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5日,中美貿易戰形勢變化令人應接不暇,先是人民幣11年來首破7,中企停止購買美國農產品,導致全球股市普遍大跌,美國三大股指出現2019年以來最大單日跌幅。隨即,美國財政部宣佈將中國(中共)列入貨幣操縱國。這是近25年來,美國首次將中國列入貨幣操縱國。上次美國做出此舉是在1994年。貿易戰閃電般升級為貨幣戰。那麼,甚麼是貨幣操縱國?為何美國認為中共操縱貨幣?中共被列入後將面臨何種後果?

甚麼是貨幣操縱和貨幣戰

在國際貿易中,一個國家主動操縱匯率降低,使該國產品便宜,以獲得更多出口訂單和不公平的競爭優勢的行為,便是貨幣(匯率)操縱。

當各國為貿易目的而競爭性貶值其貨幣時,就會發生貨幣戰爭。貨幣貶值使得一個國家的商品對海外買家來說更便宜。

當一個國家削弱其貨幣時,另一個國家也會仿傚,以保持其商品具有競爭力價格。每個國家都想要一個較弱的貨幣,都試圖超越彼此,那時就是一場全面的貨幣戰爭。

當美元走強時,美國人在海外有更大的購買力,但美國的出口產品對其它國家來說也相對昂貴。當美元走弱時,它購買的進口商品會減少,但對外國買家來說,美國的出口相對便宜,這刺激了出口。

一些國家試圖利用這個體系,通過貶值本國貨幣來提振出口。這些國家包括中國,它過去曾壓低人民幣匯率來加快經濟發展。人民幣貶值幫助北京抵消了美國關稅帶來的大部份痛苦,否則中國商品在美國的價格將大幅上漲。

在競選總統期間,特朗普就對(中共)政權的貨幣政策提出批評,指出(中共)政權長期操縱貨幣匯率,促使人民幣貶值,以變相補貼國內出口商對美傾銷,導致美國本土工廠倒閉、工資下降、流失數以百萬計的工作機會。

他當時表示,如果當選總統將宣佈中國是貨幣操縱國。

美國如何判定貨幣操縱國

涉及貨幣(匯率)操縱的美國法律共有兩個。

一個是2015年的《貿易便利化和貿易執法法案》(The Trade Facilitation and Trade Enforcement Act of 2015),為「匯率操縱國」設定了嚴格的標準。

基於該法,美國財政部採用量化指標,來判斷貿易夥伴是否操縱匯率:

1. 巨額對美貿易順差(超過200億美元);

2. 大規模經常帳戶盈餘(超過GDP的3%);

3. 持續、單向的外匯干預(淨買入外匯超過GDP的2%)。

如果一個國家(地區)符合上述3個指標,就可被認定為貨幣操縱。如果滿足兩項標準,或者在美國的總體貿易逆差中佔比過大,則被列入匯率操縱觀察名單。

美國財政部根據這項法案,以半年為周期,發佈「主要貿易對手國外匯政策」報告。

另一個是1988年的《綜合貿易和競爭法》(The Omnibus Trade and Competitiveness Act of 1988),仍然有效,其設定了一個更寬鬆的標準。該法賦予財政部長廣泛的自由裁量權,可以使用更寬泛的數據,包括外匯儲備、資本管制、貨幣政策和通貨膨脹數據來做決定。

美國啟用《綜合貿易和競爭法》

8月5日,美國財政部聲明表示,1988年的《綜合貿易和競爭法》要求財政部長分析其它國家的匯率政策。 根據該法案第3004條,財政部長必須「考慮各國是否操縱其貨幣與美元之間的匯率,以防止有效的國際收支調整,或在國際貿易中獲得不公平競爭優勢。」

財長姆欽確定中國(中共)是一個貨幣操縱國。

聲明表示,中國(中共)政權承認它們對人民幣匯率擁有充份的控制權。在今天(8月5日)的一份聲明中,中共央行(中國人民銀行,簡稱PBOC)表示,在應對匯率波動過程中,它(人民銀行)積累了豐富的經驗和政策工具,並將繼續創新和豐富調控工具箱。

美國財政部在聲明中說,「這是中國人民銀行(中共央行)公開承認,它擁有操縱貨幣的豐富經驗,並且仍在不斷做好準備(操縱貨幣)。」

聲明還表示,這種行為模式也違反了中方在20國集團「不進行競爭性貶值」的承諾。

該法律允許美國財政部長與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合作,以「消除與匯率操縱相關的不公平優勢」。

《紐約時報》報道,當地時間星期一,中國(中共)確實允許人民幣貶值,當時人民幣兌美元匯率自2008年以來首次破7。如果沒有高層官員的批准,中共央行很可能不會做出這樣的舉動。

星期一,參議院民主黨領袖舒默(Chuck Schumer)支持財政部指定中國(中共)成為匯率操縱國。舒默在一份聲明中表示,在特朗普總統上任前很長一段時間,以及特朗普就職後,中國(中共)一直在操縱貨幣。「他(特朗普)最終應該告訴他的財政部長將中國(中共)列為匯率操縱國。這就是他為實現這一目標所需要做的一切。」

被列入貨幣操縱國 中共後果如何

如果被美國列入貨幣操縱國,根據美國財政部規定,該經濟體若未能在1年內採取適當政策糾正匯率和國際貿易盈餘的狀況,美國總統將採取進一步措施:

1. 拒絕該國得到美國海外私人投資公司(OPIC)的融資;

2. 禁止該國參與美國政府採購;

3. 要求國際貨幣基金(IMF)加強監督;

4. 指示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USTR)在評估貿易協定或談判時,把匯率操縱的因素納入考慮。

簡言之,即在一年後,若中共仍未糾正行為,美國政府可以限制美國公司對華投資,而且還可以更方便的繼續加徵關稅。

更嚴重一點,如果進一步擴大到金融領域,美國可能利用金融優勢狙擊人民幣,甚至關閉國際金融結算。

美國擁有可掌控貿易支付和兌稅交易的兩大金融系統——全球金融控制系統和金融支付結算系統,美國財政部可通過海外資產控制辦公室(OFAC)實施金融制裁。如果美國將中方列入制裁範圍,中國對外經濟會陷入困境。

「在亞洲金融危機期間,以及2008年,我們希望中國人(中共)不要做的事情之一就是讓人民幣貶值,因為這將對所有亞洲貨幣造成下行壓力,」前副國務卿霍馬茨(Bob Hormats)8月6日告訴霍士(FOX Business)。

「我們不只是進行傳統的貿易戰,」霍馬茨補充說,「(中美)爭端超越了貿易,超越了投資,超越了技術問題。現在爭端在於匯率問題。」

下一步姆欽料將與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合作,以解決美國關注的問題,目前還不知道會有何具體成果。美國也可以直接跟中共央行接觸,這是法律允許的,同時也是過去常見的處理手法。

對於中方而言,台灣和南韓可作為前車之鑒。興證宏觀團隊發佈研究報告稱,南韓和台灣被認定為匯率操縱國後,美國提出了停止央行干預外匯市場、放開資本項目等要求。此後,韓圜和台幣都經歷了升值的過程,對美貿易順差也明顯收窄。

有鑒於此,該報告認為,當前的中國被列入匯率操縱國之後,此後可能也面臨來自美國要求人民幣升值的壓力。

值得注意的是,雖然中共被列入貨幣操縱國,短期內在技術上可能不會有太大變化,卻會有政治後果。

當代社會觀察研究所所長劉開明對美國之音表示,中國是世界上最大貿易國,進出口都超過2萬億美元,外匯貶值對出口有利,對進口不利。出口的是低附加值的東西,進口的是民生必需品。中國去年進口了1,600多億美元的石油,支撐中國石化產業;還有晶片、鋼鐵、糧食。如果人民幣大幅貶值,所有這些生活生產的必需品就會漲價,受傷的是老百姓。

BBC分析說,中共放手讓人民幣破7、被美國貼上匯率操縱標籤,顯示中美皆預期這場貿易戰將曠日持久,並且,兩國爭端將遠超出貿易領域。如同英文用語「手套脫下來了(the gloves are off )」,拳擊手脫下緩衝的拳套,準備激烈開打。

「貿易戰現在變成了貨幣戰,」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Peterso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退休所長伯格斯坦(C. Fred Bergsten)對紐時說。

回顧歷史上的貨幣操縱

日本(1988年)、南韓(1988年)、台灣(1988年,1992年)均曾被美國列為貨幣操縱國。

1992年5月到1994年7月,中國(中共)有五次被美國政府定為匯率操縱國。

1994年朱鎔基當著媒體說不會大幅度貶值,但不久後,人民幣匯率一下子貶到8.5多。從那之後,中國的出口產品獲得非常大的競爭力。

台灣曾在1988年被美國財政部列入匯率操縱國/地區,隨後台灣採取多個措施改革匯率制度,被美國移除名單,隨後更得以從觀察名單中除名。

台灣中央央行在2016年的「央行回應外界之提問」中曾詳細解釋台灣央行的政策,維持貨幣動態穩定並非「阻升不阻貶」,維持動態穩定是指將匯率控制在均衡水平附近,避免出現過度波動,而動態穩定表現在過去36個月移動平均值上下5%的範圍內。

根據人民幣兌美元匯率的月度數據平均值,過去三年來人民幣兌美元的匯率往上浮動範圍在4.7%左右,但往下的貶值浮動已達7.2%,遠超台灣央行的5%參考指標。

日本上個世紀80年代末到90年代初,也和美國從貿易打到匯率,結果是《廣場協議》日圓迅速升值,擠破房地產泡沫,之後迎來了失落的二十年。

分析指,在對美國的貿易戰上,中共跟當年的日本還不完全一樣,雙方交戰只會更複雜和難纏,但從目前兩國經濟狀態看,贏家是誰看似不言而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