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世間愛狗的人很多,很大的原因是因為狗的天生使命,似乎就是要守護著主人與家園,所以牠們所表現出對人類忠實的感情,也成了許多愛狗人士心靈的慰藉。

日本東京涉谷車站前廣場有個忠狗八公銅像,其背後就有著一段廣為人知的感人故事。忠狗八公出生三個月後,就被住在涉谷町的東大農學部教授上野英三郎飼養,每天牠都會陪主人上班,下班時又到涉谷車站迎接主人。

有一天,上野英三郎教授突然在學校得急病逝世,不知主人已經不在人世的忠狗八公,依舊不分寒暑每天都到涉谷車站等待主人回來,這一等持續了十年。直到有一天颳暴風雪,年老的忠狗八公凍死於涉谷車站前為止。

狗不僅忠於牠的主人,牠似乎也懂得義氣。

《聊齋誌異》卷十四記載了一頭義犬的故事。清朝山西潞安縣有個人某甲,他的父親因事陷在獄中即將處死,某甲變賣家中所有值錢的東西,準備進城向官府申訴營救父親。一切處理妥當之後,他帶著所有的積蓄騎上騾子出門,他所養的一條黑狗也跟隨在後,不論他如何呵斥或鞭逐,狗兒只是稍微退卻,但立刻又緊緊相隨。

走了數十里路之後,某甲因尿急至路邊草叢中小便,就拿起石頭丟狗,黑狗於是遠遠跑開,可是當他騎著騾子繼續前行,黑狗又跑回來並且還咬騾子的尾巴。某甲非常生氣,他使勁舉起鞭子朝狗兒打去,可是這回黑狗負痛之餘,不僅沒有躲開,反而跑到騾子的前面對著騾子汪汪地狂吠,似乎想阻擋騾子前進。

某甲更加憤怒了!他騎著騾子追著黑狗跑,直到狗兒跑離視線為止。眼看時辰已經不早了,某甲連忙趕路,好不容易才在天黑之前進了城。這時他摸了一下綁在腰際的錢包,才驚覺身上的銀兩不知何時已丟了一半,這一丟可嚇得他冷汗直流,魂也跟著去了一半。

半夜,在投宿的旅店中他輾轉難眠,突然想起狗兒異於以往的舉動,一定有著甚麼原因?天一亮城門一開,他就急忙沿著來時的路找尋,但心裏卻想著一路上來往的行旅如螞蟻一樣多,錢怎麼可能還在呢?當他騎到昨天小便的地方時,發現黑狗已死在路邊草叢中,身上的毛濕透像剛洗過水似的,他提起狗兒一看,遺失的銀兩就好端端的壓在底下。

某甲感於黑狗的忠義,特地買棺木葬狗,人們都稱葬狗處為義犬塚。

狗對於飼養牠的人類儘管經常展現了忠義的特質,但能不能碰到相對懂得愛護牠的主人,或許還得碰碰運氣!

網絡上流傳了這樣一個真實故事:一個當兵的伙夫養了一條黑狗,這隻狗對主人很忠心,會陪主人站衛兵,一有動靜會汪汪地吠叫醒打瞌睡的主人,好幾次都讓主人躲過了夜間的查哨,也讓其他弟兄羨慕不已。

退伍前夕,狗主人準備宴請弟兄歡慶退伍,他竟把主意動到了黑狗身上,於是,趁著狗不注意,拿起圓鍬往黑狗鼻頭敲下,黑狗應聲倒地,狗主人返身進廚房拿菜刀,出來時黑狗已逃之夭夭。

傍晚,黑狗自動回到主人身邊,狗主人怕狗再度逃脫,用麻繩繫住狗的脖子,把牠吊在樹上。狗痛苦地掙扎數分鐘後,伸出舌頭斷氣了,狗主人見狗已死,便卸下繩子,誰知狗一落地便又連滾帶爬跑了。

第二天,一身狼狽的黑狗拖著繫在脖子上的繩子再次回來找主人,這回牠成了一鍋「香肉」。

狗雖不識忠義二字,然而忘恩負義之事卻少有所聞;人自稱萬物之靈,惟忠與義往往還得透過後天不斷地教育或學習,才有可能培養或薰陶成為個人生命中的可貴特質。在這一點上,或許不能說人不如狗,但論人之所以能為人處,的確還需要人類有著更多的自省與深思,不是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