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28日,貴州開陽紫江水泥有限公司開足馬力的生產,但該廠的黨委書記謝凡聰卻已經一年多沒出現了,人被關押在山西陽泉市看守所400多天了。

據自媒體「四川微觀俠」資深媒體人劉虎撰文,2015年,謝凡聰曾為企業脫困,向山西陽泉青年王建東借款。雙方在《還款協議書》約定:發生爭議後如協商不成,提交陽泉仲裁委員會仲裁。但是,仲裁併沒有發生,2018年4月18日凌晨,陽泉警方人員跨省在貴州省黔東南州三穗縣將謝凡聰抓走。

向謝凡聰出借資金的王建東,不是一般人,而是陽泉「首富」王新哲之子。王新哲在陽泉深耕數十年,任山西省工商聯副主席,是陽泉民營企業的領軍人物和首富。旗下有10多家企業,2018年底還領銜創辦了資本金規模50億元的陽泉民營聯合投資控股股份有限公司。

謝凡聰是貴州開陽縣人,在當地從事水泥生產經營工作已30多年。多次任開陽縣政協委員、常委,貴陽市人大代表。

2017年9月6日,王建東向當地警方報案稱謝凡聰合同詐騙2,000萬元。兩個月後,警方立案。

到底是詐騙還是借款糾紛?此案辦理,頗費周章。

陽泉市檢察院也歷經兩次退回補充偵查,才於2018年12月14日對謝凡聰提起了公訴。指控謝凡聰「在明知其貴州開陽紫江水泥有限公司背負巨額債務、早已資不抵債、無力償還借款的情況下,仍隱瞞負債真相,以銀行「倒貸」為由,向被害人王建東提出借款。」「應當以合同詐騙罪追究其刑事責任。」

2019年6月4日,此跨省抓捕案在陽泉市中級法院開庭。公訴機關列舉王新哲、王建東父子證言指出,謝凡聰借2000萬元時,只說紫江水泥要在銀行「倒貸」,有資金需求,並沒有說明在外已經借了大量民間貸款。直到借款到期他們才知道紫江水泥已資不抵債。

謝凡聰則認為,王新哲及其朋友多次來過紫江水泥,對於公司狀況應非常了解。他多次告訴王新哲,自己的企業需要資金救急,並希望其出資入股,「他們說我隱瞞了公司經營狀況,是在說謊。」

辯護人、北京平商律師事務所陳波、趙慶律師認為,《借款協議書》明確寫有:「乙方因企業資金周轉困難,特向甲方個人申請借款人民幣貳仟萬元用於短期周轉……」謝凡聰沒有隱瞞公司資金困難情形。王新哲作為涉足多個行業的知名企業家,如果沒有調查,亦不可能輕易借款。

法庭上,謝凡聰表示不認罪,他沒有合同詐騙,只是想「倒貸」,救企業。「倒貸」之後再從銀行貸的2,200萬,他先支付了其他借貸人利息,其它錢用於生產經營。

目前紫江水泥的經營情況印證了謝凡聰的判斷。該公司重整清減債務負擔後開始盈利,此時市場也轉好,2018年和2019年,盈利能力逐漸攀升。2018年該公司銷售收入為3.6億元。截止今年5月31日,紫江水泥已完成清償1,001名債權人的債務。

庭審當天,兩名辯護律師還向法庭提交了一份《專家法律意見書》:包括江平、王湧在內的來自清華大學、中國政法大學、中央財經大學的四位刑法、商法法學教授,對案件材料進行分析和討論,一致認為此案屬民事債務糾紛,不應採取刑事手段,合同詐騙罪也不成立。

據了解,在陽泉警方立案併到貴州進行調查時,開陽縣曾召開由該縣常務副縣長主持,公檢法司、工商等部門參與的聯席會議,對謝凡聰是否構成犯罪進行研討,最後的結論是屬於民事糾紛。

但在庭審中,王建東的代理律師說,不接受民事和解,堅決追究謝凡聰合同詐騙責任。

紫江水泥屬於民營企業,融資難,無法獲得與國營企業同等條件下的銀行資金支持——儘管它是開陽縣民營經濟的骨幹企業、納稅大戶,近年來納稅始終排在該縣前五,也不行。2012年紫江水泥大規模擴建生產,需要資金2億元,但卻沒有獲得授信貸款,只能靠民間借貸。民間借貸來源複雜,且成本居高不下。

2015年前後,受市場等因素影響,水泥價格持續暴跌,謝凡聰和紫江水泥的民間債權人也達到了最頂峰——2000多人。企業經營困難到連債權人的利息都付不起了,被迫破產重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