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周六7月13日的上水區遊行,清場期間,一名年輕人被滿身防護裝備的警察追捕致險些墮橋。年輕人事後被警方以涉嫌非法集結拘捕。民主黨尹兆堅議員重申警方「拉錯人」的證據「鐵證如山」,又批評兩個警察協會的聲明與事實不吻合,有抹黑成份。

上水區遊行,網絡直播了一段防暴警察追打請願市民的鏡頭,其中一名年輕人被滿身防護裝備的警察追捕,驚恐萬分,幾乎墮橋,幸被拖回行人天橋。該名年輕人事後卻被警方以涉嫌非法集結拘捕。協助年輕人的尹兆堅質疑警方「拉錯人」,遭兩個警察協會發聲明批評他扭曲事實等。他在14日沙田區「反送中」大遊行前,憶述當時警方在上水站行人天橋追過來的時候,持警棍追捕的年輕人並不是現在被捕的年輕人,他已經在13日去警署錄下口供時說明了這點,希望還該年輕人公道。

未查先判 違中立原則

尹質疑警方「厲害」到,還未開始調查,就有兩個協會出來發聲明,「是不是說我這個口供就是假的?你憑甚麼做出這個指控,有影片,有紀錄的,那我覺得這個非常失望,這些都是他們有組織地轉移視線的伎倆。」他斥責警方的做法「很無恥,也不知道自己警察的專業」。

尹兆堅稱,已經有律師見過該名被捕的年輕人,會有律師團隊繼續幫助及支援他,並與其家人保持密切聯繫。

他強調他要批評指責的是,為何警方當天的執法過程會導致一個年輕人怕到要跳橋去逃避?「警方有沒有檢討過他的舉動,他的行為,他執法的時候是不是有濫用暴力的情況,導致市民這麼害怕,差點釀成大禍,搞出人命呢?」

他對兩個警察協會就此事件做文章感到「很失望」,因為此舉違反了警務條例中警隊需要保持中立的態度。

被問到如何看最近警方的表現時,尹強調民主派議員上周六沒有阻擋警方,且一直協助勸喻請願市民離開。「在港鐵與上水廣場那幾條天橋見到,其實警方的舉動很粗暴,也不理會圍觀的人士、示威者或者街坊;我所目擊的就是很多搭車的人,或者下班回來路過的街坊,甚至有的人是穿拖鞋的,是吃完飯模樣,他們(警方)都是用很粗暴的,很威嚇的驅趕他們。」

斥督察協會立場非常偏頗

至於尹兆堅當日被警棍打致額頭腫脹,被警方指他造假,他回應說:「我覺得這是很離譜的,包括他說沒有打到我的頭,說我是污衊警方。鐵證如山啊!有影片,也有照片!我的頭立刻腫成一個瘤,他竟然還敢說謊!」

對於警務督察協會發聲明指斥尹兆堅,一同參加遊行的民主黨林卓廷議員「感到非常震驚」。他力證尹的頭部被警棍打致腫脹並非造假。

至於警務督察協會發聲明指拉錯人的指控是造假一事,曾任廉政公署前助理調查主任的林卓廷稱:「調查根本還處於非常初階的階段,警方竟然可以不做任何調查,一個警務督察協會就一錘定音,說尹兆堅的指控是造假的,這是極不專業,還有立場非常偏頗的說法。……那麼前線的警務人員是承受非常沉重的壓力,一些督察級的人員已經一早做了這個結論,那麼這個案件應不應該繼續查下去呢?還有警方還沒有看完現場所有的閉路錄影片段,還有社工是獨立的見證人,是指控警方抓錯該名險些墜橋的青年,這些資料全部都沒到手之時,為何警務督察協會這麼快就可以跳到一個結論?」

當日除了尹兆堅被警棍打腫頭外,新民主同盟的西貢區議員呂文光更被警員直接施放胡椒噴霧,射中雙眼,失去視力約20至30分鐘。

另外,北區區議員劉其烽稱,他親眼目睹有女警拉住兩名女士,拉扯她們的口罩並拍照。他認為警員的情緒失控。

立法會議員范國威批評警方「失控」,「使用了過度的武力」,他並目睹有警員用警棍毆打示威者甚至女記者,致頭破血流。他指當日到前線表明身份與警方理論,但警員第一時間用粗言回應,並即時推進防線,引起更大衝突。他表示會與律師研究可行方法,包括向警察投訴課或監警會等投訴。

民主派議員聯署嚴厲譴責警方

另外,24名民主派立法會議員14日聯署譴責警方13日在上水集會中濫用武力,包括多名警員濫放胡椒噴霧、並以警棍擊中正在後退的市民、記者及議員,一名少年更被警員追嚇至企圖跳橋,警暴問題險迫死一條人命。他們批評警方「失控程度」接近病態,作出違反人類文明底線的暴力行為。

聯署聲明指,在連串警民衝突事件後,特首林鄭月娥拒絕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調查,等同鼓勵警方繼續發洩式傷害市民。林鄭自稱不會出賣警隊,卻只讓人覺得她樂於出賣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