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3、4點鐘我遭毒打時,突然眼前一黑,失去知覺,醒來後已經是第二天了。我沒有想過放棄,因為我從內心真正認識到法輪大法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東西。」——姚彥會

今年46歲的姚彥會,23年前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大學畢業後受聘於一家中石油下屬企業。1999年7月20號,中共當局開始鎮壓法輪功以後,他因堅持信仰,拒絕「轉化」,不僅失去工作,還多次遭關押、判勞教,經歷了被毒打、電擊、上繩(勒住雙腿和雙手,頭朝下)、被迫絕食等種種折磨,兩度死裏逃生。2019年2月,姚彥會終於逃離大陸,到達美國。

上訪被勞教、毒打

1996年,姚彥會還是中國茂名市廣東石油化工學院的一名大學生,學習之餘,他最喜歡的就是閱讀佛教、道教典籍,像很多同齡人一樣,他希望在學習技能的同時,找到生命的意義。那一年,他的書單裏,有一本當時在大陸極為暢銷的書,名叫《轉法輪》。這本書為他打開了修煉的大門。從此,他愛上了學法、煉功。

畢業後,姚彥會進入了遼寧省葫蘆島市的錦西煉油化工總廠。因為修煉的緣故,他工作積極主動、為人和善、遇事不爭不鬥,與同事和家人相處得其樂融融。

1999年4月,天津警察非法抓捕、關押法輪功學員,拉開了一場血腥迫害的前奏。為了向政府講清真相,營救被捕的同修,姚彥會專程趕到北京,參加了震驚中外的4‧25萬人上訪。雖然上訪在當天和平落幕,但中共還是在同年7月20日,發動了對法輪功長達20年的迫害。

1999年9月23日,姚彥會決定再次去北京上訪,向政府申訴法輪功受冤屈的真相。但這次上訪,他的訴求不但無人理會,還先後被關進遼寧葫蘆島祁屯拘留所、看守所,並慘遭毒打。

「看守所副所長李雅潔帶人給我戴上腳鐐,讓十幾個人把我強行按倒在地,輪流用警棍在我背上、臀上和大腿上瘋狂抽打。我整個背、臀部和腿上都呈青紫色。」姚彥會說,他痛得無法動彈、晚上無法入睡。

第二天、第三天,他繼續遭受同樣的毒打,無法形容的痛苦深深烙進他的每個細胞。然而,這個小伙子扛下來了,到底也沒寫悔過書。

一個月後,姚彥會被非法判勞教3年,送進了葫蘆島市勞動教養院。

毒打演示圖。(明慧網)
毒打演示圖。(明慧網)

被打得昏死過去

「我先被嚴密搜身後再投到牢房,被包夾隔離,不允許與其他修煉者講話,連上廁所也被跟蹤監視。」姚彥會說挨打就像家常便飯,「由於我一直拒絕『轉化』,經常被拳打腳踢,數不清挨了多少次打,經常鼻青臉腫。」

葫蘆島勞動教養院為完成上級對法輪功學員的「強制轉化」名額,對被關的法輪功學員升級迫害。姚彥會記得,有一天,被關在一起的法輪功學員輪流遭到毒打、潑冷水,從上午9點一直被折磨到晚上10點。而姚彥會本人被毒打後,第二天臉腫脹得無法張口吃飯,手臂也抬不起來。

「打死你也沒事」、「一直打到你轉化為止。」那些打手(惡警或協警)一邊惡狠狠地毒打法輪功學員,一邊不停地罵。而教養院更加狠毒。「不讓睡覺,把我雙手拷到後背,把腳鎖起來,往身上潑水,4、5個人拿起電棍,專門電身上敏感部位,我都能聞到一股烤糊的味道。」姚彥會說。

一天,教養院警官佟某指使4個打手把他單獨提到一個房間,下午3、4點鐘他遭毒打時,突然眼前一黑,失去知覺,醒來後已經是第二天了。

酷刑致癱 二度命危

葫蘆島勞動教養院見毒打無法讓姚彥會屈服,2001年2月將他轉移到撫順市勞動教養院,即臭名昭著的撫順吳家堡教養院,這裏的迫害更加殘酷。

「我整個頭和臉都被打得腫大了一圈,別人根本認不出來。手也腫得像饅頭,很多地方先被打腫,再被打破。後腰被打傷,手指和腳趾被用牙籤扎了很多小孔,小便帶血。」他說。

「最嚴重的一次是連續8天不讓睡覺,進行毒打和上繩。上繩就是用繩子勒住雙腿和雙手,頭朝下以一個痛苦的姿勢卡在牆角。一開始1、2個小時鬆開繩子一次,後來加長的5、6個小時一次。」姚彥會說。

在持續的上繩和不讓睡覺的折磨中,在極其艱難的承受中,為了減輕些許痛苦,姚彥會把頭撞在牆上,鮮血流了一片。在最後一次的上繩刑罰折磨下,他的雙腿完全失去知覺,軟綿綿地癱瘓了。

癱瘓後,姚彥會只能坐在床上,數月得不到救治,上廁所也需要2個人架著或背著去。「我的父母和弟弟從石家莊來教養院探望,費了好多周折,才獲准見我一面。」

姚彥會在撫順勞教院被繩子勒傷雙腿,導致癱瘓,一年後複診時的醫院診斷證明。(姚彥會提供)
姚彥會在撫順勞教院被繩子勒傷雙腿,導致癱瘓,一年後複診時的醫院診斷證明。(姚彥會提供)

「見面時,我被安排坐在椅子上不許動,不許說出自己的腿癱軟無法走路的情況。」他說。

2002年2月,姚彥會感到暗無天日,生不如死,他開始絕食抗議。在奄奄一息下他被送出了撫順市勞動教養院。

出來後,姚彥會腿腳的筋變形,無法下蹲。幸運的是,他通過不斷煉功、學法,身體很快得到恢復,先是可以走路,之後逐漸可以慢跑,最後他可以像正常人一樣,他再次見證了修煉的奇蹟。

被釋放後,姚彥會並沒有獲得真正的自由。2003年6月,姚彥會在探望一位同修時被葫蘆島市公安局再次綁架,關押進拘留所,2個月才獲釋放。

2004年1月19日,他在河北省石家莊外出時,又被石家莊市新華區公安分局綁架。期間,他被戴上手銬,遭到毒打折磨。

「他們用牙籤刺我的手指和腳趾,並用點燃的菸頭燙我的腳趾和腳趾甲,並把我銬起來掛在石家莊看守所的牆上很多天。」他說。

隨後他被轉到了葫蘆島市教養院繼續關押。這時他被菸頭燙傷的腳趾已經潰爛化膿,不得不在醫院裏將腳趾甲完全拔了出來。

經過4個多月的絕食抗議,奄奄一息的他才被放出來。那時,他已經非常虛弱,無法正常走路。

逃離家園

此後,姚彥會無法在家鄉居住,他不得不經常更換住所。從遼寧輾轉來到廣東,在這裏他遇到了現在的妻子,組成家庭後和一同修煉的岳母一起生活。

2016年的一天,姚彥會的岳母因為講述法輪大法真相而被抓。一家人又處在當地派出所的監控之下,不斷遭受電話騷擾。

2019年2月,他和家人被迫逃離大陸,來到美國。死裏逃生的他,義無反顧地走進了反迫害的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