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最大的資產管理公司貝萊德(BlackRock)董事長兼首席執行官拉里・芬克(Larry Fink)周五(7月19日)告訴CNBC,很多公司正在將供應鏈從中國轉移出來,公司不會等到中美貿易戰解決之後再轉移供應鏈。

「我們聽到首席執行官們說,現在越來越多的供應鏈正在離開中國。」芬克在CNBC的「財經論談」(Squawk Box)節目中說,「人們不會等待,公司不等著看結果如何。」

世界兩大經濟體之間的貿易戰已持續了大約一年,企業開始感受到影響。

今年5月初,因為中共對談好的貿易協議內容反悔,導致談判進入停滯,美國總統特朗普將2,000億美元中國商品關稅從10%提升到25%。中方則提升600億美元美國商品的關稅。

雖然6月底習特會後,美中重啟談判,但突然而來的變故讓中國境內的企業越發擔心,短期內無法解決中美分歧。特朗普7月16日也表示,不排除對剩下3,250億美元中國商品徵收關稅。

一旦你搬家,你就不會回去了

《日經亞洲評論》7月18日報道,從蘋果公司到任天堂,再到戴爾等50多家跨國公司為了避開美國對中共不公平貿易祭出的大稅率懲罰性關稅,加快將生產線從中國轉移的步伐。

大型科技公司,包括惠普、戴爾、微軟等,以及亞馬遜等電商,也都加入了從中國撤離生產線的行列。蘋果公司也在考慮將部份設備的最終組裝轉移出中國,要求包括和碩、緯創等代工廠進行產能評估,將15%到30%的產能從中國移轉至印尼、馬來西亞、越南等東南亞國家,以分散中美貿易戰的風險與不斷攀升的人力成本。

沃倫・巴菲特的伯克希爾哈撒韋公司旗下的布魯斯跑鞋(Brooks Running) 在5月表示,將在今年年底實現將越南作為公司主要生產地,約有8,000個工作崗位將從中國轉移到那裏。

梅西百貨在5月份表示,該公司將生產轉移到中國之外的工作已經開展了幾個月,甚至幾年。

大多數經濟學家都認為,特朗普政府用關稅給在華企業釋放了一個清晰的信號,中美貿易衝突短期內無解,調整全球產業鏈或供應鏈已不可避免。(Craig Ferguson/LightRocket via Getty Images)
大多數經濟學家都認為,特朗普政府用關稅給在華企業釋放了一個清晰的信號,中美貿易衝突短期內無解,調整全球產業鏈或供應鏈已不可避免。(Craig Ferguson/LightRocket via Getty Images)

《華爾街日報》報道,美國公司正在為貿易緊張局勢持續化做準備,採取將生產線轉移出中國的舉措,加劇了對全球製造業供應鏈的重新排序。在中國以外地區開展業務的公司高管們表示,他們希望能夠保持這種狀態,因為在建立新設施和改變運輸安排方面投入了大量時間和金錢。

這些公司表示,5月後,在大量中國進口產品關稅從10%升至25%之後,供應鏈轉移加速。

《紐約時報》報道,賓州大學現代中國研究中心主任雅克・德利索爾(Jacaques deLisle)說:「只要一天(關稅)威脅仍在,依賴這些供應鏈就存在風險。生意人不喜歡不確定性,而這(暫時休戰)只會延長不確定性。」

「一旦你搬家,你就不會回去了。」 美國傢俬製造商Lovesac的尼爾森對《華日》說。

大多數經濟學家都認為,特朗普政府用關稅給在華企業釋放了一個清晰的信號,中美貿易衝突短期內無解,調整全球產業鏈或供應鏈已不可避免。

芬克:相信中國經濟趨勢繼續向下走

與此同時,中國經濟開始下滑,第二季度僅增長6.2%,是至少27年來最低水平。上周公佈的貿易數據顯示,由於關稅影響,中國6月出口同比下降1.3%。

上周公佈的貿易數據顯示,由於關稅影響,中國6月出口同比下降1.3%。圖為青島港口。(STR/AFP/Getty Images)
上周公佈的貿易數據顯示,由於關稅影響,中國6月出口同比下降1.3%。圖為青島港口。(STR/AFP/Getty Images)

《華爾街日報》分析說,拖累中國第二季度經濟增速放緩的因素,包括中美貿易緊張關係、企業暫緩大規模投資以及未理會政府的鼓勵措施。

芬克表示:「我確實相信中國(的經濟)趨勢繼續向下走,我認為長期來看,中方知道需要找到刺激更多國內經濟的方法。」

路透社也分析說,基於二季度GDP增速創紀錄的低,儘管6月工業、消費和投資數據超預期,中國經濟下半年的增長仍有待觀察,至少三季度的下行壓力猶在。

目前,中國經濟增長的三架馬車都表現乏力,出口和投資仍然疲弱。中共政府鼓勵銀行增加放貸、放鬆了槓桿,並削減了兩萬億元人民幣(約2,910億美元)的企業稅費來刺激經濟,但均未達到預期效果。

野村國際首席中國經濟學家陸挺表示,減稅可能不會對市場預期產生大的影響,而中國經濟則可能出現很大波動。

「我們預計,儘管市場政策空間更加有限,北京仍將在下半年加大刺激措施,但市場不應對這些刺激措施的規模和持續時間寄予過高的預期。」他在一份報告中寫道,「國內政策在很大程度上取決於中美貿易緊張局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