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此呼籲國際社會和有正義感的人們,關注來自深牢大獄的吶喊,喚醒世人,呼喚正義早日到來,呼籲法律援助,來拯救於水火之中的黑龍江監獄服刑人員。」這是一位因入室搶劫被判死緩的服刑人員,19年牢獄刑滿釋放後向記者說出的第一句話。

張成安,黑龍江大慶人,今年58歲,1999年因入室搶劫罪(入室殺死一名貪官,另外兩名同夥已被執行死刑)被判死緩,之後經歷了四次轉監(黑龍江新肇監獄、牡丹江監獄、大慶監獄、齊齊哈爾監獄),19年8個月的監獄生活,讓他親自見證了大陸監獄的黑暗,他出來第一件事就是實名舉報監獄黑幕,為兩名被活活打死的服刑人員伸冤。

他向大紀元記者講述了他在監獄裏親歷的黑幕。

(接上篇)

張成安在大慶監獄兩次被關禁閉 幸慶還活著

張成安表示,他與劉忠義和謝金峰相比,自己是死裏逃生的幸運者,至少還能活著出獄,能夠有機會揭露監獄黑幕。

他在大慶監獄與齊齊哈爾監獄都經歷被關禁閉、挨打等。

2007年6月28日凌晨1時30分許,大慶監獄防暴大隊以陸向武為首的闞北良、王立輝、邱彥峰、陳學松、徐建民等6名防暴隊員,在酒後全副武裝進入病犯監區監房查犯人私用手機。

當時張成安的手機也被查出,張成安表示,防暴隊查手機的唯一目的是從犯人身上有利可圖,被查出手機的犯人只要給他們500元或1000元就可以把事情擺平,他當時拒絕給錢,結果是被防暴警察們用警棍毒打,4根警棍一起向他揮來,他被打了足足半個小時,其中一根警棍都打折兩截。

他不省人事後,被拖至禁閉室關押,他們將張成安吊掛在牆壁兩側的鋼環上,上了大掛,直至第二天才給他放下來,之後又戴了9天的腳鐐,在這次慘無人道的暴力酒後「執法」過程中,致使張成安的右耳朵鼓膜穿孔,血流不止,口腔內兩顆大牙被直接打掉,上嘴唇被打豁開口,鼻樑也被打歪,並且導致嚴重腦震盪。

「從口鼻、耳朵流出的鮮血,灑滿了從監區大門口至禁閉室的地面和牆壁上,並且沒有給我進行任何治療,昏迷了三天才醒來,看到自己『我還活著』。」

他還透露,7月29日,他的父親與兒子到大慶監獄對他被打的事討說法,結果當晚他又被關押禁閉室。

張成安表示,在大慶監獄裏,任何事情經過錢權交易都會擺平,俗稱「頂」,用錢去頂有權有勢的執法者,條件好的服刑人員花錢去頂改造司法警官,想要陞遷,就必須往上頂。錢權交易在大慶監獄早就是公開的秘密,有哪個服刑人員敢說他一分錢沒花就可以減刑?真正有病的服刑人員由於得不到及時救治而死在監獄裏是常有的事,而沒病裝病的卻可以通過關係,權錢交易,回家過年。

大慶監獄還違法地以「嚴管」的名義超期關禁閉,張成安與其他27名犯人於2014年2月至6月期間被超期關押,他達到141天。

在禁閉室裏,所謂的執法人員隔三差五地清號,扒下服刑人員的禦寒衣褲,拿到門外燒掉,還指使其他人往頂撞他們的服刑人員的地鋪上澆涼水,殘酷地摧殘迫害,體罰服刑人員,在禁閉室的提審屋裏安置了兩把鐵椅子,把人扣在鐵椅子上,進行刑訊逼供。

「禁閉室也有利可圖,就是24個單間都安裝了供暖開關,誰花錢誰可以享受暖氣,否則就是挨凍。」

大慶監獄經常發生不明不白地死亡事件。張成安透露,監獄醫院東南角的太平間冰櫃裏有三具冷凍了多年的服刑人員屍體,因為死因不明,家屬拒絕簽字而火化不了,這並不是危言聳聽,而是大慶監獄公開的秘密,截止到2014年8月他轉監之前仍然未被處理(目前是否被火化不得而知)。

齊齊哈爾監獄集訓隊打人是家常便飯

齊齊哈爾監獄對剛投入監獄的新犯人要進入所謂的集訓隊,「集訓隊就是新收犯人必須出操、走隊列,或者是學習等,你如果錢到位,半個月、十天八天就給你分下去,你條件不好,三個月、四個月都是你,特別遭罪,兩腿一盤坐在那裏,動一點都不行,動一點就揍你,在那個地方你花三千五千的,能下來掃掃地,能下來出去溜躂溜躂,要不然就不行。」 張成安說。

張成安向記者講述了他親眼見到的一幕。

2018年8月31日,張成案與其他60名犯人被安排到後勤值班崗位,每天白天在休息室休息,晚上值班。

2018年9月11日下午,在監獄A棟監房樓門前右側的水泥籃球場上,一名年輕警察對著一名剛來五天不滿20歲的新犯人拳打腳踢,被旁邊一位警官阻攔下來,就在這時,集訓隊副監區長藏德輝走上前去,對著這名新犯人就是兩大耳光,接著又是一頓拳腳相加,剛才打人的那位年輕警官從大門前跑著過去,一個飛腳將那位新犯人踹倒在地,接下來又是一頓暴打,警察們還是不解氣,又將新犯人帶到A棟樓大門前用電棍電,把這名犯人電得一陣陣悲慘的哀鳴,這件事就發生在100多名犯人眾目睽睽之下。

在休息室的張成安當時看不下去,在窗戶裏面大喊,制止他們的暴行,監獄方面則報復性地將他調回到車間案工的勞動崗位上去。

另一位在齊齊哈爾監獄集訓隊呆過的孫先生也向記者證實,他在2018年10月14日入監,10月17日全監房的人被噴辣椒水,僅僅因為一名犯人在打坐時動了一下,被看監控的警察發現,結果全監房的人跟著受罰。

10月21日,他僅僅因為扔擦鼻涕的紙而被幾名老犯人群毆,全身像骨折了一樣疼痛。

孫先生說:「在集訓隊要從早上坐到晚上,不能動,只有中午吃飯時可以休息一下,上廁所要打報告,燒的開水不給新犯人喝,老犯人用這些開水可以洗澡,甚至有的犯人被警察用電棍電,電得警棍都沒有電。在裏面只要肯花錢就不會被挨揍。」

張成安於今年5月4日出獄,開始了他的維權上訪之路,到各級部門舉報黑龍江監獄裏的黑暗,為死去的孫忠義、謝金峰伸冤,也為正在監獄裏受迫害的所有犯人討公道。

他說:「如果連一句真話都不敢說,連維護人權的事都不敢去做,那活著還不如死去,我以死銘志,對違法犯罪的司法警察一告到底。」#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