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民間反對修訂《逃犯條例》的行動「遍地開花」,繼上星期7月7日的香港九龍區23萬人大遊行之後,沙田區星期日(7月14日)亦首次舉辦大遊行延續「反送中」抗爭,堅持撤回惡法等五大訴求,大會宣佈有11.5萬人參與遊行。

沙田區大遊行主題為「沙田大圍遍地開花不撤不散」,由大圍新翠邨翠田街足球場出發,遊行到終點沙田港鐵站外的公共交通交匯處。由於人數太多,起點一早爆滿,遊行在下午3時許便提早起步。

受委托任遊行申請人的社區組織「沙田一隅」召集人梁延豐指,遊行重申反修例的五大訴求:撤回惡法、收回暴動定性、撤銷義士控罪、追究警方暴行、立即真雙普選;同時要求沙田區議會討論反修例動議,又強調希望今次遊行和平進行。

隊頭再次以「痛心疾首」、「撤回惡法」的巨型黑白橫幅領頭,許多市民在車公廟道兩旁等候加入遊行隊伍。當龍頭經過,兩旁市民歡呼迎接,沿途不斷高喊「香港加油」、「黑警」、「林鄭下台」等口號。民眾在車公廟路的馬路上遊行,場秩序良好。

昨日天氣非常酷熱,有市民不支暈倒,要救護員救治。有市民自設街站,免費派發薏米水、涼茶以及早前表示抽起無線電視廣告的寶礦力,讓遊行人士消暑解渴,很多市民感到欣喜紛紛拍照留念。

學生拒接受「壽終正寢論」

今次遊行中,以年輕人佔多數,也有家長和孩子一起上街。中學生黃小姐之前幾次反送中大遊行都有參加,「希望警察不要再暴力對待我們香港市民,亦希望林鄭願意正面回應,撤回今次的惡法。」

對於特首林鄭月娥稱送中條例已「壽終正寢」,她表示完全不可接受,「這是一個擬人化的修辭手法,其實只是用來掩飾,我們追求的是她最終說撤回,正面回應這次事件。」她又不滿香港政府和警察高層一直不願正面回應事件,把責任推卸給下屬,「是很不負責任的行為。」

黃小姐也坦言,中共對香港的管治日益收緊,「很多香港人也感覺到愈來愈嚴,亦都慢慢收緊對香港的自由,用一個很急速的步伐,把香港跟中國一體化。」她希望今後用選票選出真正可以代表香港市民表達意見的人。

家長上街盼守護下一代

60歲從事建築的盧先生,與讀大學的兒子一起上街。他強調上街都是為了香港好,「最主要希望我們老一輩在精神上支持年輕人,我們衝不過他們,至少我們在精神上支持他們,他們辛苦,我們也很辛苦,出來了然後上班。我們希望有個團結的心,最終目標是搞好香港,不是搞壞香港。」他手持林鄭下台的標語,「我希望她想一想,身為一個香港的特首、一個成年人、一個可控制全香港所有民生政治的人,她都做得不好。」

一位72歲老婆婆也不畏酷暑上街。她說,自己已經四代同堂,走出來是為了支持年輕人,「這條法律(送中條例)通過的話是不行的,因為我是大陸出生的,知道大陸是甚麼情況。我不怕它秋後算賬,我七十幾歲了,但要撐下一代。」

目睹警察向示威者頭部開槍,令青年血流披面的情境,令她痛心得淚流滿面,「我對林鄭好失望,她有兩個兒子不在香港,香港的年輕人怎麼辦,香港的年輕人不是人嗎?」她強調必須撤回惡法,特首林鄭月娥一定要下台。

遊行隊頭在大約一個半小時後抵達終點沙田港鐵站外的公共交通交匯處。當時仍有大量遊行人士大圍站附近出發,人潮逼爆沙田正街、鄉事會路等多條行車線。沙田遊行大會晚上指有11.5萬人參與,警方稱最高峰時有2.8萬人。

葉德嫻7.14再上街 堅持「香港人的訴求」

影后葉德嫻再上街遊行(大紀元)
影后葉德嫻再上街遊行(大紀元)

多次上街反送中的影后葉德嫻,昨日也參加了沙田區反送中大遊行。她強調港府一天未回應民間的和平行動,都要繼續表達「香港人的訴求」。她又對警方武力驅散示威者表示很難過。

葉德嫻接受新唐人電視台採訪時表示,自己的訴求跟香港人一樣,「因為我們的訴求政府還沒有回答,所以我們今天要出來,要讓他知道我們的訴求還是一樣的。」

對於近期警方多次武力驅散示威者,葉德嫻表示,這不像以前的香港警察,令她感到很難過,也質疑警方是否背後受到命令,「我奇怪他們怎麼可以那麼兇?好像往死裏打一樣,以前他們不是這樣的。是不是受了命令或是甚麼?我覺得這個蠻危險的,萬一打死人怎麼辦呢?」

她又表示,市民一直用很和平的方式向政府表達訴求,但政府拒絕聆聽,一直拖延,「可能就是和平他們聽不到,那可能要每天也要和平地出來,他才會有方法去解決吧?」她形容港府管治班子「很爛」,「這個班子很爛,他們順著特首去,不敢講一句不好聽的話,不敢反抗。明知是對我們香港有害的。所以這個班子不要也罷。」◇

警噴椒揮棍觸發對峙  商場清場爆流血衝突

警方下午以胡椒噴霧和警棍對付示威者後,市民開始在源禾路與鄉事會路交界築起防線。(李逸/大紀元)
警方下午以胡椒噴霧和警棍對付示威者後,市民開始在源禾路與鄉事會路交界築起防線。(李逸/大紀元)

遊行人士自發組成人鏈,向前方傳遞雨傘、頭盔等物資。(李逸/大紀元)
遊行人士自發組成人鏈,向前方傳遞雨傘、頭盔等物資。(李逸/大紀元)

有市民坐在雙方防線中間,試圖阻止衝突發生。(龐大衛/大紀元)
有市民坐在雙方防線中間,試圖阻止衝突發生。(龐大衛/大紀元)

晚上警方準備清場,防線前的示威人士用紙皮作盾。(余鋼/大紀元)
晚上警方準備清場,防線前的示威人士用紙皮作盾。(余鋼/大紀元)

沙田區大遊行進行期間,下午5時有部份遊行人士走出原定路線,從沙田鄉事會路跑向源禾路泳池對出位置。多名配備防暴裝備的警員突然衝出,以警棍驅散市民,將部份人按倒地上,又施放胡椒噴霧,激起示威者群情洶湧,向警員投擲雨傘等雜物。警方則再噴胡椒還擊。

此時大遊行尚在進行中。大批示威市民得知消息後趕到源禾路與鄉事會路交界聚集,他們戴上頭盔和準備好雨傘,又用鐵馬雜物等架設路障,跟警方對峙。與此同時,好運中心對開有市民用人鏈方式將雨傘、頭盔、保鮮紙、紙皮等物資傳上去。附近的瀝源邨和沙田中心都有居民拋下雨傘、保鮮紙等物資,以支援示威者。

不發警告出胡椒警棍惹眾怒

示威者和警方在相隔約100米的位置對峙,多位立法會議員到場嘗試協調溝通。也有市民坐在防線中間,希望阻止衝突發生。

傍晚,大批穿綠衣、配備長槍和長盾的防暴警察到場增援,由於沒有展示委任證和警員編號,引起市民和議員不滿。另外,有示威者走入瀝源邨,手持長盾、警棍和頭盔到場警告他們離開,否則動武。

至晚上7時許,防暴警察開始在沙燕橋清場,一路向前推進,示威者則後退至鄉事會路,雙方再次對峙,前排示威者以紙皮製作的「盾牌」作防守。

至晚上近9時,防暴警察清場,從沙田正街、鄉事會路等多方向前推進,示威者被迫退至好運中心、沙田中心等商場內。憤怒的民眾從正街旁大廈平台向警察投擲硬物。警察追捕示威者並帶走多人,包括香港眾志常委朱恩浩、成員廖偉濂。

新城市廣場內清場引發衝突

晚上9時許,示威者被防暴警察追逼至新城市廣場,爆發衝突。(龐大衛/大紀元)
晚上9時許,示威者被防暴警察追逼至新城市廣場,爆發衝突。(龐大衛/大紀元)

防暴警察在新城市廣場內用警棍指嚇示威者。(蔡雯文/大紀元)
防暴警察在新城市廣場內用警棍指嚇示威者。(蔡雯文/大紀元)

警民衝突過後,商場地上留下斑斑血跡。(孫青天/大紀元)
警民衝突過後,商場地上留下斑斑血跡。(孫青天/大紀元)

數百名示威者被逼退至新城市廣場,嘗試前往沙田港鐵站乘車離開,防暴警察繼續追捕示威者,導致雙方爆發衝突。示威者及商場民眾怒不可當,紛紛向警察扔擲雨傘等雜物,甚至抗擊警員。警員則以警棍、胡椒噴霧驅趕示威者,混亂中多人受傷倒地,地上留下大量雜物和斑斑血跡。警方又在多個樓層追捕和驅趕示威者和一般市民。消息稱有超過30人被捕。

港鐵晚上10時一度宣佈列車不停沙田站,半小時後有兩列列車停在月台讓乘客上車,傳出是尾班車,有示威者阻擋車門不讓列車開出,試圖等更多示威者能離開。其後東鐵綫恢復停沙田站。

立法會議員鄺俊宇在新城市廣場內接受訪問時,直斥警方清場行動「離哂大譜,草菅人命」,質疑為何將示威市民逼至商場,造成混亂場面,又見人就打,是否想造成人踩人。立法會議員區諾軒就批評警方未有解釋以何罪名拘捕市民,又質疑警方進入商場清場屬不必要,警員包抄後退中的示威者,是過於急進。

公民黨立法會議員楊岳橋也質疑,示威者本來向沙田港鐵站方向準備離開,但警方大批防暴警察進入商場,會令在場的市民感到恐懼,做法不符合比例。

有民眾認為,在歷次衝突中,當局有人刻意製造警察與民眾的對立,煽動仇恨,背後離不開中共的因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