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些年,外界對中國經濟預測有一條潛規則:大家可以說它有大問題,但不敢說它已「出」問題。不過,這次或許不同,因為中共面臨貿易戰。中共央行(中國人民銀行)的暴跌保護隊或調控人員有點應接不暇。

《福布斯》(Forbes)專欄作家肯尼斯·雷普拉(Kenneth Rapoza)7月26日撰文說,大多數投資銀行都有一些專有模型,可以讓基金經理了解潛在的危機。他引述野村證券(Nomura)的最新研究說,中國的紅燈閃得最刺眼,意思是潛在危險最高。

野村的卡桑德拉(Cassandra)風險評估程序顯示,有60個出現的早期預警指標中,香港佔49個,中國佔25個,而美國則為零。

野村證券駐新加坡的亞洲經濟學家羅布·蘇巴拉曼(Rob Subbaraman)表示,「中國(大陸)的(經濟)預警指標排第二位。」

數月的香港民眾抗議《逃犯法案》活動已讓抗議活動變成了對香港政府的抗議,美國很有可能取消與香港的貿易特惠關係。如果發生這種情況,假設華盛頓將香港納入其中國大陸關稅體制,那麼港幣將不再能成為中國大陸事實上的美元來源地。

3年內亞洲可能出現金融危機 中國尤甚

根據野村證券的模型預測,在接下來的3年中,面臨金融危機可能性較高的國家都集中在亞洲。

而中國的問題尤為集中。中國過去幾年的GDP增長主要來自商品庫存、供應過剩以及固定資產投資,比如:道路、鐵路和房地產等,而非個人消費支出。

雷普拉表示,當開車穿過中國的二線、三線城市時,有很多車道、但車很少。排成一行行的、外觀上相似的公寓樓,但窗戶沒有窗簾,停車場的車也很少。

當中共追求「投資帶動增長」時,中國在國內生產總值中的投資份額大於南韓和日本,在很大程度上GDP的投資份額由無法出售的製造業以及無人居住的房屋支撐。

如巴克萊資本6月發出的預測,由於關稅,中國經濟可能放緩至6%及6%以下,同時,中共正放鬆其信貸政策,允許銀行向中小企業提供更多貸款。隨著這些風險的增加,卡桑德拉對中國的早期預警指標將開始趕上香港。

野村證券表示,自20世紀90年代初以來,卡桑德拉模型對30個新興市場和發達國家(包括美國)的樣本預測中,發出約三分之二的可靠金融危機信號。

卡桑德拉著眼於五個早期預警指標,包括:債務-服務比率差距(DSR)與歷史平均水平之差;聯合信貸與房地產價格偏離平均水平多少;聯合信貸和實際有效匯率(REER)的差距;聯合DSR和REER差距,以及上述三個信用指標的組合。

若其中一個閾值被打破,早期警告指示燈就會閃爍,這意味著三年內該國或地區可能出現危機。

從歷史結果來看,自20世紀90年代初以來至少30個早期預警指標同時閃爍,才會出現一個違約主體。過去,共有17個國家出現30個或更多盞預警指標燈閃爍,而這些國家中有14個經歷了金融危機,也有12個在緊接著的三年內出現國內需求的大規模下降。

中國經濟不會因為規模太大就不會垮

這些年,學界對中國經濟預測似乎存在一條潛規則:大家可以說它有大問題,但不敢說它已「出」問題。

但如果中國經濟真的崩潰,誰能救它?2016年,美國之音採訪2008年諾貝爾經濟學家克魯格曼(Paul Krugman),在被問到一旦中國經濟出現更為嚴重的「狀況」,世界其它經濟體會不會「救市」,克魯格曼搖頭回答:「不會。中國(經濟)不會因為規模太大就不會垮,但會因為規模太大而到很難被救(活)。」

他隨及補充說,中國經濟領域一旦出狀況,共產黨政權有可能會再次依賴打壓的手段來控制形勢。「已經看到中共政府在政治開放領域向後退,到那時候,可能會退得更多。」

分析指,從歷史角度看,中國朝代衰亡更替時,往往同時出現內憂外患,比如遭遇統治集團的內部危機、經濟危機、社會底層反抗以及外敵入侵等。看當今中共治下的中國、遊走在崩潰的邊緣,數次能僥倖逃脫、都因為越加收緊的專制控制,拚命摀住各種危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