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來,王岐山的真實政治地位和動向,成為觀察中共政局的一個敏感指標。為甚麼?因為王岐山政治生涯的戲劇性跟習近平和中共命運產生了一種獨特的關聯。

先來看王的自白。7月1日,王岐山在中南海會見墨西哥外長埃布拉德時說,「13 年時間,你變得成熟了,我變得老了,你搞外交了,我現在負責協助主席做一點禮儀性外交。」不見於新華社通稿,而由大外宣鳳凰衛視流出的這番言論,卻非王首次有感而發。

去年5月,中美貿易戰初起之際,據《華爾街日報》報道,王岐山會見美國商業人士時,已公開否認自己是「打理中美關係的負責人」。王稱自己作為國家副主席的工作,是習近平讓他做甚麼他就做甚麼。

其實,王岐山自2017年中共十九大「退常」和卸任黨內職務後,雖然隔年出任國家副主席,但外界分析,雖然有指他為「第八號常委」、列席政治局常委會等等,但都查無實據,看不出他有多大實權。從王一年多來的公開場面活動和王本人的自白,應可印證這一判斷。

王岐山從「打虎」操盤手到「禮儀性外交」者的角色轉換,折射之一,是「習王體制」的分拆和王的邊緣化。

而這,恰恰又與中共十九大以來習近平處境的直轉之下暗相呼應。習王「打虎」已經把中共各個利益集團都得罪完了,已經成為中共體制的敵人,習卻竟幻想著通過與主要敵手的江澤民派系妥協來「保黨」,鞏固自身地位;不料中共十九大後所形成的「新習王體制」(「習近平王滬寧體制」),已非彼「習王體制」了,使得習四面楚歌。

王岐山的角色轉換折射之二,是「打虎」不能畢竟其功,習王可能皆遭反噬,中共卻必解體。

在中共政壇上,王一貫被稱為「救火隊長」。王即使能救得了一時之火,卻救不了一世之火——中共滅亡。

王岐山曾經推薦給官員的《舊制度和大革命》與《歷史的教訓》二書,實際是揭示中國社會已達到「一個臨界點」,中共政權即將結束。

當初習王以「打虎」開局,勢如破竹,可惜未能直搗腐敗的總舵主,中共內鬥卻因此而白熱化、公開化了;習雖有「保黨」之念,然黨在混戰中必然滅亡,自己卻難免把命都搭上了,可悲可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