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數據服務商Wind的統計顯示,2019年上半年信用債的違約達668億元(人民幣,下同),相比2018年同期的184億元,增加了263.04%。

Wind的數據顯示,今年上半年,大陸有96隻信用債違約,新增違約主體19家。一季度和二季度各有58、38隻債券違約,違規規模分別為372.2億元和295.8億元,而新增的19家中,民企佔絕對多數。

而另據彭博社報道,僅僅在6月份,大陸就有14隻信用債違約,金額超過98億元。創下今年3月份以來新高;其中,北京市、廣東省和甘肅省的違約金額高居各省前列。

中信證券固定收益分析師呂品對此表示,在今年新增的19家違約主體中,18個為民營企業;分別有8家上市公司和11家非上市公司;從行業分佈來看,化工和輕工製造分別有4個和3個違約主體,排在前二名,此外商業貿易、食品飲料、綜合行業分別有2個違約主體,通信、汽車、農林牧漁、建築裝飾、機械設備、房地產各有1個違約主體。

上海新世紀信息研究部總經理周美玲分析違約情況時表示,整體來看,製造業佔比較高,2014年以來違約的企業,製造業佔比超過50%,「2015-2016年以過剩產能行業為主;2018年整體行業較為分散,製造業佔比接近1/3;2019年截至目前,製造業佔比超過60%。」

對於今年下半年的信用債違約的趨勢,市場人士看法各異。

《21世紀經濟報道》報道,周美玲認為:今年違約趨勢已有所減緩,而下半年信用債市場的違約不會像去年那麼多。」

但呂品認為,需要警惕下半年信用違約風險的加大。

他說:「下半年信用違約的速度可能會有一定抬頭,主要是基於以下幾點原因:第一,很多機構的信用資質,正在被市場重新定價;第二,很多中低等級債券,市場對其質押的資質要求也在收緊;第三,過去存在的特色發債方式,接下來可能難以為繼,對接下來債券續發產生一定影響。」

海外評論人士文小剛則認為,隨著中國整體經濟下滑,企業還債能力有所下降,違約風險會增加,而企業會採取借新還舊的方式償債,但如果企業經營能力不增長,債務雪球會越滾越大,到最後企業會在債務壓力下破產,債務自然也會違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