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二(7月30日),中美高級貿易代表恢復談判,但各界對談判獲得突破預期不高。美國總統特朗普再次批評中共拖延貿易談判等待美國2020年大選總統易主。但特朗普也表示,中共想要的結果不可能發生。

當地時間周三上午,中美談判前,中共副總理劉鶴上海西郊賓館,面對媒體,與美國貿易代表羅伯特・萊特希澤(Robert Lighthizer)、財政部長史蒂芬・姆欽(Steven Mnuchin)會面並握手,並拍照。但雙方官員沒有發表任何公開言論。

美國談判小組於當地時間周二下午抵達上海進行貿易會談,媒體沒有看到萊特希澤或姆欽的身影。

《華爾街日報》報道,美國代表隊和由中共副總理劉鶴率領的中方代表團隨後都抵達上海費爾蒙和平飯店(Fairmont Peace Hotel),共進晚餐。

《華盛頓郵報》報道說,周三習近平預計可能與萊特希澤、姆欽會面。

當地時間周三上午,中美談判前,美國貿易代表羅伯特・萊特希澤(右)、財政部長史蒂芬・姆欽(左)和中共副總理劉鶴(中)在媒體面前拍照。(Ng Han Guan / POOL / AFP)
當地時間周三上午,中美談判前,美國貿易代表羅伯特・萊特希澤(右)、財政部長史蒂芬・姆欽(左)和中共副總理劉鶴(中)在媒體面前拍照。(Ng Han Guan / POOL / AFP)

特朗普再次表示中共拖延做法不會如願

特朗普周二在白宮告訴記者,正在與中方談判,「我們會看到將發生甚麼,要麼達成一個很棒的 協議,要麼根本沒有協議」。

記者詢問正在進行的上海談判情況,以及美聯儲應該減息多少。特朗普回答說,與中方的談判進展順利。「但中國(中共)總是在最後一刻(反悔),想達成另一項新協議。我們以關稅的形式從中方獲得數十億美元。我們的人民沒有為此付出代價。中國(中共)貶值了貨幣。它們貶值貨幣,注入資金」。

特朗普重申中國最近的經濟增長數據是27年來最糟糕的一次。他說:「由於關稅,它們(中共)度過了糟糕的一年。很多公司都搬離了中國。你以前從未見過這個(情況)。」

針對是否會在2020年11月美國大選之前與中方達成貿易協議。特朗普再次提到中共的拖延做法。他認為阻礙達成貿易協議的最大問題,是中國(中共)希望等到明年美國大選後,如果特朗普敗選,便可和拜登或伊利沙伯・沃倫等民主黨勝選者打交道,因為到時候中共會被允許並能夠一如以往30年所做的那樣,繼續佔美國的便宜。但特朗普強調,中共希望他敗選的事情是不會發生的。

在談到本周在上海的貿易談判時,特朗普再次強調,是否達協議取決於自己。他還表示,即使中共願意放棄,也並不意味著自己會接受。

特朗普周二在白宮告訴記者,正在與中方談判,「我們會看到將發生甚麼,要麼達成一個很棒協議,要麼根本沒有協議」。(Chip Somodevilla/Getty Images)
特朗普周二在白宮告訴記者,正在與中方談判,「我們會看到將發生甚麼,要麼達成一個很棒協議,要麼根本沒有協議」。(Chip Somodevilla/Getty Images)

華郵:萊特希澤和姆欽或和習近平會面

美國商會執行副總裁邁倫・布萊恩特(Myron Brilliant)對《華盛頓郵報》表示:「雙方仍在試圖弄清楚如何回到談判桌上。我們5月份很接近(達協議),現在變得更困難。」

本月,幾位美國商會高管在北京與中共官員會談,警告他們不要在2020年大選後等待更好的協議。 布萊恩特表示,長時間的延遲可能會出現新問題,這可能會使達成全面協議的希望複雜化。

布萊恩特說,預計姆欽和萊特希澤將在周三離開上海之前會見習近平,這樣的會見將被視為中方願意認真討價還價的跡象。

圖為載著美方談判代表的美國領事館汽車。(GREGORY BAKER,GREG BAKER/AFP/Getty Images)
圖為載著美方談判代表的美國領事館汽車。(GREGORY BAKER,GREG BAKER/AFP/Getty Images)

《華日》則報道,美國前外交官和貿易官員、諮詢公司McLarty Associates現任顧問詹姆斯・格林(James Green)表示:「在貿易談判中,儘管有可能會有一些初始步驟,一些部份進展,以建立信心,但在一切塵埃落定前都不會有任何結論。」

白宮首席經濟顧問拉里庫德洛(Larry Kudlow)上周表示,中美談判仍存在結構性問題,涉及IP(知識產權)盜竊,強制技術轉讓,網絡干擾(黑客),貿易和非貿易(壁壘),關稅壁壘等問題,當然還有執法機制。

上海美國商會主席Eric Zheng對《華日》表示,剩下的挑戰是最難解決的問題,「我不認為上海的一輪談判能解決這個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