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再有大型「反送中」(《逃犯條例》修訂)遊行,23萬名市民由梳士巴行花園遊行至西九高鐵站,是首次於九龍區舉行的「反送中」遊行。很多參加的市民重申民間的「五大訴求」,他們又不滿政府至今拒絕回應,強調會繼續堅持。

下午2時許起,尖沙咀太空館至梳士巴利花園一帶已有大批市民聚集,準備參與遊行。不少人帶同自製的標語展板,由於人數眾多,遊行提早起步。

來自教會的Raymond,在遊行起點自發設置一個街站,讓市民用彩色的便利貼寫上互相加油鼓勵的字句,又派發糖果等小禮物給市民,希望透過街站為市民加油打氣,以及是互相鼓勵和支持。他續指:「香港市民基本上每個星期六日,或重要事也出來示威,表達自己的訴求給政府。」因此希望藉著寫一些支持香港、「香港加油」的字句,為大家加油。

來自教會的Raymond,在遊行起點自發設置一個街站,希望為市民加油打氣。(蔡雯文/大紀元)
來自教會的Raymond,在遊行起點自發設置一個街站,希望為市民加油打氣。(蔡雯文/大紀元)

錢志健:反送中已成港人捍衛戰

2047香港監察召集人、資深對沖基金經理錢志健,讚嘆今次網民自發的呼籲,都有數以十萬計的市民上街。他不滿特首林鄭月娥至今沒有回應市民五大訴求,「這是一個開始,(之後相信)十八區都有用不同的小型遊行。」

他又強調,反送中運動已不只是反對《逃犯條例》這麼簡單,「已經是觸及到香港的核心價值被摧毀,這是一場港人的捍衛戰。這個捍衛戰,(港人)未來28年還生活在香港的話,要與香港共存亡。」

對於多位反送中的市民輕生離世,錢志健表示感到很難過,「生命是無價的,幾條人命之間政府都無回應。」不過今次港人的覺醒,以及持續的和平理性非暴力抗爭,都已經讓國際社會看到,「不同的方法做不同的事情,讓國際社會知道港人在掙扎什麼,雖然不知道最後會怎樣,港人都一直會做下去。」

錢志健讚嘆今次網民自發的呼籲,都有數以十萬計的市民上街,又指反送中運動已成為港人的捍衛戰。(林怡/大紀元)
錢志健讚嘆今次網民自發的呼籲,都有數以十萬計的市民上街,又指反送中運動已成為港人的捍衛戰。(林怡/大紀元)

青年不滿政府拒回應訴求

剛畢業的Peter表示,覺得今次上街是香港人應該做的事,「始終香港是我的家。」6月兩次百萬人遊行和七一大遊行,他也有上街。對於港府至今未回應民間的五大訴求,他認為林鄭猶如「活在自己的世界裡,都不理會外面世界如何。」他重申政府應撤銷暴動的定性,認為政府應思考為何香港人當天會衝,而非一下子定性為暴動。

至於中共近年對香港越來越強加干預,他形容是「司馬昭之心,路人皆見」,他已經登記做選民,在未來的選舉「一定不會投建制派。」

剛畢業的Peter重申政府應撤銷暴動的定性,呼籲政府應思考為何香港人當天會衝派。(林怡/大紀元)
剛畢業的Peter重申政府應撤銷暴動的定性,呼籲政府應思考為何香港人當天會衝派。(林怡/大紀元)

從事金融業的嚴小姐說,全球都知道香港人反惡法、擔心這個條例,在過去幾個星期,香港人已經舉行了很多次和平的遊行。但是特首林鄭月娥對這些行動完全不理會,導致很多學生比如衝擊立法會,甚至有學生犧牲自己的生命,都是很令人痛心的事情。所以港人都走上街遊行表達自己的訴求,希望政府認真地回應港人的五項訴求。她又不滿林鄭月娥姿態傲慢,「一貫聽著,但是沒有回應。我們不收貨。」

嚴小姐又留意到,每隔一段時間就會有一些具爭議的條例要想在香港推出,但香港人未必願意接受,就像幾年前的雨傘運動,這次《逃犯條例》修訂也是引發很多的抗爭活動。

27歲游小姐從事航空業,她表示之前每次反送中遊行都有上街,政府從6月9日至今都無回應民間訴求,「政府所出來回應的都還在指責示威者,完全沒有正面回應訴求。」並指責中共政府透過港府在收緊香港的民主自由,「(送中惡法下)可以用其他的罪名來抓捕你,針對異見人士等,可透過某些罪名帶回大陸。這個條例要與每個港人協商的。」

長者譴責中共港府打壓港人

70多歲的梁先生手持寫有「落實一國武制 實踐基本惡法」的標語,諷刺和譴責中共和港府的暴政。他說,看看這個政府過往所做的一切,「政治上、經濟上,在打壓我們香港人⋯⋯如何能不激到香港人出來?」

他表示自己在香港長大,從未見過有如此一個政府這樣對待人民,「你看民怨多深,二百萬人出來,都可以當沒事,你不要再龜縮了,對不對?香港人是站在正義那邊的,說我們不對的人很多也是收利益。」◇

70多歲的梁先生手持寫有「落實一國武制 實踐基本惡法」的標語,諷刺和譴責中共和港府的暴政。(蔡雯文/大紀元)
70多歲的梁先生手持寫有「落實一國武制 實踐基本惡法」的標語,諷刺和譴責中共和港府的暴政。(蔡雯文/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