梵蒂岡教廷最新公佈的中國神職人員牧靈指導文件,遭天主教香港教區榮休主教陳日君樞機的質疑。他表示擔憂實施後,恐消滅中國真正的天主教會。日前,他已火速飛往梵蒂岡面見教宗提出警告。

6月28日,教廷公佈一份「聖座關於中國神職人員民事登記的牧靈指導」,文中呼籲中共政府不要再恐嚇強迫「非官方」神父加入官派的「愛國教會」,被路透社等多家國際媒體視為教廷對北京的強勢表態。不過,美國《華爾街日報》卻以大標題報道指,教廷鼓勵中國「非官方」神職人員向北京政府登記。

中央社報道,高齡87歲的陳日君,在看到教廷文告後,不惜放下身體不適的妹妹,以及他正高度參與的香港「反《逃犯條例》」示威活動,立刻飛往梵蒂岡求見教宗,他認為事關重大。

教廷稱,中梵協議後,北京既已承認教宗的天主教領袖地位,讓教宗對中國主教有「最後決定權」(last word),當然代表中國教會不再獨立於教廷之外,不再視黨(中國共產黨)意高於教宗的旨意,而是和其他各國天主教會一樣,融入普世教會。

陳日君指出的核心問題是,教廷作出決定性讓步,同意中國「非官方」神職人員登記加入官派的愛國教會。他質疑中共獨裁政權不可信。中梵協議內容未公開,長期遭受迫害的地下教會(家庭教會),對於中共政府說一套、做一套的兩面手法,一點信心也沒有。

陳日君指出,教廷說中共憲法明文承認宗教自由。問題是這麼多年來,在這套憲法下,中共曾尊重過宗教自由嗎?天主教長期經歷的教難不是鐵的事實嗎?

陳日君表示,教廷認為中梵協議後,中共已承認教宗的天主教領袖地位,但獨裁政權一向只講究黨的利益,沒有邏輯可言,協議後「愛國教會」曾聲明,甚麼都沒改變,中國仍堅持獨立自辦教會。

陳日君認為,教廷說仍在與北京對話,要找出一個兩全其美的方式,他不懂能有甚麼合理方式,要求中國神職人員接受一套「沒有牧民自由」的規則,包括不讓18歲以下青少年參加任何宗教活動。

「非官方」教會是指長期被中共政府打壓,信眾只能秘密聚會,又被稱為「地下教會」。他們忠於梵蒂岡教廷聖統制,不願參加中共指示下的「愛國教會」。愛國教會是中共在1950年代設立的組織,由政府自行祝聖主教,此舉嚴重違反天主教會一律服膺教宗領導的「普世教會」原則。

在中梵去年9月簽署主教任命協議後,教廷似乎對北京作出許多妥協,但在香港百萬人上街和平示威、萬人包圍政府總部卻遭暴力鎮壓後,情形有了微妙轉變。現任天主教香港教區榮休主教-宗座署理湯漢從梵蒂岡返回香港直接表態,要求港府撤回修訂《逃犯修例》法案;輔理主教夏志誠更上街跟民眾一起反「送中」(《逃犯修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