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府枉顧民意修訂《逃犯條例》(送中條例)引發民憤,7月1日再有55萬人上街,且發生佔領立法會事件。港人示威被認為是習近平陷入空前危機的一個最新發展,且延燒至中南海。有英國媒體認為,習的權威目前面臨多方威脅。此外,有分析稱,有人故意通過激化香港衝突,對習埋刀設伏,迫其下台。

6月份爆發的兩波百萬香港民眾「反送中」示威大遊行,一度演變成流血衝突。7月1日,再有55萬人上街,當天還發生佔領立法會會議廳事件,最後遭警方施放催淚彈清場告終。

當天,英國《衛報》專欄作家西蒙‧蒂斯德爾(Simon Tisdall)刊文稱,習近平至今仍與「反送中」風波「保持距離」,但「反送中」示威持續,或許令北京感到詫異,而示威矛頭指向更深層次的不滿。

文章認為,港人的不滿包括北京蠶食香港自由、缺乏全面民主權利,以至中共專制政權所產生的脅迫氣氛——無處不在的互聯網和媒體審查、越來越大的社會管制,以及對人權的侵犯,尤其是對少數族裔和宗教的迫害等。

去年12月,中共改革開放40周年大會上,習近平講話中仍強調:黨領導一切。《衛報》文章說,此等語言對許多香港人來說已經不合時宜,而中共官員聲稱,香港受惠於大陸強勁經濟。但香港人的看法恰恰相反,認為中國經濟增長大幅放緩,中美貿易戰更是令中共措手不及,「一帶一路」連連碰壁而氣勢受挫等。

文章說,習在去年12月的講話中,未有闡述新方向,顯示他一成不變,正面臨多方威脅,文章認為習一定害怕民怨四起,經濟放緩導致的失業潮,激起社會動盪。事實上,過去一年,大陸已經發生了工廠企業大裁員、退伍軍人抗議等諸多大事件。

文章還稱,習還擔心香港的動盪可能捲入南海爭議。最令人憂慮的,是中共領導人面對香港的危機日深,可能訴諸武力,重演六四事件。但習希望避免歷史重演,原因之一,是習怕中共再次面對國際譴責,損害中共正在擴張的野心。

香港危機沒有簡單解決方法

香港中文大學兼任教授林和立(Willy Lam)說,香港民眾的意志與習近平政府的對立越演越烈,對北京來說,這次危機並沒有簡單明瞭的解決方法。

香港民主黨此前發表聲明,譴責林鄭月娥政權6月12日開槍鎮壓和平示威者,被釘在歷史恥辱柱上的日子,聲明中還將此事件和1989年的「六四事件」聯繫起來。

分析人士說,香港的抗議是否會成為另一場天安門事件,全看習近平接下來要如何應對了。

中國問題專家唐浩此前撰文揭露香港事件內幕說,這是有人故意通過激化香港衝突,製造血腥鎮壓,藉此對習近平埋刀設伏,迫其下台

文章說,北京近期頻頻在重大外事與內政上誤判局勢、做出錯誤決策,原因是江派不僅通過安插亂臣、特務,誤導習做出錯誤決策,還以王滬寧、韓正、楊潔箎為首的江派在位人馬,以及在港澳仍有影響力的曾慶紅等人,有意通過激化香港衝突,製造血腥鎮壓,藉此對習埋刀設伏,迫其下台。

江曾在香港攪局陰謀趕習下台 

原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紀委書記尉健行的撰稿人王友群,日前刊文分析,林鄭月娥強推「逃犯條例」,只是一個表象。她實質是江澤民、曾慶紅在香港的代理人,她強推「逃犯條例」修訂,是江、曾在香港攪局,將習近平趕下台的一個陰謀。

文章說,在習近平前5年反腐打虎的關鍵時刻,江曾通過其代理人,時任特首梁振英,在香港不斷激發矛盾,最嚴重的一次是2014年9月26日發生的雨傘運動。

文章分析,當時,江曾的目的很明確,就是讓香港局勢亂到不可收拾,迫使習近平動用軍隊向示威民眾開槍,然後,藉機把習趕下台。但是,習沒有上當。2019年,江曾及其香港代理人林鄭月娥故伎重演,強推「逃犯條例」修訂,結果引發更大規模的抗爭。

王友群認為,無論從中國大局看,還是從香港的大局看,根本沒必要修訂「逃犯條例」。對比貿易戰、民生問題,這件事沒任何急迫性。但江、曾一直想利用香港給習製造麻煩。

他說,江氏集團如此急迫地在香港攪局,一個重要原因是,5月末,美國法輪功學員被告知:可以向美國國務院提交迫害者名單。6月3日,美國駐華大使館官方微博發佈了針對人權惡棍的《全球馬格尼茨基人權問責法》。這也意味著徹底清算以江澤民、曾慶紅為首的「血債幫」的時候已經到了,因此江曾惶惶不可終日。但又不甘心束手就擒,還要再折騰一把,把責任全部推到習身上,把習趕下台。

王友群認為,這就是江、曾通過其代理人林鄭月娥亂港陰謀的底牌。#

(轉自新唐人電視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