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29日,備受關注的「習特會」在日本大阪舉行。在隨後回答記者提問時,特朗普總統表示,與習近平的會晤「非常好、非常出色,甚至可能比預期的更好,談判正在回到正軌」。也正是因為「比預期的更好」,特朗普在記者會上宣佈了幾個重磅消息,而背後傳遞的來自北京信息也是相當重要的。

這幾個重磅消息和傳遞的北京的信息如下:

第一個消息是:美國將不會對中國加徵額外關稅。特朗普稱中、美雙方正在談判破裂的地方進行合作,看看是否能夠達成協議。「我不著急達成協議,我要達成一個好的協議,一個正確的協議。」

特朗普所說的「額外關稅」指的是峰會前,他曾透露,如果談判破裂,他將對剩餘的三千多億美元中國進口商品加徵10%的關稅。如今暫停加徵新關稅,只能說明習近平提出的條件很大程度上滿足了美國的要求。

筆者推測,首先在貿易協議問題上,對於雙方業已達成的包括在知識產權、市場准入等方面的條款,北京將予以承認,並在此基礎上繼續就存在的分歧談判。根據之前媒體的報道,雙方的分歧主要集中在中共對國有企業待遇和補貼、中共強制技術轉讓、網絡盜竊問題等結構性問題,以及監督機制上。無疑,在這些問題上,北京也樂意減少分歧。

其次,北京在減少貿易順差方面同意有所行動,將加大力度採購美國產品。特朗普在記者會上所言業已證實,他表示:「中方將與我們協商。中國將會購買大量的食品和農產品。他們將會很快開始行動,幾乎是立即的」,「美方會向中方提供希望採購的項目清單」。特朗普之語表明,北京正從之前的打擊特朗普主要票倉之一的農民,改為讓美國農民獲益。

而從習近平在峰會上的公開講話中也可以一見端倪。習近平稱,將「進一步推出若干重大舉措,加快形成對外開放新局面」,具體包括:

A、進一步開放市場。即進一步擴大農業、採礦業、製造業、服務業開放,新設六個自由貿易試驗區。

B、主動擴大進口。將進一步自主降低關稅水平,努力消除非關稅貿易壁壘,大幅削減進口環節制度性成本。

C、持續改善營商環境。將於2020年1月1日實施新的外商投資法律制度,引入侵權懲罰性賠償制度,增強民事司法保護和刑事保護力度,提高知識產權保護水平。

D、全面實施平等待遇。將全面取消外資准入負面清單之外的限制。准入後階段,對在中國境內註冊的各類企業平等對待、一視同仁,建立健全外資企業投訴機制。

以上四點正是在回應美國的某些要求,這也間接佐證了「習特會」上,習近平究竟在哪些方面讓特朗普感到滿意。

第二個消息是:美國公司可以向華為出口不涉及國家安全問題的產品。特朗普表示,美國沒有把華為從商務部的出口管制黑名單中去除,但允許美國公司向華為出售產品。

這表明「習特會」的確談到了華為問題,而且這應該是習近平迫切希望解決的問題。讓許多人困惑的是,在美國業已披露了華為構成了對國家安全的威脅,且美國已敦促盟國拒絕華為產品的情況下,是甚麼原因讓特朗普選擇鬆綁華為呢?當有記者問到華為與國家安全的關係時,特朗普並未給予直接回答,而是強調國家安全問題很重要。

筆者推測,美國大公司的壓力可能是一方面,但另一方面極有可能是應習近平的請求,或是出於對其某些所為的回應。有中共軍方、國安背景的華為被制裁,或許促進了中共黨內對美強硬派力量的提升,給習造成了不小的壓力。如果習無法讓美國在華為制裁上有所改變,北京在貿易協議上的推進也會遇到巨大阻礙。此外,習近平將訪朝時的某些信息傳遞給特朗普,也算是投之以桃。

基於此,特朗普在華為問題上有條件地鬆綁,可以讓習近平很有面子地回到北京。不過,特朗普還是在華為問題上留了一句:「我們必須把它留在非常最後階段解決。」潛台詞或許是還要看看貿易協議的結果。

至於孟晚舟,特朗普透露,在「習特會」上並未提到,而兩個被中共非法拘押的加拿大人,是否在談話中涉及,特朗普沒有給出答案。

第三個消息是:特朗普認為中美關係很好,習近平是「非常強有力的(領導人)」。特朗普此前對記者表示,他和習近平的關係非常好,「我們和中國是戰略夥伴。我們最終可以互相幫忙。如果達成協議,對雙方是有益的。」而在6月29日上午雙方會晤前,特朗普表示,6月28日晚上已經見過習近平,「雙方完成了很多事」。

特朗普顯然是話中有話,公開的「習特會」前還有一個秘密的小會,顯然談了不少「乾貨」,而習近平的「坦誠」,也讓特朗普心有慼慼焉,並在記者會上,一改以往強硬姿態,措辭非常小心。那麼,雙方到底談了些甚麼?特朗普到底幫了習近平甚麼忙呢?華為還是在其它方面?這估計只有當事人才知道了。

毋庸置疑,特朗普鬆綁華為、暫停加徵新關稅的背後,是習近平並沒有受國內「抗美」派的影響,而是基於自身所面臨的國內外困境,選擇了滿足美國的要求、與美國搞好關係。習近平抓住了此次機會,對其誠然是好事,但關鍵還要看其回國後能否排除干擾,真正將承諾落在實處。否則,如果承諾再次落空,特朗普的關稅隨時加徵,華為隨時面臨制裁不說,未來北京贏得信任的機會基本非常渺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