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媒體推特(Twitter)成為中共外交官在海外爭取輿論的新戰場。除中共駐美大使崔天凱開設推特帳戶外,中共駐巴基斯坦代表團副團長趙立堅也因加入網絡論戰,為中共對維吾爾人的處理政策辯護,被美國官員斥責,成為媒體焦點。

忌諱直言的中共外交官為何突然反轉,用推特跟西方民眾更直接對話呢?要知道,推特在中國大陸是不被允許使用的。

「這是中國(中共)外交人員採用的一種新的傳播策略。」西交利物浦大學文化外交專家卡佩萊蒂(Alessandra Cappelletti)告訴英國《衛報》(the Guardian):「(中共外交官)他們越來越多地以一種有效和複雜的方式使用社交工具,以儘可能多地接觸到更廣泛的受眾。」

中共外交官推文引發反擊

趙立堅是推特上最高產的中共外交官。他的帳戶創建於2010年5月,是所有中共外交人員個人帳戶中最早的一個。截至2019年7月16日,趙總共發送了5萬600條推文,平均每天推送15條。

根據一項更嚴格的分析研究,按照趙立堅發推日期統計,他平均每天發佈68條推文,最高時為一天224條,最少也一天1條。

不過,趙立堅被公眾認識卻是因為他的推文內容粗魯和無知。

7月9日,包括英、法、德、日、澳等22個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成員國發表聯名信,批評中共侵犯新疆維吾爾族穆斯林的權利,開設「再教育營」

大規模關押拘留和迫害維吾爾族人,這些國家敦促中共停止對維吾爾族人的任意拘押。

三天之後,一些人權紀錄差或依賴中共「撒幣」的國家,如北韓、沙特阿拉伯、非洲國家等37國致信聯合國,說維吾爾人在新疆過著「幸福」生活。

中共外交官趙立堅在推特上轉發37國的「支持」,稱這是對「美國及其西方同夥的打臉」。

他還稱:「如果你在華盛頓特區,就知道白人永遠不會去美國東南(居住),因為那是黑人和拉丁裔地區。」在美國,用「Black」(黑人)來稱呼非裔人士是歧視性行為,但趙立堅在第二份推文上連續三次使用該詞。

趙立堅的推文惹惱美國前國家安全顧問、駐聯合國大使、非裔賴斯(Susan Rice)。賴斯回覆趙的推文說:「你是一個無恥丟人的種族主義者,而且無知到令人震驚,在時限內,你會被列為不受歡迎人物。」

賴斯在回覆趙立堅後,還直接發信息給剛開通推特帳號的中共駐美國大使崔天凱。賴斯寫道:「我本來期待你和你的團隊能表現得更好,現在請把他送回國。」

結果,趙在推特反唇相譏,稱賴斯「可恥」和「無知」,但過後又將自己引發爭論的推文刪除。

觀察人士表示,中共外交官的個人推特帳戶近期看上去更具對抗性,並引發更多有爭議的話題。

從台灣到債務外交 中共把推特當「戰場」

除了趙立堅,中共駐馬爾代夫大使張利忠最近也瞄準了前馬爾代夫總統、現任議會議長穆罕默德納希德(Mohamed Nasheed)。

7月初,納希德表示,馬爾代夫對中共的債務達到了「令人擔憂的程度」,並批評了中國項目的高成本以及質疑腐敗。更早,他批評北京在馬爾代夫進行「債務陷阱外交」。

隨後,中共大使張利忠發推文給納希德:「我不能接受持續未經證實的,以及誤導性的信息。對公眾而言,這會損害我們的友好關係。」

緊隨張利忠的是7月8日加入推特的中共駐美大使崔天凱。崔利用這一平台批評台灣總統蔡英文訪美,聲稱台灣是1949年中國內戰結束後成立的中國政府,仍然是大陸的一部份。

崔天凱寫道:「台灣是中國的一部份。任何分裂中國的企圖都不會成功……那些人只會玩火自焚。」

中共推特用戶的最早期開拓者則當屬《人民日報》下的「國際新聞」小報《環球時報》編輯胡錫進,自2014年起他在推特開設了一個帳號,不間斷發推文,為中共發聲。

自2014年以來,所有中共駐外使館都在臉書(Facebook)建立了官方頁面,主要用於宣傳文化和轉貼中共官媒強調外交合作的文章。不過,自2009年以來,臉書在中國大陸已被禁止使用。

而對用更具個人特徵的推特(Twitter)帳戶來推廣中共的官方看法,在過去中共是嚴格限制使用的。

但自從中共領導人鼓勵「講好中國故事」後,觀察人士表示,有越來越多的中共外交人員出來使用推特平台、傳播中國(中共)聲音。

「這是它們(中共)開始玩的遊戲……是它們算計過、才準備這麼做的事。」西交利物浦大學的卡佩萊蒂說。

「(啟用推特帳戶)背後的目的是讓中國(中共)被外國受眾看起來更熟悉、更友好、更平易近人、更直接接觸。」她說,「當(中共外交人員)進行個體發言時,很容易讓人覺得它沒有被經過審查,也因為它是個體發言,也更容易認為它更可靠。」

卡佩萊蒂認為,趙立堅最近的推文雖然很失敗,但中共卻認為這具有戰略意義,可用於突出北京在台灣或新疆等國際監督問題上的立場。

而其它中共外交官的推文也印證了這一點,他們給出的都是中共官方的觀點,但卻使用了社交媒體這種媒介。

中共外交官的推文背後藏著一致的技術指導

法國巴黎東部大學在讀博士生、DICEN-IDF實驗室學者黃昭(Zhao Alexandre HUANG)以及美國路易安納州立大學王瑞(Rui Wang)的研究發現,截至2018年12月18日,有14個中國(中共)駐外使領館或使館官員正式開通推特(Twitter)帳號,他們積極使用推特與其他同行聯繫。

這些中共外交官發佈的信息主要以工作為導向,但偶爾也會包含個人生活、情感和態度。

這項研究發表在2019年的美國《國際傳播學雜誌》(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Communication)上。

文章指出,從推文以及轉推內容看,中共外交部門及個人的推文有34.67%都包括@mention。包含@mention是推特帳號常用的與他人互動和交流、快速增加推特參與度的常見技巧之一。

中共的外交推特帳戶並不經常使用回覆功能,約87%的帳號都不使用回覆功能。

其次,他們都會在所有帖子內有目的地嵌入相同的主題標籤,以此建立一個複音信息網絡。因為即使相關推文信息在不同時間發佈,但因具有相同主題,以至於推文會有機地相互關聯,形成在線敘述。

中共的外交推特帳戶最喜歡用的標籤包括:#China(中國),#BelndndRoad(一帶一路)和#Xijinping(習近平)。

黃昭和王瑞的研究還發現,中共外交機構在推特上傳達的是中共當局的政治觀點。

他們有時引用新聞稿來表示,中國(中共)對全球合作的積極態度,有時直接引用外國政治領導人的話來背書中國(中共)做出的貢獻,有時,他們還大量使用經常隱含意義的圖片來強化內容、增加傳播。

甚至這些推文涵蓋的中國(中共)解決方案,還嵌入表情符號,讓內容變得更加生動和有動態感。

在海外搶佔輿論高地轉發中共媒體報道

轉發推文是中共外交服務建立通信網絡的重要途徑。比如:喜歡發推文的中共外交官趙立堅,有89.4%的推文都是轉發,轉發對像大多都是中國國內媒體海外推特帳戶刊發的新聞報道。

新華社是中共外交官最多轉發的信息帳戶來源,其次是《人民日報》和中國環球電視網(CGTN,中共中央電視台國際部)。

眾所周知,中共媒體作為中共政府的喉舌,反映的是中國共產黨和中共政府的思想;它們的文章都是中共審查制度和自我審查的結果。

中共要求媒體「牢牢堅持正確輿論導向」和「牢牢堅持正面宣傳」,意思是中共媒體必須審查、核實和過濾所有新聞,那麼中共外交帳戶對中共來說是「安全」的,其轉發中共媒體發佈的帖子,而中共不擔心其違反審查規則。

2016年,中共要求「黨的新聞輿論媒體的所有工作,都要體現黨的意志、反映黨的主張、維護黨中央權威、維護黨的團結,做到愛黨、護黨、為黨。」同時,還要求「國內新聞報道要講導向,國際新聞報道也要講導向。」

中共外交官在推特上轉發中共媒體報道的現象也說明,中共無形的審查之手已延伸到了中共海外機構的推特通信管理中。

西交利物浦大學的卡佩萊蒂表示,儘管推特給人的印象是可以進行參與對話,但中共外交官實際上沒有與外界對話,他們只是在以這種方式表達一種「堅定」的看法、給出的都是中共的觀點。

近年來,中國國內的傳播學者建議中共當局政府機構,特別是大使館和新聞機構,在海外創建推特和臉書(Facebook)帳戶,以增強和擴展國際交流,與外國觀眾互動。同時,建議它們利用西方輿論自由發表「有爭議」的話題。

但分析認為,在西方眼中,中共外交機構及外交人員旗幟鮮明的、同一種的聲音,卻恰恰讓人看到,中共外交管理體系的高度集中化以及言論不自由程度。

紐約時事評論員朱明表示,按照美國司法部的《外國代理人登記法》,那些為外國委託人散播信息材料的登記者必須在宣傳材料上醒目標註外國委託人的身份,並說明該機構代表這一外國委託人在美國傳播這一材料。

「《中國日報》(China Daily)和CGTN都已經在美國登記為外國代理人,是否應要求它們在其臉書、推特等社交媒體上註明這一點?」他質疑說,「同樣的,那些中共外交官的推特是否也應有所標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