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一個月,中共軍中各大軍兵種各有一批少壯派將領獲得晉銜。海軍、陸軍、空軍、火箭軍、武警五大軍種,共新增19名中將,62名少將。外界發現,有部份具有晉陞資格或潛力的將領卻在這波晉銜潮中被「隱形」,引起外界揣測。有消息指,部份將領因受已鋃鐺入獄的共軍前總參謀長房峰輝的牽連而遭降級等處分,故不在晉銜之列。

有港媒引述消息來源稱,中央軍委後勤保障部政委張書國中將、東部戰區副司令兼參謀長楊暉中將、東部戰區陸軍政委廖可鐸中將、戰略支援部隊副司令饒開勳中將等副戰區以上高級將領已確定「出事」。

其中,廖可鐸和饒開勳是被連降兩級,均由副戰區級降至副軍級,但可能因此避過牢獄之災。

這些將領的共同特點是都較年輕,基本都在 60歲以下,在軍中屬少壯派。他們現在被降級的主要原因,據稱是被獄中的房峰輝供出有違規違紀行為。

中共軍中前總參謀長房峰輝與前中央軍委政治工作部主任的張陽,都是在2017年中共十九大召開前被撤職調查的。張陽在接受調查的過程中,尋機會自殺身亡;房峰輝則在調查結束後因行賄受賄和巨額財產來源不明等罪名被判無期徒刑。早前海外就曾有傳聞,指房峰輝在獄中作供,牽扯出軍中不少將領。只不過,究竟哪些將領被房某咬出,當時尚無比較明確的消息。

外界注意到,中共軍中還有部份將領,雖然沒有被降級,但也很長時間未見公開露面,同時也沒有這些人轉任新職務的消息被公佈。例如:今年4月卸任駐港部隊司令的譚本宏中將;陸軍副政委刁國新中將;南部戰區副司令董軍海軍中將等人皆屬此類。

資料顯示,這些被傳出事的人,當年都曾或多或少的與房、張二人有所交集。比如:房峰輝出任總參謀長期間,饒開勳在總參做了幾年的作戰部部長;在張陽任總政治部主任期間,張書國火箭式晉陞,兩年內從集團軍的政委(正軍級),晉陞為成都軍區副政委、陸軍政工部主任(副戰區級),然後又升為後勤保障部政委(正戰區級)。

不過,這一輪軍中整肅與以往大張旗鼓的做法相比,顯得更為低調,中共軍方並未對外正式公開有關這些將領被降級處分的消息。有觀點認為,這是為了避免外界輿論對中共軍中貪腐嚴重氾濫的論調再度升溫。

此外,中國大陸社交媒體中7月4日曾瘋傳,中共軍委裝備發展部副部長錢衛平中將涉間諜罪被帶走接受調查,當晚即被抄家。錢是中共「嫦娥一號」、「嫦娥二號」測控系統總工程師,出事消息一度引發輿論廣泛關注。不過中共國防部此後聲稱,錢系嚴重違紀兼職務犯罪被查,否認涉及間諜罪。#

(轉自新唐人電視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