中共當局的新防線。她認為,從歷史來看,人民幣匯率的年均波動幅度基本上在5%以內,為了避免被美國批評操縱匯率,5%的浮動水平可能成為中共當局的標準。因2018年人民幣的平均匯率為6.6元,若2019年波動幅度為5%的話,2019年下半年人民幣的平均匯率將在7.1元左右。

瑞穗銀行(Mizuho Bank)高級亞洲外匯策略師肯恩·張(Ken Cheung)也預計,美元兌人民幣短線將在人民幣7.1元附近交投。他表示,中共當局正設法讓貶值的幅度保持溫和,並為人民幣建立新的平衡點。

不過也有更為悲觀的預測。美銀美林(Bank of America Merrill Lynch)的貨幣和利率策略師羅希特·加格(Rohit Garg)表示,若美國總統特朗普對中國剩下的3,000億美元商品加徵關稅稅率、從10%升至25%,且現有的經濟和金融狀況不變的話,恐導致人民幣兌美元匯率跌破7.5。

尤其是在美國對華加徵關稅後,美聯儲接下來可能會採取更溫和的政策、繼續減息,料給美元指數反彈施壓、從而給人民幣匯率帶來壓力。

中共央行負責人在回應人民幣「破7」時使用了一種比喻,稱「人民幣匯率破7,這個7不是年齡,過去就回不來了,也不是堤壩,一旦被衝破大水就會一瀉千里;7更像水庫的水位,豐水期的時候高一些,到了枯水期的時候又會降下來,有漲有落,都是正常的」。

不過也有市場人士認為,破7前是頂,破7後是底!在人民幣匯率突破7元的心理值之前,市場將7視為到頂了;但破7之後,市場會將7視為底板,距離下跌的底線將存各種可能。

關鍵是中共當局在接下來的人民幣匯率走勢上,是否會「順」全球金融市場與資金流變動而行,雙向調節匯市,減緩匯率過度波動,維持人民幣的長期動態穩定。

如果為了轉移關稅壓力、有利出口而貶值人民幣,可能會引發美方的再次強烈警告。特朗普政府迄今發佈的數份財政部匯率政策報告均指出,在密切關注人民幣的匯率走勢。

2018年10月的報告指,中國(中共)期刻意壓低幣匯率、採取不公平與非互惠的貿易手段,且貿易出超龐大。同時,美國擬加強對人民幣匯率操縱的審查,包括密切觀察中國(中共)是否進行不對稱干預,以及透露美方有意擴大研判貿易對手國是否操縱匯率的觀察指標之意。

台灣央行2019年公佈的一份關於中美貿易談判的預測分析報告指出,美方要求中方改進項目包括,審視匯率在美中經貿關係所扮演的角色。如果中方做出讓步,穩定人民幣匯率,不僅符合當前中國大陸經濟利益,且有助人民幣國際化進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