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周六(27日)有網民發起到元朗舉行「反送中」、「光復元朗」遊行,抗議7.21元朗發生的白衣人持械襲擊市民事件及警方執法不力。警方發出「反對(遊行)通知書」,當日有大批市民到元朗購物等,以別出心裁的方式表達訴求。遊行抗議活動下午平靜地舉行,至傍晚在全副武裝、荷槍實彈警員在四方八面包圍市民並施放催淚彈後,氣氛變得緊張,警民對峙;晚上警方速龍小隊一度衝入元朗西鐵站,開槍、追打、拘捕正在撤退的市民。

27日有28.8萬市民參與元朗另類遊行,反送中、抗議7.21元朗暴力事件及警方執法不力。(余剛/大紀元)
27日有28.8萬市民參與元朗另類遊行,反送中、抗議7.21元朗暴力事件及警方執法不力。(余剛/大紀元)

醫管局表示,截至28日早上共有24人受傷,分別送往多間醫院治理,其中兩人情況嚴重,六人情況穩定,16人已經出院。

7.21元朗暴力事件後,公眾指責警鄉黑勾結,致無辜普通市民被白衣人毆打,並得不到警方及時救援,引發民憤。警方於27日凌晨已在元朗警署及旁邊的警察宿舍架設十多個兩米高的大型水馬及金屬活動閘門,接近中午時,安排工人將警署外的鐵欄燒焊加固連接位。

警拒遊行申請 市民另類參與

原定遊行路線會經過的元朗大馬路、元朗廣場大部份商戶關門沒有營業,7月21日有白衣暴徒闖入、連接西鐵元朗站的YOHO MALL,大部份商戶亦沒有營業。由於遊行未獲警方批准,不少市民笑言當日入元朗「買老婆餅」。在售賣老婆餅的老餅家排隊輪候買餅。

食物及衞生局局長陳肇始當日早上出席電台節目時表示,新界西聯網醫院已啟動應變措施,包括增加醫護人手及床位應對。

嶺南大學學生27日發起集會,要求罷免被指與7.21恐襲事件有關的立法會議員兼嶺南大學校董何君堯,「驅逐何君堯」。嶺大校長鄭國漢下午3時許,在學生簇擁下現身西鐵朗屏站。

下午3時半左右,到元朗的市民太多,人潮佔據了青山公路元朗段(俗稱「大馬路」)、豐年路等,以及輕鐵路軌,到處人山人海。西鐵元朗、朗屏站內也擠滿了大批陸續到站的市民。市民沿大馬路全部行車線遊行往元朗站,及西邊圍村、南邊圍村等地。遊行秩序井然,示威者不斷高呼「香港警察、知法犯法」、「打倒共產黨」等口號。元朗警署的圍牆和警徽上被貼上了大量標語。

警舉黑紅橙旗 用多種防暴裝備

在南邊圍村,有報道指一批持鐵通等的白衣人集結;數百名黑衣抗議市民與村內的防暴警察對峙,氣氛緊張。下午4時半左右,警方一度出示黃旗,警告示威者不得越過警方防線。防暴警察配備長槍、胡椒噴霧等裝備。

下午4時55分,元朗警署外,出現大批手持長盾、警棍及布袋彈等防暴警察,開始向前推進,進入元朗大馬路,並在元朗廣場外朗屏天橋上驅趕市民。示威者阻擋一輛警車前進。另一邊廂,南邊圍村及西邊圍村對開,警方舉起紅旗警告動用武力。5時10分,警方速龍小隊在南邊圍舉黑旗將發射催淚彈。在鳳祥路也有防暴警察布防。5時18分,警方陸續開始在各處向人群拋擲數顆催淚彈,不斷向前推進,部份拋中民居,其中泰祥街的濃煙飄向附近老人院。

元朗大馬路,示威者不斷後退,期間警方向市民施放大量催淚彈,現場傳來尖叫和咳嗽聲。立法會議員尹兆堅要求見指揮官,指警方封了前後幾條街道,大量市民無法離開,「重演沙田事件」。他不斷呼籲警方暫停推進,讓市民有足夠時間離開。西鐵站仍然運作,但站內都是人潮,入閘需等候。

元朗站有職員打開入閘機旁的大閘,讓市民毋須拍卡免費入閘,以便盡快疏散;亦有市民派發單程票讓市民可以盡快撤離元朗。

在西邊圍村口,持長盾的防暴警察繼續把守,在7時許發放催淚彈,有催淚彈射到民居,地上一度有火光。警方又舉起橙旗警告「速離否則開槍」,又用強光射向傳媒和示威者方向,到約7時16分傳出槍聲並再有催淚彈射出。

港鐵7時22分宣佈不停朗屏站,港鐵應警方要求安排特別列車接載乘客離開。在朗業街,警方不斷向前推進,有示威者來不及撤退,一位未戴口罩和頭盔的市民在場制止警方推進,不斷喊「離開中,離開中,給些時間」,但警方一度向示威者噴胡椒,混亂中多人跌倒地上。其後示威者撤到大路,不少人呼籲「一齊走」。

晚上10時,餘下的示威者進元朗站準備離開,部份人在大堂及月台坐下逗留,稍事休息,但有大批速龍小隊衝入元朗站大堂,用警棍、胡椒噴劑,甚至開槍驅散及制服多名市民,有人被打至血流一地,包括記者。多名示威者被帶走。

警方至28日拘捕13人,包括以涉嫌組織非法集結罪,拘捕曾申請遊行的鍾健平。鍾於下午在維園出席完《城市論壇》直播節目後,先後被警方帶往跑馬地、灣仔及大埔警署,晚上被押解至勝利道及元朗住所搜查。

鍾健平27日晚宣佈有28.8萬人參與遊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