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罔顧美國在貿易戰中提出的結構性改革要求,加深國有經濟模式,加強共產黨對企業的控制,並進一步入侵私營企業。這一切凸顯了中美兩國的根本性分歧。

7月8日,中共國資委宣佈,中國保利集團兼併中國絲綢公司,作為國企重組計劃的一部份。國資委也將一些上市公司的股份從地方政府手中接管過來,包括海南海峽航運公司和馬鞍山鋼鐵公司。

同一天,電影製片商華誼兄弟宣佈成立共產黨黨支部。根據官方數字,全國已經有150萬家私營公司成立了黨支部。

這些動作,跟美國向中共提出的結構性改革要求背道而馳。

美國要求中共進行結構性改革

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二月份在給美國國會的報告中說,中共沒有實施開放的市場政策,「中共的議程上沒有真正的國企改革」。報告說,「國家仍然控制著中國經濟,嚴重干預市場,以達成行業政策目標。」

《南華早報》引述中共國務院顧問時殷紅說,美國施壓中共在結構性問題上做出改革,比如取消國企補貼。

《華爾街日報》引述知情人說,美國要求北京承諾結構性改革,美國還要求北京必須在貿易協議中承諾修改一系列法律法規,以確保其實施改革。但是北京拒絕。

一名中共社科院教授、中共領導人顧問告訴《南華早報》,答應美國的要求等於放棄「中國發展模式」,形同自殺。中共寧願承受25%關稅的後果。

中美兩國的根本性分歧在這場貿易戰中,日益凸顯。

所有企業歸黨管

特朗普政府對中共的認識也越來越清醒。美國對中共發起貿易戰,制裁華為等中國企業,跟美國決策者最近形成的一個共識不無關係:即所有的中國公司都受到黨的控制。

1月28日,在美國司法部起訴華為逃避美國對伊朗制裁令之後,FBI局長雷指出,根據中國網絡安全法,華為等中國公司必須允許中共政府獲取其數據。

中共2015年開始實施的網絡安全法規定,網絡營運商,包括電信公司必須向政府提供技術支持。美國政府官員將這個規定解讀為,所有中國公司,包括華為,都需要聽從中共政府的直接命令。

《外交政策》報道說,在過去四年,中共政府積極的增加它在私營企業的影響力。2017年開始實施的《國家情報法》就是一個重要里程碑。它規定每個組織和個人都要支持、協助國家情報工作。

中共也加強了私營企業跟政府的聯繫。諸如百度、阿里巴巴、騰訊等公司都駐紮有政府官員,在沒有法定程序的情況下,僱員將敏感信息交給這些官員。甚至外資公司也被要求成立黨支部,並且黨支部在企業決策中扮演正式角色。

據官媒透露,阿里巴巴主席馬雲就是一名中共黨員,暗示該公司跟共產黨的關係比過去認為的更加緊密。事實上,中國大多數成功企業家都擁有黨員身份。他們常常在大學期間入黨,因為他們相信這有助於他們的職業生涯。

華為創始人任正非跟中共的關係就更加密切了。他曾經擔任解放軍信息工程大學的主任,許多觀察者相信他仍然保持跟軍隊的聯繫。他的女兒、華為首席財務官孟晚舟曾經擁有中共政府發放的公務護照。這種護照通常只發給跟政府關係緊密的人。

中共政府入侵私營企業的另外一個方式是,增加對尖端技術公司的國家風險投資,比如開發5G和半導體的公司。2018年4月,中國網信辦和中國證監會聯合發佈一份計劃,促使中國市場服務於中共成為網絡超級大國的戰略,進一步模糊了私營領域和公共領域的界限。

《外交政策》文章認為,面對中共控制企業的做法,美國應該採取必要步驟保護國家安全。當中國公司試圖控制美國或美國企業的時候,美國決策者和國會必須澄清這些企業的所有權結構,確定中共對美國直接投資的國家安全影響,應對中共在美國的掠奪式經濟做法。

意識形態戰爭

美國朝野已經在討論,中美之間的對抗究竟是甚麼性質。

今年二月,美國國家情報總監(Director of National Intelligence)柯茨(Dan Coats)發表的年度「世界威脅評估報告」預言一場意識形態戰爭即將到來。中共正試圖以宣揚「威權資本主義」來對抗西方自由民主,宛如長達數十年的冷戰翻版。

報告認為,中國領導人將會進一步把極權式資本主義作為中國模式推向世界,作為國家發展道路的一種替代方案,以尋求在大國競爭中的優勢地位。這已經威脅到西方的民主、人權和法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