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清初時,江蘇江浦縣有個人名叫周西水,他小時候不會說話,卻記得前一輩子的事。等他長大能說話時,他對人說,自己前世是某個城邑的人,經常到某個地方玩耍,還曾在院子裏放了一個案几,院子裏有一叢紅薔薇。他還說:「現在我仍時常夢到那個地方。」

周西水七歲時,在門前玩耍。有位和尚從門前經過,看了看他說:「我和這個孩子有前世因緣。」周西水立即應聲開口說話了。父母見兒子能說話,份外高興,就讓他讀書。而他每讀一本書,就像預先讀過般的熟悉,沒幾個月,他就讀完了《左傳》、《國語》、《史記》、《漢書》。

十四歲那年,家人送他到山中學舍讀書。

一天傍晚,他在山溪旁休息,忽然來了位老和尚。和尚問他:「你忘沒忘七歲時,我們曾相見呢?」他說:「沒忘。只是不知恩師姓名。」和尚說:「我的法名寶蕊,是福建人。」

周西水便邀請他留在學舍,每天跟他談論象緯律歷、六壬丁甲、勾股洞章等天文、曆法、數學之術。不到半年,周西水就通曉了這些知識。

寶蕊臨走時,又向周西水傳授黃河、海道、九邊等地理方面的學問,並且對他說:「我的法術還未找到合適的傳人,現在我要雲遊四方去尋訪了。」寶蕊和尚還對周西水預言說:「十年之內,天下必會大亂,而你是另一個朝代的人物。」

寶蕊說這話是在明朝崇禎九年(西元1636年)。到了崇禎十七年(西元1644年),果然發生了改朝換代的大事。而且周西水還果真當了清朝的官吏。

清朝初年,周西水以明經的資格成為候補官吏。他常常想到寶蕊臨別時贈送給他的詩,詩中有這樣一句話:「元夕燈前尋賈子,秋風台下拜鄒生。」他百思不得其解。

當他候補成為房山縣令時,時值上元節也就是元宵節,他和同僚在賈公祠宴飲。周西水問:「這是誰的祠廟?」同僚告訴他:「這是唐朝詩人賈閬的仙祠。」周又問:「他有子孫嗎?」小吏回答說:「有個賈某,是他的後裔。因拖欠稅款,被押在監獄裏。」聽到這,周西水便下令放出了賈某,自己代他交了拖欠的稅款。

當年秋天,周西水又調到平谷縣當縣令。

上任的當天,他外出勘察田畝。夜晚,他住在山村古廟。等到天亮時,他起床看那祠廟的匾額,竟是鄒衍的仙祠。至此,他才悟出寶蕊在「元夕燈前尋賈子,秋風台下拜鄒生」這句詩中早已有預言。

後來,他記述了寶蕊和尚傳授的知識,撰寫出《三才儒要》三十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