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馬雲下屬的《南華早報》引述軍方消息人士的話透露,因為牽涉郭伯雄和徐才厚的貪腐案件,中共前國防部長、中央軍委委員常萬全軍銜被連降兩級。常萬全自2007年進入中央軍委,於2018年3月退休,被降級的原因跟郭伯雄和徐才厚有關,這件事我們後面再說。「常萬全的住所被轉移到北京海澱區前裝甲部隊綜合大樓的兩棟公寓,這表明他的退休福利被降至副大軍區級水平。」該名要求匿名的消息人士表示。「他的降職,與習近平反腐運動期間郭伯雄和徐才厚的垮台有關。」一名軍方內部人士表示,官方尚未正式公佈常萬全被降級,但他指,「在軍方內部,所有少將以上的高級官員都享有終身榮譽和相關福利,若常的待遇被削減,則說明其軍銜下降。」

常萬全的遭遇當然跟郭伯雄有關,他從20世紀70年代到90年代末,一直在蘭州軍區,被視為是郭伯雄的「門徒」。常萬全2007年晉陞為上將軍銜,曾為國務委員,國防部長,在2018年全國兩會換屆後卸任。常萬全當然算是軟著陸了,因為提拔他的郭伯雄被判處無期徒刑、剝奪了上將的軍銜。

從2012年2月6日,重慶市副市長王立軍投奔美國駐成都領事館開始,中共官場發生了一系列的地震,從薄熙來、周永康、令計劃到徐才厚和郭伯雄等,軍委副主席和政治局常委都紛紛倒台。這讓我們覺得中共這些官職顯赫的最高領導們其實地位也不怎麼穩固。只要最高領導人一聲令下,就可以將他們投入監獄。這麼說,肯定是犯了問題簡單化的錯誤,特別是徐才厚和郭伯雄,手握重兵十年以上,提拔的人馬遍佈軍中。郭伯雄的兒子說,軍以上幹部一半以上是我家提拔的,這話就算有吹牛的成份,但大方向是大體不錯的。

那麼問題就來了,從薄熙來2012年倒台到郭伯雄2015年被宣佈調查,中間間隔了三年之久,而且還有徐才厚倒台的前車之鑑,那麼郭伯雄為甚麼不敢調兵造反呢?當時王立軍夜奔美領館後,薄熙來不是還去了他老子薄一波建立的十四軍,然後跑到滇池餵鴿子,以示悠閒和平安無事。那麼徐才厚和郭伯雄怎麼會沒有行動呢?

這件事情讓我想起明朝大太監魏忠賢的倒台,這也是一個非常有戲劇性的事件。我們知道明朝很多皇帝身邊都有宦官專權,像王振、劉瑾、魏忠賢等等。魏忠賢與明熹宗的乳母客氏勾結,先肅清了宮內,之後整垮了朝中的東林黨人。對熹宗登基立下大功的楊漣和左光斗不滿魏忠賢禍亂朝廷,上書彈劾,結果被魏忠賢下了大獄。

楊漣受刑最慘,他被捕時,「士民數萬人擁道攀號,所歷村市,悉焚香建醮,祈佑漣生還。許顯純命人用鋼針作刷,遍體掃爛如絲;以銅錘擊胸,肋骨寸斷」。《明史》上說楊漣「自下獄,體無完膚。及其死也,土囊壓身,鐵釘貫耳,僅以血濺衣裹置棺中。」左光斗的情況也與楊漣類似。皇帝的恩人,在民間也備受尊敬的人仍然奈何不得魏忠賢,反而自己被酷刑致死。

魏忠賢甚至要求皇帝盡毀天下書院,並將東林黨人的名字傳播天下。當時魏忠賢的特務監視官員和百姓是否有對他的不滿,民間私下談話中如果對魏忠賢不滿,一旦被特務聽到,就會被逮捕殺害。朝中遍佈魏忠賢的爪牙,稱為五虎、五彪、十狗、十孩兒、四十孫之類的,從朝堂到地方官竟然成了魏忠賢的天下。

魏忠賢的地位也達到頂點,被封為九千歲,出巡時儀仗隊比王者還尊貴,士大夫在道路兩邊下拜。到天啟六年,浙江巡撫潘汝楨竟然建議為魏忠賢建造生祠。明熹宗批准後,各地都開始興建生祠,規模宏大,窮極奢侈。開封府建生祠毀掉民房兩千多間,有的生祠以沉香木為軀體,以金銀珠寶為內臟。路過生祠的人如果不進去磕頭甚至下獄處死。還有一個監生叫陸萬齡,請求讓魏忠賢配祀孔子,說孔子是聖人,魏忠賢也是。孔子寫了《春秋》,魏忠賢寫了《三朝要典》;孔子誅殺少正卯,魏忠賢誅殺東林黨。所以魏忠賢也是聖人。醜態百出,不勝枚舉。

那麼這樣一個權傾朝野的魏忠賢怎麼倒台呢?速度也快得超乎想像。天啟七年(1627年)八月,明熹宗駕崩,信王朱由檢繼位。這就是大明的最後一個皇帝崇禎。崇禎所做的第一件大事就是清除閹黨。崇禎八月即位,十月份就將魏忠賢的乾兒子崔呈秀革職。貢生錢嘉徵上疏彈劾魏忠賢十項大罪。「忠賢不勝憤,哭訴於上。上命內侍讀嘉徵疏,使聽之。忠賢震恐喪魄。」天啟七年十一月,將魏忠賢貶往鳳陽。魏忠賢走到半路,聽說錦衣衛正從京城趕來捉拿他,於是自縊而死。崔呈秀也自殺身亡。詔磔其(魏忠賢)屍。懸首河間。笞殺客氏於浣衣局。

可以說,崇禎清除閹黨,沒有遇到任何抵抗,而且雷厲風行。相比之下,習近平清理周永康、徐才厚、郭伯雄等人的過程要長的多。這倒不是因為習近平不能一下子把這些人都抓起來,而是更多要考慮國際和國內的影響。他不像崇禎皇帝,說幹就幹了,大家不會質疑皇權制度,但如果一下子要抓周、徐、郭,可能對社會的震動太大。所以王岐山當時先從這些人的家人和下屬開始,以剪裙邊的方式,讓老百姓做好心理準備。

這就回到一個基本問題,就是魏忠賢為甚麼不抵抗?這個道理很簡單,大家怕魏忠賢只是一個現象,大家投靠魏忠賢,也是一個現象。根本上,大家怕的是魏忠賢背後支持他的皇上,也就是魏忠賢的權力實際上是皇上給他的,而不是他自己賺來的。當皇帝不給他權力的時候,他也就甚麼都沒有了。我們讀《三國演義》都知道有一段,曹操當日對何進曰:「宦官之禍,古今皆有;但世主不當假之權寵,使至於此。若欲治罪,當除元惡,但付一獄吏足矣,何必紛紛召外兵乎?欲盡誅之,事必宣露。吾料其必敗也。」

常、郭、徐不抵抗是因為他們是個利益共同體,當利益不再的時候,自然就散了,他們最希望的就是和出事的人切割,切割得越乾淨越好。所以常萬全、郭伯雄等人甚至沒有機會找一些人來商量反抗的事,因為誰能舉報他們謀反的企圖,那就是和他們最好的切割。

那麼常萬全、郭伯雄能不能利用他們的權力命令手下的軍區或者將領叛亂呢?這就涉及到一個很根本的問題,那就是權力的基礎是甚麼?我覺得權力的基礎是服從。你有權那是因為有人聽你的。當沒有人聽你的時候,你的權力也就消失了。

這些追隨常萬全、郭伯雄的人不是出於道義的考慮,也不是被郭伯雄、常萬全的英雄人格所吸引。2016年4月6日,郭伯雄被移送審查起訴之後,中國國內媒體披露,「西北狼」郭伯雄的崛起竟是源於一次站崗,報道大領導到蘭州軍區視察47軍時,47軍軍長郭伯雄親自帶槍到大領導住所為其站崗,此舉很受大領導賞識,從此郭官運亨通。可以想像這樣的人品,他們所提拔的也必須是沒有骨氣、沒有是非的馬屁精。而你想做事,靠馬屁精是做不成的。

常萬全和郭伯雄面臨的問題,其實也是習近平和整個中共體制面臨的問題。也就是,當人們一旦不再服從中共。它的權力也就是迅速消失了。這就是無論是香港事件還是針對中共,我都一直在談非暴力不合作的問題。

(原標題:《章天亮:中共前國防部部長常萬全出事,從魏忠賢的興衰說起》)#

註:本文內容是為2019年7月12日天亮時分YouTube頻道錄製節目的文字稿,影片地址:https://youtu.be/yVW7axV2_Y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