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兩個月的修例事件,對社會已造成極大撕裂。黃藍絲帶,黑衫白衫,已足以引起市民指罵碰撞,甚至持械打鬥。而各種衝突事件,更有越演越烈的趨勢,大家每天在各種媒體追看事態發展,大量負面的影像,更容易令人情緒波動,血壓上升。甚麼發佈會、記者會,似乎不是要把事件降溫,只是將爭端進一步激化。以官員萬幾元一日的薪金,卻提供如此「有效」的服務,若是私人機構,老闆不知有何感想?

毛主席說:「哪裏有壓迫,哪裏就有反抗。」而且老子也說:「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懼之?」今天有些年輕人,甚至在背包留下遺書,既然不怕死,再大的壓迫,難道真有作用嗎?而市民大眾的反抗情緒,是否因官員自專自大,妄顧民意造成?一次又一次的拆彈機會,總是成為下一個更大衝突的引線,而解決方法只懂選取更大更多的暴力鎮壓,最後換來更廣泛更眾多的反抗。策略方法,公關遊說,做了甚麼?以致全民衝突,每天不斷惡化,且進入臨界邊緣,不勝負荷!

毛主席又說:「世界上沒有無緣無故的愛,也沒有無緣無故的恨。」近日的警民衝突,真的無緣無故嗎?元朗恐襲,無警時分39分鐘,警察與暴徒,一方面可以看不見武器,一方面可以不蒙面更膽大打得狠,事後警隊列隊送行持械者,更不查身份證,最後拉人檢控卻只說非法集會,而市民卻看到大量頭破血流,滿身藤條印的傷者。處事者可能麻木,但有血性的公民會有何感想?不說警黑勾結,只講玩忽職守,早已把警隊過去優良的形象,損害得蕩然無存!反觀其他消防、海關、入境、救護、ICAC等紀律部隊,市民有任何敵視態度嗎?大家對這些克盡職守的紀律部隊,都非常尊重、高度讚揚。而警民衝突,有原有故,只是不去研究調查,比較耐人尋味!

主席說:「榜樣的力量是無窮的。」「沒有調查,就沒有發言權。」現時的處事者,有甚麼榜樣,可以發揮力量呢?既不願意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對整個事件作出不偏不倚的研究調查,即使擁有公權力,更有發言權,但所發的言,能使市民信服嗎?「歷史的發展是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的。」而現在的事件,究竟可以用甚麼方法才能轉移?

主席又說:「掃帚不到,灰塵照例不會自己跑掉。」只有譴責而不去想辦法,灰塵問題難道真的會自己跑掉?其實解決問題,來來去去都是相類似的程序和方法。首先釐清問題核心,直指源頭,然後尋找解決方案,選取訂定方法後,就研判每個方案的利害得失及可行程度,再試行應用,期間更要不斷重估,審核和修訂,直至可以將問題完全解決為止。特區的人才在哪裏?是人太了不起聽不進其他人意見,而現在只能隱身起不了?還是別有用心,真要本地……

主席說:「孩兒立志出鄉關,學不成名誓不還。」今天很多年青人,縱使有一小部份錯用暴力,難道不應給予機會,使他們重回正軌嗎?和平、理性、非暴力,放諸四海而皆準,持續做下去,就會成為毛主席所說:「群眾是真正的英雄。」今天整個城市都情緒失控,大家都必須回復理性,依法行事。主席又說:「做一件好事容易,難的是一輩子做好事。」很多人晚節不保,就是因為不能貫徹始終,一輩子做好事。既立志以「和平、理性、非暴力」去爭取訴求,相信是一件好事,希望大眾能一輩子做到。至於成不成名?還與不還?既出鄕關,在乎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