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2日傍晚5點半至深夜11點,香港愛丁堡廣場醫護專職集會吸引了很多該行業的年輕人、及退休醫護人員。現場人數最多時達到1萬8千人。除了醫護界的三大訴求外,現場安排多處連署簽名聲援被控「暴動罪」的護士。

下午5點剛過,就已經有不少人陸續來到現場。在主辦方搭建的「有關被捕護士連署站」的帳篷前,一些參加集會的人排隊簽名連署,聲援在反送中遊行示威中被抓的一名護士。

簽名者之一的Joyce小姐向大紀元記者表示,香港人要支持那些示威者,港府這是政治打壓,香港市民已經忍無可忍了。「我們土生土長在香港長大,你現在是政治壓迫我們,而且一國一制。好像大陸化了,沒有人權,很偏幫、不公平的事情都出來了,香港市民怎麼發聲,它都不理、都不會關注。」她說。

8月2日醫護界集會還沒有開始,聲援被抓的護士簽名已經開始排隊。(駱亞/ 大紀元)
8月2日醫護界集會還沒有開始,聲援被抓的護士簽名已經開始排隊。(駱亞/ 大紀元)

她說著,眼淚忍不住溢出眼眶,「我有時看新聞看到那些年輕人,我真的很不開心,睡不到,心很痛,很不安樂。我覺得現在我也幫不了他們甚麼,只不過出來看環境如何,儘量支持他。」

她還說,「我看到年輕的,叫他們不要衝,不要傷害他們自己身體,不要被抓到,被控告暴動。他們能夠攻擊的東西也很細微,也不是重型武器,但判很重的罪,我不想他們被捕。」

她哭著說:「他們為香港犧牲很多,幫不到甚麼,我真的沒能力,我只不過走出來支持一下他們。」

8月2日醫護界集會上人們簽名聲援被抓護士,Joyce小姐向大紀元記者表示香港市民已經忍無可忍了。(駱亞/ 大紀元)
8月2日醫護界集會上人們簽名聲援被抓護士,Joyce小姐向大紀元記者表示香港市民已經忍無可忍了。(駱亞/ 大紀元)

前醫護員:將好的香港留給年輕人

現場集會上的一名男士陳生(化名)向大紀元介紹自己來現場的原因,「最近香港的小朋友、年輕人為香港做了很多事,我們老一輩的,雖然不一定說可以參加他們做的事,或認同他們的做法,但我們明白他們心裏在想甚麼。」

他還表示,「我們能夠做的便是出來各有各做,出來支持一下,他們都是有心為香港好的。這個政府實在令人太失望,可以做的事不早早去做,越來越多不好的事發生。雖然我自己退了休,是醫務界人員,但自己都希望能夠出來幫忙。」

8月2日愛丁堡廣場醫護界集會聲援反送中。退休的醫護界人士陳生(化名)表示,我們其實應該給一個好的香港他們的,而不是為他們決定日後的香港。(駱亞/ 大紀元)
8月2日愛丁堡廣場醫護界集會聲援反送中。退休的醫護界人士陳生(化名)表示,我們其實應該給一個好的香港他們的,而不是為他們決定日後的香港。(駱亞/ 大紀元)

 

對有學生示威者被官方指控「暴動罪」,陳生認為,很多時候是因為他們行為上有些比較激烈,但你也要看他們所面對的是警察。他們的裝備上警察可以比較一下,相差很遠。

目前網上流廣傳的現場圖片顯示,學生抗爭時用雨傘、紙板、甚至是鍋蓋等當武器,抵抗警方的警棍、盾牌、催淚彈、辣椒噴霧劑、布袋彈、橡皮子彈等。

陳生表示,「有時候我們在電視上看,怎說好呢?心裏很不安,我們幫不了他們,看到他們被人打,當然他們有時也有反抗,但是程度上我們以很普通的常識都看到、都分辨到,分別在哪。」

他甚至有點哽咽說:「警察我明白他們也有壓力,但有時他們是否也可以,不用那麼『肉緊』,對比那些小朋友,是否要以他們所說的『打蟑螂』那樣去打他們呢?他們不是蟑螂,如果他們真的是蟑螂,也是有良心的蟑螂,他們是有思想的。」

他還強調,「現在香港是他們的世界,我們不要以老自居,以為自己甚麼都比他們好,我們其實應該給一個好的香港他們的,而不是為他們決定日後的香港。好的香港不一定要吃好的、穿好的,是要做事有思想,可以有自己的想法,最重要的是有公義。」

註冊護士:擔心再離譜可能會有宵禁

現場一名戴口罩的在醫院就職的註冊護士向大紀元介紹,「我們無論在集會現場還是在遊行現場所做的救護工作,都受到警方權力的威脅,這是我們擁有的自由及權利。」

他批評現在醫管局對病人私隱保護不足,政府默許散佈白色恐怖,阻礙示威現場的醫護人員的救援,並且威脅急救員以及市民的生命。所以他今天來到這裏。

他認為,社會撕裂的很大因素是因為政府的一意孤行、完全不理民意,以及民間發生的事情。政府還將警方和一些機構作為棋子,利用他們與社會市民作出了這麼大的對立,而且日趨嚴重。

他還擔心香港的未來說:「如果一直這樣下去,很多事情會接踵而來,可能再離譜一些,都有宵禁,連出街都成問題,完全沒有人身自由。現在已經在散播這種白色恐怖。例如721警方容許白衣人暴力事件,都已經無法享受人身安全的自由了。」

最好的時間一定會來到 我們一起加油

愛丁堡廣場的集會一直持續到深夜11點。很多醫護人員拍下班趕過來參加集會。有一名女獸醫跟先生也到台上進行即興發言,介紹自己參與活動時,只能做很有限的一點事情,希望能夠多傾聽、多關心香港學生的心聲。作為獸醫,小動物受傷時,她們會給予治療照顧,但這些年輕人受傷時,卻無法得到立即的救治,「感到心非常痛。」

她還表示,「相信愛、相信大家的勇氣也一定能改變香港的現狀。我們一定會絕地反擊、一定會物極必反。最好的時間一定會來到,我們一起加油。」

而集會的發起人劉凱文開始接受媒體採訪時就表示,逃犯條例修例之後,社會都有很多不安,就是醫護的行業,我們都不能獨善其身。他介紹六月十二日第一次的衝擊後,亦有很多傷者去醫院求診。

隨之而帶來(我們)看到警察在公立醫院搜捕,「而這個最不幸的後續影響便是使我們醫患關係決裂,甚至站在對立面,我們希望透過今次的集會能夠跟同事打氣,一起集氣,亦都重提我們有一些訴求。」

8月2日醫護人員集會的發起人劉凱文開始接受媒體採訪。(駱亞/ 大紀元)
8月2日醫護人員集會的發起人劉凱文開始接受媒體採訪。(駱亞/ 大紀元)

他介紹訴求包括,包括,捍衛病人私隱的重要性、譴責警方濫用暴力、譴責警方阻礙救援,及譴責警方用武力讓參與遊行示威的任何人士和附近的民居置一個危險的境地的。

他還表示被捕的護士被指控暴動罪,衛生部立法會議員都有一個聯署,現場有兩個攤位可以簽名連署,包括大會堂側邊的連儂場,還有在那邊近香港站入口也有位置給參與人士聯署聲援那個護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