牡丹居百花之首,為甚麼在洛陽最著名?這裏面有一個傳說,原來是被武則天貶到洛陽的。《鏡花緣》中有一段故事,記載了牡丹被貶的來龍去​​脈。

武則天酒醉 欲令百花齊放

據記載,一日,武則天在箋紙上醉筆草草寫了四句:「明朝遊上苑,火速報春知。花須連夜發,莫待曉風催。」寫罷,吩咐太監拿去用了御寶,即發上林苑張掛。並命御膳房,明早預備賞花酒宴。公主同上官婉兒聽了,都不覺暗笑。武后酒醉難支,即帶眾人乘輦回宮。太監遵旨,把金箋用了御寶,張掛上林苑內。

牡丹仙子得了此信,不知洞主(即百花仙子)下落,即同蘭花仙子冒雪分頭到百草、百果各位仙姑洞中尋訪,毫無踪跡。天已夜晚,雪仍不止,只得回洞。

牡丹仙子道:「此旨限期又迫,偏偏洞主又無下落,這卻怎好?」桃花仙子道:「據小仙愚見,為今之計,惟有各司本花,前去承旨。況我們這座蓬萊,周圍七萬里,上面仙姑洞府,不計其數,焉能個個遍訪。設或逾限,違了聖旨,豈同兒戲!此時即找著洞主,稟知此事,除承旨之外,安能另有別見。且洞主向來謹慎從不越份妄為,豈有違旨之理!」

牡丹仙子又在四處訪問,直到辰時,仍無影響。回到洞中,只剩兩個女童看守洞門。呆了半晌,無計可施;惟恐違旨,只得也向上林苑而來。

百花齊放 唯缺牡丹

武后自從上林苑回宮,睡到黎明,宿酒已消。猛然想起昨日寫詔之事,連忙起來,心內著實懊悔酒後舉動,過於孟浪,倘群花竟不開放,將來傳揚出去,這場羞愧,如何遮掩?正在尋思,早有上林苑、群芳圃司花太監來報,各處群花大放。武后這一喜非同小可!登時把公主宣來,用過早膳,齊到上林苑。只見滿園青翠縈目,紅紫迎人,真是錦繡乾坤,花花世界。天時甚覺和暖,池沼都已解凍,陡然變成初春光景。

武后細細看去,只見眾花惟牡丹尚未開放。即查群芳圃,亦是如此。不覺大怒道:「朕自進宮以來,所有上林苑、群芳圃各花,每於早晚,俱令宮人加意澆灌,百般培養,自號督花天王。因素喜牡丹,尤加愛護。冬日則圍布幔以避嚴霜,夏日則遮涼篷以避烈日。三十餘年,習以為常。朕待此花,可謂深仁厚澤。不意今日群芳大放,彼獨無花。負恩昧良,莫此為甚!」吩咐太監即將各處牡丹,逐根掘起,多架柴炭,立時燒毀。

公主勸道:「此時眾花即放,牡丹為花中之王,豈敢不遵御旨。但恐其花過大,開放不易。尚望主上再寬半日限期。倘仍無花,再治其罪,彼草木有知,諒亦無怨。」武后道:「你既替他懇求,姑且施恩,再限兩個時辰。如再無花,就怨不得朕了。」因問太監道:「此處牡丹若干株?」太監奏道:「上林苑共約二千餘株,與群芳圃數目相彷。」武后道:「此時已交辰初,就以辰時為限。爾等即燒炭火千盆,先把乾株枝梗炙枯,不可傷根。炙後如放葉開花,即將炭火撤去。俟到巳時無花,再將所餘千餘株,也用炭火炙枯。一交午時,如再不開,立將各處牡丹一總掘起,用刀斧捶為齏粉。那時朕再降旨,令天下盡絕其種。所有群芳圃牡丹,亦照此處一例辦理。」太監答應,登時炭火齊備。

牡丹被燒 被迫開放

話說太監把炭火預備,上林苑牡丹二千株轉眼間已用炭火炙了一半;群芳圃也是如此。上官婉兒向公主輕輕笑道:「此時只覺四處焦香撲鼻,倒也別有風味。向來公主最喜賞花,可曾聞過這樣異香嗎?」公主也輕輕笑道:「據我看來今日不獨賞花,還炮製藥料哩。」上官婉兒道:「請教公主,是何藥料?」公主笑道:「好好牡丹,不去澆灌,卻用火炙,豈非六味丸用的炙丹皮!」上官婉兒笑道:「少刻再把所餘二千株也都炙枯,將來倒可開個丹皮藥材店哩。向來俗傳有擊鼓催花之說。今主上催花,與眾不同,純用火攻,可謂霸王風月了」。

正在談論,已交巳初。只見宮人紛紛來報,此處同群芳圃牡丹俱已放葉含苞,頃刻就要開花了。武后道:「原來他也曉得朕的炮制利害!既如此,權且施恩,把火撤去。」宮人遵旨,撤去火盆。霎時各處牡丹大放。連那炭火炙枯的,也都照常開花。如今世上所傳的枯枝牡丹,淮南卞倉最多。無論何時,將其枝梗摘下,放入火內,如乾柴一般,登時就可燒著。這個異種,大約就是武則天的「甘棠遺愛」。

牡丹被貶 移居洛陽

當時武后見牡丹已放,怒氣雖消,心中究竟不快,因下一道御旨道:「昨朕賞雪,偶爾高興,欲赴上苑賞花,曾降敕旨,令百花於來晨黎明齊放,以供玩賞。牡丹乃花中之王,理應遵旨先放。今開在群花之後,明係玩誤。本應盡絕其種。姑念素列藥品, 尚屬有用之材,著貶去洛陽。所有大內牡丹四千株,俟朕宴過群臣,即命兵部派人解赴洛陽,著該處節度使章更,每歲委員採貢丹皮若干石,以備藥料之用。」此旨下過,後來紛紛解往,日漸滋生,所以天下牡丹,至今惟有洛陽最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