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浙江杭州9歲女童章子欣遇害事件,引發輿論廣泛關注,該案也留下許多疑團待解。本文從事件經過、嫌疑人身世經歷、章子欣媽媽及百度風波,還原此案件。

事件經過

綜合陸媒報道,6月10日,來自廣東化州市的43歲梁某華(男)和45歲謝某芳(女),開始在章子欣爺爺奶奶擺水果攤旁的連鎖酒店入住,一直住到6月28日。兩人大多數時間都是在酒店度過,外出時間很少。

期間,兩人每天都會與章子欣爺爺奶奶聊天,聊完天,兩人都會順手買走二三十元的水果。兩人跟章子欣奶奶說,他們是做汽車生意的,手下有一群人在給他們打工。

章子欣到爺爺奶奶賣水果的攤位玩,因為覺得熱,就進到梁某華和謝某芳入住的酒店,他們第一次相遇。見到章子欣後,兩人就取消了之前預定的7月6日離開當地的飛機票,與章子欣奶奶說想在章家租住一個月,價格是500元,就直接通過手機支付了500元房租,付完房租還問章子欣是否在家。

還有一種說法是,6月29日,兩人稱覺得酒店有些貴,跟章子欣爺爺奶奶商議,租住他們家。

6月29日,兩人正式入住章家二樓,給章子欣買玩具,比如章子欣愛玩的拼圖玩具,期間兩人仍然很少出門。7月2日晚,兩租客稱,要在7月4日帶章子欣到上海給朋友婚禮做花童,遭到章子欣爸爸的反對。但兩人最終說服了章子欣的爺爺奶奶,說好7月5日上午參加婚禮,下午就回來,並找藉口拒絕了章子欣爺爺一同前往的要求,只是在微信上加了章子欣爸爸。

然而,三人並未如約前往上海,而是以乘坐高鐵、網約車等方式先後到達漳州、汕頭、潮州、廈門、寧波等地。梁某華還把章子欣在網約車上睡覺得影片發到朋友圈,並註釋「認了個女兒」,後又刪除。7月6日,兩人帶著章子欣入住寧波市海曙區寧波站橘子酒店。

7月5日至6日,兩人給章子欣爸爸發微信影片,稱章子欣很聽話。5日,兩人給章子欣爺爺說買不到動車票,6日才能回去。可是6日,兩人又跟章子欣奶奶說還是沒票,7日包車回去。

7月7日上午,兩人在橘子酒店辦理退房,並帶著章子欣離開。7日中午,章子欣爸爸和兩人通話,章子欣告訴爸爸自己在象山,「我(今天)回不來了」。

7日傍晚,章子欣爸爸提出要接女兒回家。兩人則稱正在帶章子欣回去,並發了一段影片,顯示他們的位置在浙江象山。章子欣爸爸對兩人說,當晚自己必須見到女兒,否則報警。兩人表示「今晚回去」,晚上9點將章子欣送達。

可是7月7日5時後,章子欣爸爸就聯繫不上梁某華和謝某芳了。7月7日19時22分,監控顯示三人在浙江象山縣松蘭山旅遊度假區白沙灣區域出現;20時至20時20分許,有目擊者在距觀日亭約百米處,看見謝某芳拎著包,梁某華背著章子欣往度假區北出口行走;22時22分,監控顯示度假區出口梁、謝離開,未見章子欣,警方後來確認此時章子欣已遇害;23時01分,兩人在松蘭山爵溪街道東門十字路口處搭乘的士離開;7月8日0時左右,兩人到寧波瑾州區東錢湖景區附近的一個十字路口並下車;7月8日2時01分,監控顯示,梁、謝兩人手挽手跳湖自殺。

7月8日清晨,兩人遺體在寧波書畫院附近被晨練村民發現。後來警方認定兩人自殺前有飲酒、捆綁外套等行為。8日上午10點,章子欣爸爸報警。7月10日晚間,章子欣的市民卡在象山縣海岸線附近的一個涼亭內找到。

7月13日15時許,章子欣的遺體被返航漁船的漁民、在觀日亭南16海浬處的石浦海域發現。後經鑑定,確認遺體是章子欣,又經屍檢判定,章子欣為生前溺水而亡。

嫌疑人梁某華與謝某芳

截止目前,仍無法得知梁、謝兩人帶走章子欣的動機,章子欣是否是梁、謝兩人殺死,梁、謝兩人為何要自殺。

網絡流傳一種說法,是說在梁某華的QQ空間發現不少關於廣東當地一種「三山大王」的民間信仰,認為其行為是習俗「配陰婚」。即兩人殉情前,需要活人花童先死,然後兩人殉情而死。但此說法未得以證實。

當地警方稱梁某華沒有參與邪教活動等情形;兩人在旅途中常主動丟棄箱包等隨身物品,且身邊只剩下25元錢,和一張31.7元的銀行卡,據此推斷兩人早有厭世想法,見到章子欣後,有攜其一道自盡的動機。

兩人又有怎樣的曾經?

謝某芳是廣州化州市平定鎮塘岸村人,家中有5個哥哥。上世紀90年代初期,約17歲的謝某芳,同她四哥在鎮上租用一黃姓人家的鋪面從事粉店經營,與這家房東兒子黃某相愛,並同居2~3年。但由於家人強烈反對,黃某娶了其他人,不久黃某妻子懷孕,謝某芳便離開了黃某。

大約20歲時,謝某芳又與平定鎮旺耀村村民張某好上了,可是兩人相處時,張某從謝某芳處騙走了十多萬元。而這十多萬元是謝某芳從三哥那裏借來的。

備受打擊的謝某芳,於2000年前往東莞打工。而廣州化州市官橋鎮六堆行政村大敦村的梁某華,當時已有一女兒。4年後,梁某華的兒子出生,但梁某華對一雙兒女並未上心。

梁某華的兒子出生2個月後,梁某華離開了家,並對家裏不管不顧。一雙兒女由梁某華父母撫養長大。甚至梁某華父親過世時,梁都沒有回來。其前妻後來也改嫁他人。

在東莞市大朗鎮,謝某芳的堂姐謝德芳在那裏開了一間麻將館。2005年,謝某芳經堂姐謝德芳介紹與梁某華在麻將館認識後,兩人開始同居,未辦婚姻登記;兩人名下無房產、無車輛、無股票股權,而是以欺騙手段騙取錢財過活。

約2005年,謝某芳與梁某華,曾以「工廠廢棄垃圾的回收,利潤很大」,三次從堂姐謝德芳處共騙取3萬元。

約2009年,謝某芳從她親三哥那裏,以幫他買房為由,騙走了三十多萬元。這三十多萬元是她三哥一家人的血汗錢。自此後,謝某芳便杳無音信。即使是父母親過世,謝某芳都沒有回家。

2018年以前,兩人主要在廣東廣州、珠海、茂名、東莞等地生活。2018年底,尤其是2019年4月以來,兩人在全國各地遊玩,先後到過三亞、重慶、麗江、大理、昆明、恩施、宜昌、長沙、鄭州、徐州、濟南、濰坊、西安、天津、北京、秦皇島等48個城市。

直到章子欣事件,謝某芳家人才知道其下落。不過,家人表示,謝某芳死後,謝家沒派人去杭州處理遺體,也沒和梁家人聯繫,由梁家那邊人處理。

章子欣媽媽

章子欣的媽媽2010年在杭州打工時,遇到比自己大10歲的章子欣的爸爸。

同年,章媽生下她,當時章媽年僅17歲,由公公婆婆幫著照顧章子欣。由於章媽年齡小,兩人無法登記結婚。一直到2013年,章媽和章爸才登記結婚。

婚後,兩人矛盾不斷。2015年,兩人又一次爭執,時年22歲的章媽選擇離家出走,前往章子欣外公務工的廣州,並把女兒留在公婆家,此後再也沒有和章子欣見過面。目前,章媽在廣東東莞某矽膠廠工作。

今年初,章媽向章爸提出離婚,兩人約好7月初到杭州淳安縣辦理離婚手續。7月8日,兩人正式離婚,而這一天是章子欣遇害的第二天。章媽說自己向親朋借了6000元,才從廣州返回重慶,帶著舅舅一同來到了杭州,同丈夫離婚。

章媽表示當時想要見章子欣,章爸說孩子被人帶出去玩了,當時還不知道孩子失蹤。

章子欣遺體被找到後,章媽說自己沒有錢前往杭州。

百度風波

作為大陸最大的搜索引擎,百度近年醜聞百出。在這次章子欣事件中,百度再涉造假。

7月13日,章子欣遺體被發現,在尚未就其DNA作鑑定時,被認證為「章子欣父親」的百度帳號以「章子欣父親」口吻迅即發文稱,「剛剛得知我的子欣已經離開了這個世界,去了天堂,這一輩子我們無緣繼續做父女,希望下輩子她還是我的女兒,讓我能夠繼續照顧她。」

消息發出後,引發民眾質疑與憤怒,隨後章子欣姑父證實章爸並沒有發文,此帳號也並非女孩爸爸自己註冊認證。據了解,章爸當時正在當地派出所做筆錄,接到疑似女童章子欣的遺體被搜尋到的消息後正準備趕往寧波。

在眾多網民不斷質疑和譴責之下,百度先是表態「章子欣父親」帳號為真,又在兩個半小時後,「反口」承認「章子欣父親發文為假」,並稱百度新聞當值編輯在未得到章父確認回覆的情況下,發佈此條消息,已刪除涉事文章並對負責編輯給以開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