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中華民國總統及立委大選將至,中共持續滲透台灣介入干預選舉,手法越來越繁複細膩,令人防不勝防。根據本報追蹤調查,中共目前至少通過11種手法,企圖影響台灣選舉的公平競爭與民主機制,給台灣民主體制與國防安全帶來嚴重威脅。

台灣立委王定宇表示,中共長期滲透台灣,這幾年有加大的趨勢,從地方的宮廟信仰及地方的村里幹部,一直到中央的國會議員,甚至於政黨的領導者,都是中共要吸收影響的人。另外,中共這幾年還直接在台灣扶持紅色代理人,包括紅色媒體、內容農場、社群軟件、公司行號等,再加上傳統利用共諜的滲透發展,可說台灣是站在中共銳實力攻勢的最前線。

民進黨立委王定宇。(陳柏州/大紀元)
民進黨立委王定宇。(陳柏州/大紀元)

陸委會表示,中共當局慣常在台灣選舉前藉拉攏台灣地方基層、樁腳赴陸觀光旅遊、利用黑道等團體藉機生事,甚至以金錢收買特定人士為其代言,或刊登廣告宣傳等來激化社會對立。過去更常以對台軍演及嚴詞批判,企圖干擾或影響選情。

陸委會說,中共也利用台灣言論自由空間,透過各種工具加強對台平面、電子、網絡及社交媒體滲透或控制,散播各種假消息、假民調,支持特定候選人,藉機製造事端,台灣民眾對這類手段非常反感。

中共積極干預2020年台灣大選

中華民國第15任總統、副總統及第10屆立法委員選舉將於2020年1月11日舉行,中共為何如此積極干預台灣大選?陸委會表示,今年1月2⽇中共領導人對台談話中提出五條,試圖以「一國兩制台灣方案」加速對台統一進程,並升高台海情勢,「中共積極干預2020年台灣大選,就是要侵害台灣主權及破壞我民主體制。」

台大政治系名譽教授明居正表示,美國副總統彭斯2018年10月演講,指責中共企圖干預美國的選舉。中共也企圖干預台灣大選,首要目標是搞亂台灣民主政治,因為台灣民主對大陸民眾有示範作用,中共要設法灌輸給中國人「民主是不好的」;其次是鑽台灣民主的漏洞,希望選出中共可以操控的人。他說,台美關係提升和美國對台軍售,讓中共感到憂慮;中共能滲透台灣選舉,台灣對中國的經濟依賴也是肇因。

台永豐金超貸案 黃國昌促查台銀責任

時代力量立委黃國昌。(陳柏州/大紀元)
時代力量立委黃國昌。(陳柏州/大紀元)

立委黃國昌說,中共對台灣總統大選的干預,每四年在選舉前後都會發生,今年在氛圍上面的主要關鍵因素,是中共領導人1月所提的「一國兩制台灣方案」,及香港的送中條例跟反送中運動引發出來的反彈。「在這兩件事情交互的影響下,對於中共干預台灣大選來講,他們當然希望最後選出來的台灣總統,是他們比較能夠接受的人。」他說。

台灣守護民主平台理事宋承恩。(陳柏州/大紀元)
台灣守護民主平台理事宋承恩。(陳柏州/大紀元)

台灣守護民主平台理事宋承恩表示,中共想要統一台灣,因為中共領導人有政治上的壓力,包括他廢除任期制,面對黨內的挑戰,還有面對2021年中共建黨百年及目前香港的情況,同時中美貿易戰也帶給他很大的壓力,他希望立下歷史的功績。

《日經亞洲評論》報道指出,中共正將台灣視為「政治宣傳實驗室」,以強化網絡工具來干預2020年的美國大選。華府資深分析師杜蘭(Jessica Drun)警告,中共對台灣不實資訊的運作,可用來作為對付其它民主國家的藍圖。

中共干預台灣選舉是常態,但手段卻越發細膩且多面向。中共企圖干預台灣大選的常用手段包括至少11種:

一、中共文攻武嚇 嗆聲不排除「武統」台灣

每到接近中華民國總統大選時,中共對台的「文攻武嚇」便會加劇。中共廣東海事局7月29日發佈航行警告,上午6時至8月2日在東山島海域進行軍事活動。對此,台灣國防部表示,中共迄今未放棄以武力犯台,面對日益嚴峻的敵情威脅與區域情勢的變化,國軍運用聯合情監偵作為,充份掌握台海周邊海、空域動態,維護國家安全,確保區域穩定,籲請國人放心。

中共國防部在7月24日發表的國防白皮書,對台灣文攻武嚇,批評美國對台灣軍售,並嗆聲不排除以武力統一台灣。對此,台灣國防部發言人史順文少將表示,這份白皮書,顯示中共企圖淡化國際間對「中國威脅論」的疑慮,展現其一貫的統戰伎倆。

在中共再度揚言不放棄以武力對付台灣之後,7月24日隸屬於美國海軍第七艦隊的安提坦號導彈巡洋艦(USS Antietam,CG-54),從台灣西南部海域,自南向北,穿越台灣海峽。這是美艦今年以來第六度、去年7月以來第九度通過台灣海峽。

針對中共國防白皮書,陸委會強調,中共要認清一個事實,中華民國是主權國家,台灣從未屬於中共!對於中共長期利用政軍手段試圖壓迫及消滅中華民國,已嚴重侵犯台灣人民自由選擇意志及生命財產安全。台灣將持續強化自我防衛能力與民主防護,堅定捍衛國家主權與民主體制,堅守2,300萬台灣人民自由選擇未來的權利。

中國國民黨也回應中共白皮書表示,對岸始終不放棄武力犯台,中國大陸應減少武力恫嚇,致力於維持兩岸和平,促進區域安全穩定,並秉持以理服人、以德服人的中華文化精神,才能有效促成兩岸持續穩定的經濟發展,而非一味彰顯武力,發表近乎威脅的言論,致使兩岸關係緊張,此實屬不智。

中共軍隊在台灣海峽南北兩側進行演習之際,中共7月31日宣佈,自8月1日起暫停申請及核發赴台灣自由行的通行證。此舉被外媒視為中共對台灣總統大選前的進一步施壓。

二、操控政界:利誘、威逼台灣黨政人物 推屬意中共的候選人

王定宇表示,中共通過對台灣政黨、政治人物的滲透,手法上除了平常的交流,透過經濟、利益的誘惑,比如經常出國接受落地招待,或安排特殊的見面給予禮遇,讓某些政治人物趨之若鶩,甚至中共給你特別的訂單,看起來像是要採購農產品,但在中間都經過一些「買辦」,來奪取不正當的利益。

明居正表示,中共操控台灣的政界,對台灣的藍、綠等政黨,都想方設法滲透、收買,在藍、綠營裏面都埋伏中共的人,他們可能是大中國主義者,也可能被錢收買,或有甚麼把柄被抓了,有人在藍營講非常藍的話去罵綠的,有人在綠營講非常綠的話去罵藍的,保證藍綠對抗、對打不會停手,而不會團結起來去對抗中共,這是中共幾十年的統戰手法,台灣民主政治就被中共埋伏的人搞亂了。

宋承恩說,中共操控台灣的政治人物,實際上有看出一些端倪,所以他們才推出「境外勢力代理人登記法」,把這些人與中共的關聯揭露出來,把它攤在陽光下有遏阻作用,讓台灣民眾產生戒心,也讓這些人比較戒慎恐懼,讓各種收買去聯絡發展組織的暢行無阻的程度減緩下來。

台灣投資中國受害者協會理事長高為邦。(陳柏州/大紀元)
台灣投資中國受害者協會理事長高為邦。(陳柏州/大紀元)

台灣投資中國受害者協會理事長高為邦透露,親共的台灣政治人物,都有某種共同特點,「這些人都不敢得罪中共,對中共幹的壞事不敢批評,像香港發生的反送中事件、中共迫害法輪功等等,大家都知道中共是邪惡政權,但他們沒有講出甚麼令台灣人滿意的話,這是他們的罩門,也是這次選舉對他們不利的地方。」

他表示,雖然有人說2020台灣大選是一場「親美與親中(共)的戰爭」,但他認為,「這其實是站在正義或邪惡一方的選擇,你站在正義一方當然是親美,要唾棄中共的暴政。」

高為邦說,有人認為台灣處於中美兩大國間,應該要保持平衡,「問題是中共要併吞台灣,而且反共已是全世界的潮流,美歐等很多國家的人都覺醒了,台灣有人選擇要和美國、中共保持等距離,政治人物選擇親共是錯誤的。」

三、操控商界:滲透、統戰台灣工商界領袖 要求協助親共候選人當選

5月10日近70家台媒,包括旺旺中時集團、TVBS及東森、聯合等媒體代表前往大陸,參加兩岸媒體人峰會,聽取中共全國政協主席汪洋宣揚「一國兩制」言論。其中也有中南部廣播電台,包括台中廣播、古都廣播、台灣廣播、好事聯播網、鳳鳴電台、鄉土之聲等地方電台的代表。高為邦表示,中共操控台灣商界的媒體人,到大陸去聽訓、為中共宣傳統一,「這些有利中共的言論與經濟消息天天都在報道。」

2009年2月,《天下雜誌》以「報告主任,我們買了中時」為題,披露旺中集團董事長蔡衍明在2010年12月5日面見時任中共國台辦主任王毅的過程,會談中蔡說明收購中時集團,希望藉助媒體的力量,推動兩岸關係進一步發展。王毅當場表態,「如果集團將來有需要,國台辦定會全力支持。」

旺中集團的母集團旺旺集團在2008年收購中國電視公司、《中國時報》和中天電視台等媒體。

四、操控輿論:滲透與控制媒體 製造輿論哄抬親共候選人 打擊競爭對手

台灣網絡媒體也遭中共滲透。7月9日至少有23家台灣網絡媒體同步刊登「今日蔡(英文)當局霸道拔『管(指台大校長管中閔)』,明年民眾輕鬆拔『蔡』」為題的評論,而此文最初是發表在國台辦旗下的「中國台灣網」上的。高為邦表示,中共滲透媒體操控輿論,現在遭攻擊最厲害的當然是2020總統候選人蔡英文,認為蔡英文親美,批她搞台獨,想把她拉下來。

宋承恩表示,蔡英文是主要的攻擊目標,有人說綠色恐怖、獨裁,民進黨毀壞中華民國,但從美國的觀點看,認為蔡英文做得很好,而且她對「習五點」的回應,還有針對最近香港反送中事件,她希望「今日的台灣」將成為「明日的香港」,都表達出她反共的態度。

黃國昌說,從去年11月24日九合一選舉到現在,可以看出中共在網絡上的操作,針對一些特定要去哄抬的候選人,他們積極去創造某些候選人的聲量。持反共立場的黃國昌表示,在他自己這邊有看到這樣的現象,就是被抹黑、攻擊,還有散佈假信息,比如說他的岳父在中國做生意,賺中國人的錢,但他岳父是在台灣做生意的,根本沒有在中國做生意,之前旺中亂抹他而被告,法院也判決旺中敗訴。

「中共對台灣滲透,最可怕的就是媒體。」黃國昌表示,他向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檢舉「中天電視台未履行換照許可的附款」,要求撤銷中天電視的牌照,「中天明明可以撤照,為何NCC不撤照?」他還說,政府明明知道旺中有問題,為甚麼每年中央及地方政府還花那麼高的預算去買中國時報?「政府為何要把公帑花在那個地方?」

五、操控民調:利用金錢收買台媒與民調公司 製造有利於親共候選人的假民調

2020年總統大選距今僅剩半年時間,國民黨總統初選民調於7月8日至14日展開,調查局發現,台灣某網絡媒體董事長疑收受中共國台辦的資金,雙方約定「民調問卷題數每個問題酬勞為1萬元」,製作有利於特定候選人的民調數據,企圖改變台灣選民投票意向,且疑似有多家網媒都收到這類型的資金。目前已鎖定這名董事長蒐證調查,釐清其有無涉及違反《選罷法》中的「意圖使人不當選」作為。

今年調查局首度增列「委託民調機構執行影響國人選舉意向」條款,調查是否有境外資金介入台媒,配合做出「假民調」,意圖干擾台灣大選,並列為下半年度選舉查察工作重點。

六、操控網軍:在社交網站如臉書、PTT等上攻擊反共候選人、力挺親共候選人

高為邦表示,高雄市長韓國瑜掀起「韓流」,在網絡上聲望這麼大,媒體報道確認他是受到了中共網軍的幫助。美國《外交政策》6月26日刊登一篇文章,提出中共網軍直接操縱韓國瑜選舉的證據,在臉書上有一個韓粉頁面,建立頁面的3個人根本不是台灣人,他們是大陸人冒充台灣人的帳號,在台灣九合一選舉當中很活躍,但實際上這3人是中共的網軍。

2019年1月,《天下雜誌》以「PTT原始資料全揭露!『韓流』怎麼造出來的?」為題,分析韓國瑜網絡聲量,發現在台灣最知名的電子佈告欄系統(BBS)「PTT」上,出現疑似受僱的網軍,有多個特定帳號在競選期間,密集發出挺韓文章,主導網絡電子佈告欄系統上的意見風向。對此,韓國瑜表示,「我完全不知道,我們小編很少,人數非常的少,年紀也非常的輕,有很多愛護我們的人,在網絡上來支持我們,非常感謝,但不要忘記,批判我的聲音更大。」

立委黃國昌表示,中共網軍攻擊台灣,他們介入一些公共議題的操作,去創造台灣一些政治人物的聲量。政府機關必須要去查整個網軍的動向,他們集結的狀況和金流從哪裏來?

七、假新聞攻擊:在網絡上散播假新聞 煽動台灣人對特定候選人的反感與敵意

中共網軍利用「移花接木」、「無中生有」等手法,在網絡上散播不利於反共候選人或台灣當局的假新聞。高為邦表示,中共用假新聞攻擊就是網軍做的,他們有專門的宣傳單位來做這些假新聞,然後有「五毛」在做攻擊,罵政府的特定人士或特定候選人。

蔡英文7月出訪加勒比海四友邦期間,提到台灣貸款45億元(新台幣,以下同),協助海地強化建設,但網絡流傳「蔡英文到海地才4小時,就送45億元給海地,高雄要滅登革熱5,000萬才給2,000多萬」的不實訊息。

刑事局循線在網絡上進行蒐證後,逮捕3名疑犯,他們辯稱誤認該訊息是事實才轉貼,並無惡意。警方已把相關卷證函送新北市政府警察局及彰化縣警察局,對3名疑犯依法裁處,警方將持續深入追查朱某的網絡訊息來源,追查製作假訊息的源頭。

刑事局呼籲,民眾針對來源不明的訊息應遵循「迅速查證、不要傳播、獲正確資訊後幫助澄清」的原則處理。刑事局提醒製造、散佈不實消息者,依社會秩序維護法第63條第5款規定,散佈謠言足以影響公共安寧者,可被處3日以下拘留或3萬元以下罰款。

黃國昌說,那些假新聞攻擊令人不勝其擾,四面八方的假新聞攻擊通通都有。台灣有一些NGO成立事實查核中心,「以打擊假新聞為宗旨」,這非常好。而假新聞的攻擊途徑,就是網軍先散播謠言,媒體又引用,然後繼續渲染,所以媒體自己的專業和自律要做好。

「如果媒體報道超越法律容許的新聞界限,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要有所作為。」他表示,現在NCC正、副主委都懸缺,應立即補提會做事的人來當,「改善NCC消極不作為的問題」。黃國昌強調,如果媒體再進一步擺明了配合著中共,在台灣進行著各式各樣的統戰手法,或是做錯誤輿論的散播,政府就要採取更積極的措施。

黃國昌表示,如果政府認為法律規範的層面還不夠,導致行政機關作為有困難,政府就應該趕快推動修法。他呼籲,立法院應於8月召開臨時會來審法案,完成「反併吞滲透法」、「廣電三法」、「國家安全法」、「兩岸人民關係條例」等相關修法,來排除紅色媒體對台灣滲透的影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