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貧不但沒有增加我們的收入,還不如以前了。我父親六十多歲了,還受到他們的驚嚇、威脅……」山東臨沂一村民控訴,省裏來的扶貧官員在村裏作威作福,魚肉百姓,他們的生計被搶奪卻控告無門。

山東省臨沂市沂南縣雙堠鎮仲山村有一個水庫,2000年,村民王欣(化名)的父親四處借錢,承包了看護水庫的活計,借錢買了魚苗放進了水庫。每年靠著賣魚來還債和維護水庫。

2017年8月,山東省組織部派張錦光下來到村裏扶貧,張是山東省幹部學院的一名主任。張錦光在村主任、村書記帶領下到王家承包的水庫查看後,覺得水庫沒有污染,就讓王家給他養鴨和養鵝,還三天兩頭地讓王家給他逮魚。

「冬天,本身就不是養小鴨子的季節,而且在養的過程中(張錦光)沒有給我們提供任何飼料。我們盡心盡力養了,(但)因為天氣越來越冷,最後沒有養活,他覺得是我們不對。」王欣說。

「2018年,張錦光經常地要雞、要鴨、要魚,甚麼時候來,父親就得給他下網。要是逮不上魚,他就指著我爸的頭說:你今天逮不上魚,明天我就處理你,我要收你的水庫、扒你的房子。」

王欣說,他父親是一個老老實實的老百姓,給嚇得夠嗆。一開始聽說王欣他們都覺得不相信,覺得是省裏來的人不可能這樣。他父親受了很多委屈、驚嚇。

「水庫有十幾年的野生魚,有20多斤的,也有30多斤的,他(張錦光)要特大的,多大的魚上網也不是我們說了算的,逮不上來就處理我們。有的時候要吃鯉魚,我們逮了黃鰱魚也不行,我們真的覺得很為難。」王欣說,「鎮上來了人一起吃飯,張錦光就讓王家給逮魚,逮個二、三條,他們是經常的,也不給錢,就這樣白吃。」

大紀元記者查詢發現,山東省臨沂市政府官網2019年4月29日曾發佈了一篇關於張錦光扶貧仲山村的文章,大力褒獎其如何建設黨支部,如何修路、拆遷、種植,「促發展山村舊貌換新顏」。

但據王欣反映,4月份以來是他們家最煎熬的時候。「你(張錦光)不扶貧的時候,我們家的生活還是可以的,現在我們水庫一滴水都沒有了,不但今年的收成沒有,我們明年如何生活?!」

扶貧官員「涸澤而漁」

今年4、5月春種正忙的時候,王家還要蓋房子,王欣的弟媳又生了孩子,王家沒有時間給張錦光逮魚,張就派了一批人拿著網、釣魚的工具去偷魚。王欣當時不知道是甚麼人,喊了聲「這裏不讓逮魚」,順道錄了一個影片。結果張錦光惱羞成怒,讓人把水庫的水抽乾。「現在水庫裏一滴水也沒有了,一條魚也沒有了。」王欣說。

據介紹,張錦光是以「清淤」為名進行的水庫抽乾,導致水庫裏養了十幾年的魚被大量地偷盜、死掉,損失了三萬斤左右的魚,價值十幾萬元,給王家造成巨大的經濟損失。

「我們不服從的時候,張錦光態度惡劣,還動手打了我們這的村主任。我爸不讓他下網的時候,他說『你再喊我就把你的腿打斷!』我在旁邊聽到了。」王欣說。

6月份,王家開始向山東省紀委、監察委和山東省幹部學院進行控告和投訴。沒想到張錦光變本加厲,指揮村書記和另外一個派駐書記親自到現場進行抽水,日夜不停。

王欣表示,他們的投訴至今沒有任何結果。「從我們水庫裏還有點水,能保住點魚的時候我們就開始舉報,(上頭)一直說『落實』。現在我們水也沒有了,魚也死光了,還沒『落實』下來,也沒有任何結果,公安也沒有結果 。」

「無論我們報了多少次警,警察都沒有制止他這個抽水行為,沒有把他的設備撤出我們的水庫。他們一直在抽水,我們舉報了以後,他不但沒有停止,而且讓村主任和村書記駐在我們水庫旁邊看著,日夜不停地抽水,一直把水抽乾。讓魚死得一條不剩。」

為了報復王家,張錦光還在王家人不知情的情況下,將水庫承包給別人。而王家的合同上分明寫著是2029年承包到期,還有10年的期限。

大紀元記者致電仲山村主任王太臣,對方承認水庫已經被抽乾水,但稱「是因為發大水把濰坊壽光給淹了,國家水利局下發有條文(要清淤),具體咱解釋不清」。

當問到張錦光是否有打人罵人時,對方態度惡劣,一口咬定「張書記很文明,沒打人罵人!」並問:「你是哪個部門的記者你必須回答!大紀元的記者屬於哪個部門?你有甚麼關注的!」

律師:中共是喝血鬼 扶貧是騙局

原山東維權律師陳光誠在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中共的黨組織一直就是喝血鬼的角色,有很多不同的方法,亂立名目。這種惡吏橫行,對上搖尾乞憐,對下橫行霸道,中共的體制從上到下都是這樣。這種扶貧幹部下鄉越扶越貧、敲詐勒索的現象在中國是非常普遍的。

陳光誠曾代理大量村民維權的案子,見證了很多鄉鎮官員搜刮民財的實例。他說,一直以來這些人就扮演著搶劫民財的角色,只要他們離開鄉鎮辦公的地方到農村去「掃蕩」,不是要錢就是要東西。到了90年代,他們就是完全扮演一種打手的角色,大搞權力尋租。

陳光誠指出,所謂扶貧就是一種騙局,比如補貼農業卻把化肥漲價,醫療保險的定點藥店藥品加價後報銷反而更貴。扶貧只是給官員們上調提供機會,真正在農村貧困的殘疾人卻沒人管。中國要想從根本上改變,必須徹底地推翻共產黨,砸爛共產專制體制,才能實現文化和道德、運行架構的重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