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8月6日中午,奧克蘭大學香港學生在校園內的美食廣場(The Quad)組織了一場集會,聲援香港人最近兩個多月來的「反送中」抗議活動。

集會中坐在最前方的香港學生。(易凡/大紀元)
集會中坐在最前方的香港學生。(易凡/大紀元)

與會者留言。(易凡/大紀元)
與會者留言。(易凡/大紀元)

約200人左右參與了集會,行動黨黨魁大衛·西摩(David Seymour)及國際特赦組織都到場支持。由於上周在奧大校園發生了大陸留學生對香港抗議學生動粗事件,所以這次活動中警方出動多名安保人員,同時紐西蘭各大主流媒體紛紛到場並予以報道。

約200人參與奧大「反送中」集會。(易凡/大紀元)
約200人參與奧大「反送中」集會。(易凡/大紀元)

國會議員:支持言論自由

Epsom選區議員、行動黨黨魁大衛·西摩(David Seymour)在發言中對主持人及參與者表示感謝與敬意。

國會議員大衛·西摩(David Seymour)發言。(攝影:余俠)
國會議員大衛·西摩(David Seymour)發言。(攝影:余俠)

他說:「有很多原因促使我今天來到這裏。我想發出一個信息,那就是在我們的國家,人們可以堅持言論的自由、表達的自由,有思考自己所思所想及表達自己的觀點而不必擔心暴力的權利。我很高興這個活動取得進展,對於這所大學的這些學生,對於我們的國家和自由的基本價值觀來說,這本身就是勝利。」

與會者大多身穿黑衣,表示對香港人的支持。(易凡/大紀元)
與會者大多身穿黑衣,表示對香港人的支持。(易凡/大紀元)

「在奧克蘭大學這裏,還有馬路對面的AUT大學(奧克蘭理工大學),都受到了中共領事館的壓力。學生團體不能放映質疑孔子學院動機與目的的紀錄片,這是不可接受的。AUT大學不能紀念六四活動,這是不可接受的。一名在外交保護下的(中共)外交官,介入、干涉和批評東道國的內政,鼓勵別人把學生推倒在地,並侵犯我們言論自由的傳統,這是完全不可接受的。」

西摩的發言多次獲得熱烈的掌聲。

與會者發言踴躍

在自由討論的階段,參與者始終積極舉手發言。

與會者發言踴躍。(易凡/大紀元)
與會者發言踴躍。(易凡/大紀元)

 

與會者發言踴躍。(易凡/大紀元)
與會者發言踴躍。(易凡/大紀元)

 

與會者發言踴躍。(易凡/大紀元)
與會者發言踴躍。(易凡/大紀元)

一位中年女子說:「我於1960年生於香港,經歷了香港移交中國。自從香港移交之後,一切都變了。我想,所有香港人都感受到了壓力,因為房價提升了很多。當我2000年離開香港的時候,房價已經漲到了原來的兩倍或三倍,已經到了荒謬的地步。對於此,我不想責備任何人,因為我們接受我們是誰。」

「可是,大陸(中共政權)給予香港人太多的壓力,在人權上,不斷壓搾我們最基本的權利。他們把香港人逼到角落裏,讓所有的香港人都感到不適。在香港移交之前,他們承諾有兩種制度,可實際上他們並不是真這麼想,他們只想統治所有人。我們知道我們是中國的一部份,但香港人想讓中共政府知道,你們不能把香港人從山頂趕到山腳下,不要讓香港人無路可走。」

一名青年男學生說:「我是一名在香港長大的紐西蘭人。警察,本是我們信任的人和我們認為應該保護我們的人,卻與黑社會的罪犯聯手,將暴力轉向他們的朋友和同胞,這令我非常難過。」

「在紐西蘭,在我們的大學,我們的同齡人和同學對我們轉為侮辱和暴力。他們叫著我們的名字,稱我們為非人類的垃圾。而我們本應是在這裏一起學習,一起說話,一起交流思想和成長的。」

「最讓我傷心的是,我們還被迫躲在人群和匿名之後,因為我擔心生活在中國大陸的家人的安全。我不想生活在這種恐懼之下,我希望沒有人必須生活在這種恐懼之中。」

國際特赦的一位女士說:「我們認為警察是人權的維護者。他們的作用是維護我們安全的權利。而我們所看到的香港警方,他們使用了不適當的武力,而在人們最需要他們的時候卻在行動中失蹤。他們沒有做好自己的工作來維持公民的安全,所以我們要求進行獨立調查。警察並不高於法律。所以他們確實需要面對調查。」

國際特赦的參與者發言。(易凡/大紀元)
國際特赦的參與者發言。(易凡/大紀元)

一位大陸移民發言時聲音顫抖,近似哭泣。他說:「我來自中國大陸。就是因為我來自中國大陸,所以我知道甚麼叫作恐懼,即使現在我也不得不戴上口罩,為甚麼?因為我們害怕。對於香港人來說,我知道你們的感受,因為自由有著最高的價值。民主本身不是目的,那為甚麼民主這麼重要?因為它給你自由——言論自由,信仰自由。但是在中國,我們不知道自己甚麼時候會被投入監獄,就因為我們說了他們不喜歡的東西。你們(香港人)需要抗爭,為了你們的自由,為了不再恐懼。」

整個抗議活動中只出現過一名反對者。一位年輕的華人男子,手舉一張寫著「港獨暴民」的紙張。他拒絕透露姓名,也不願讓媒體拍下他的面孔,所以不到一分鐘的時間就離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