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聯儲主席鮑威爾在周三(10日)發表他上任以來最鴿派的國會證詞後,美股連續兩日創下了新的歷史里程碑——標普500指數立刻衝上3,000點大關,道指隔日也攀上27,000點新高,顯示美聯儲的明確減息態度已讓交易員們放手大膽押注美股續漲。

然而,鮑威爾提到要採取適當的行動,以維持美國長達十年的經濟擴張,言下之意是美國下半年或明年經濟很可能受到全球經濟亂流的影響,不排除出現衰退的可能。

根據一般定義,經濟衰退指的是連續兩個季度的GDP增長率較上個季度衰退。

紐約聯儲局編製的指標顯示,未來12個月內美國經濟陷入衰退的機率已達32.9%,高於5月的28%。

部份專家估計,經濟風雨飄搖的中國和歐洲等地區的經濟衰退機率可能達50%-60%。這或許是美聯儲官員們下意識最擔心的全球經濟衰退對美國的外溢效果。

債市對於長期經濟景氣最為敏感,長債孳息率的不斷下滑正是景氣的警訊。美林證券估計,目前全球已有超過13萬億美元的公債孳息率為負值,其中尤以歐洲和日本佔大宗。

由於公債出現負利率,部份追求孳息率的債市投資者只得轉進風險高的高收益債或垃圾債,導致歐洲垃圾債券平均孳息率由去年的4.9%降到目前的2.83%(2012年曾飆高到11%以上)。

這除了導致公司債投資風險攀高外,也讓許多奄奄一息的殭屍企業獲得喘息,對長期景氣的復甦未必是件好事。

隨著主張刺激經濟的IMF主席拉加德(Christine Lagarde)即將接任歐洲央行總裁,歐洲地區的負利率現象只會更加嚴重。

除了債市的負利率之外,金價6月飆漲7.8%,突破1,400美元/安士心理關口,創下六年最高價,也是一個非比尋常的景氣負面訊號。

由於金價技術面已轉為正向發展,越來越多的分析師預測可突破歷史新高至2,000美元以上。

股票市場也顯示,除了美國股市持續創下歷史新高外,全球多數股價指數都未能突破今年4月底和去年的高峰,顯示除了美國以外的全球經濟和股市都有很大的下行壓力。

美聯儲今年下半年或將啟動的減息循環,其動作越猛或越迅速,很可能代表美聯儲官員們擔心全球經濟下行對美國的威脅更沉重;減息動作越緩和,反而暗示美國經濟強勁,足以抵擋全球下行的威脅。

標普指數和道指這兩日締造新猷,可能正反映部份投資家強烈預期美聯儲在7月底的政策會議後可能減息0.5%,而非市場普遍預期的0.25%。

若果如此,這對股市投資者來說是個喜憂參半的消息,一方面美國大動作減息或可刺激股價繼續上衝,但卻同時釋出了下半年和明年景氣前途黯淡的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