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周二開始,中美高級貿易代表將在上海展開習特會後首次面對面貿易談判,外界對本輪談判的預期普遍不高。美國媒體報道,美國在貿易戰中更具優勢,特朗普政府持有一項武器,以及一套致命的組合拳可選,當然特朗普也不會貿然使用這些。

白宮聲明顯示,美國貿易代表羅伯特‧萊特希澤(Robert Lighthizer)和財政部長史蒂芬‧姆欽(Steven Mnuchin)將前往上海,從7月30日開始,進行為期2天的貿易談判。會談將涉及一系列問題,包括知識產權、強制技術轉讓、非關稅壁壘、農產品、服務、貿易逆差和(協議)執法等。

商務部長威爾伯‧羅斯(Wilbur Ross)周二告訴彭博電視台,特朗普總統的目標是獲得適當的協議或繼續徵收關稅,無法判斷談判需要多長時間,獲得一個非常好的協議是特朗普壓倒一切的目標。

分析認為,若中共執意採取拖延戰術,不願糾正其不公平貿易行為,美方還有一項有力武器,外加一個對中共很致命的「組合拳」。

美聯儲減息是美方有利武器

特朗普一直在敦促美聯儲減息,他認為減息會令美國經濟和股市更加繁榮。總統在推特上也不止一次批評中共操縱貨幣,中共這麼做是為了抵消關稅的影響、保持中國商品出口價格與美國商品相比具有競爭力。

CNBC財經網站7月25日刊登評論文章說,減息是貿易戰中,美方的一項武器。中共似乎也正在操縱貨幣,以減輕特朗普關稅的負面影響。數據顯示,最近幾個月進口美國的商品價格(包括來自中國的商品價格)一直在下降。

文章說, 可以肯定的是,人民幣走勢也在損害中國經濟。但北京可能的賭注是,在美國市場上幾個關鍵中國產品的市場份額不會下降。一旦美國消費者和企業開始尋找並習慣於購買美國國內或其它非中國製造的產品,北京就真的遇到了麻煩。

特朗普一直在敦促美聯儲減息,他認為減息會令美國經濟和股市更加繁榮。圖為美聯儲大樓。(Getty Images)
特朗普一直在敦促美聯儲減息,他認為減息會令美國經濟和股市更加繁榮。圖為美聯儲大樓。(Getty Images)

文章說,若美聯儲減息使美元走軟到一個水平,相比之下,北京根本無法再將人民幣貶值。贏得貿易戰是特朗普政府認為將在未來幾年促進美國經濟和就業的事情。

美聯儲主席傑羅姆‧鮑威爾(Jerome Powell)也沒有抨擊行政當局的想法。 6月,他就美聯儲在面對貿易戰風險時如何「酌情」採取行動,包括考慮減息,做了非常廣泛聲明。

白宮首席經濟顧問拉里·庫德洛(Larry Kudlow)7月26日表示,特朗普周二召集內閣官員和高級經濟顧問討論這個問題,總統雖然認為貨幣強勢會阻礙貿易戰,但白宮已排除會進行任何干預貨幣市場的行動。

「總統關注的是,外國可能會操縱本國貨幣走低,並試圖獲得一些短期臨時貿易優勢。」庫德洛告訴CNBC,「我們不喜歡那樣,但那個跟美國降低美元匯率不是一個問題。」

應對中共不公貿易行為 僅靠談判不夠

另一方面,特朗普曾自稱是「關稅人」(tariff man),總統白宮關鍵幕僚彼得‧納瓦羅(Peter Navarro)和美國貿易代表羅伯特‧萊特希澤(Robert Lighthizer)也均支持關稅舉措。

萊特希澤6月18日在參議院財政委員會聽證會上表示,應對中共的不公貿易行為,「僅靠談判還是不夠的」。

「我不知道關稅是否可以讓它們(中共)停止作弊,但是我認為沒有任何其它選擇。」他說,「我知道有一件事情是行不通的,那就是與它們對話,因為我們已經做了20年,但都沒有用,它們一再地違背承諾。」

納瓦羅7月2日在接受CNBC採訪時也說,目前美國對價值2,500億美元中國產品徵收25%的關稅,這是保持談判正常進行的保險政策。這也是美國對中共掠奪的防禦方法。

圖為中美貿易談判代表5月10日結束華盛頓的高層貿易談判,中共副總理劉鶴準備離開。(SAUL LOEB / AFP)
圖為中美貿易談判代表5月10日結束華盛頓的高層貿易談判,中共副總理劉鶴準備離開。(SAUL LOEB / AFP)

特朗普7月16日重申,就關稅而言,還有很長的路要走,而關稅也是中國(中共)擔憂的。「如果我們願意的話,我們還有3,250億美元(中國進口商品)可以徵收關稅。」他說。

CNBC財經名嘴吉姆‧克萊默(Jim Cramer)7月22日也表示,長達一年的貿易戰仍在持續,特朗普政府可能即將對中國商品徵收額外關稅。他還警告中共不要再玩政治,最好立即開始訂購美國農產品。

但悉尼科技大學教授、中國經濟問題專家馮崇義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如果犧牲的是老百姓、民族、國家的利益,共產黨統治集團根本不在乎。

他表示,現在老百姓也明白其中實質問題,中方若順勢而為對中國的經濟做一些結構性的改革,本身是符合中國民族利益和老百姓利益。可是這樣做的話,就動到共產黨統治根基。當局不願意做這種讓步,所以現在這個貿易戰它會延續下去。

若談判無果 新關稅和減息是一個組合拳

7月22日,CNBC網站刊登觀點文章表示,若談判無法進行下去,特朗普應採取對中共毀滅性的一組合拳策略。

文章解釋說,所謂組合拳是指對所有中國進口產品加徵關稅,以及美聯儲減息以支持國內需求,以及應對美國長期遭受進口競爭的痛苦。文章列出以下幾個組合拳帶來的結果。

首先,北京報復範圍有限。以今年前五個月的雙邊貿易為例,中共只能提高430億美元美國進口商品關稅,而美國可對價值1,800億美元中國商品加稅。

中共將吸收大部份關稅上調,以維持有競爭力的價格並捍衛其美國市場份額。中國供應商不會簡單地從他們投資數十年的市場中消失。且特朗普另一個政策可能得以實現,即中國商家急於投資美國生產設施。

其次,關稅壓力將使中方在雙邊商業和金融方面態度變軟,並可能在一系列其它問題上也會如此。美國政府的平衡貿易訴求將得到認真對待 。

上周公佈的貿易數據顯示,由於關稅影響,中國6月出口同比下降1.3%。圖為青島港口。(STR/AFP/Getty Images)
上周公佈的貿易數據顯示,由於關稅影響,中國6月出口同比下降1.3%。圖為青島港口。(STR/AFP/Getty Images)

美聯儲將有充份理由採取減息措施。

隨之而來的新一輪美元流動性將是對中共和其它和美國有大型貿易順差的國家又一次打擊。他們都知道與廉價美元競爭太難。也將促使這些國家採取合作態度。

文章還說,這意味著特朗普做了20國集團和七國集團未能做的事情,以重振世界經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