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中美貿易戰的升級和長期化,日本作為美國的同盟國,在安全保障方面需與美國保持同步,對日本企業來說,安全保障與對中國的經貿活動難以兩全的問題越發表面化。對中國「政經分離」的政策亮起了紅燈。

今年3月,日本自民黨內部成立了一個名為「戰略制定議員聯盟」(以下簡稱:議員聯盟)。該聯盟由66名自民黨的國會議員組成,聯盟會長由自民黨選舉策略委員長,前經濟再生大臣甘利明擔任。甘利熟知多國之間的產業、貿易問題,是當年構建TPP初期框架的關鍵人物之一。

議員聯盟的主要目的是在當前中美貿易戰全面升級的背景下,參考美國的「國家經濟會議(NEC)」,制定出日本版的「國家經濟會議」,作為日本企業針對中國經貿活動的指南。

美日同盟優先下的對華經貿方針

中美兩國在網絡安全、宇宙空間等領域涉及到的電訊技術、人工智能(AI)等高科技的對立日益激化,為了防護國家機密和個人信息,美國開始了對華為的圍堵,過程中日本企業也受到影響。

華為構建的AI監視系統「天網」不僅能夠100%把中國各都市都納入其監視範圍,同時華為以幫助他國實現公共安全為名義,把這樣的監視系統不同程度地鋪設到了約80個國家的200個城市。由於中國在2017年實施了國家安全法,按其規定,中國的企業和個人有義務向政府提供所謂的維護國家安全的情報信息。但是,在操作上不具不透明性,加上華為濃厚的軍方背景,使中共有可能利用華為的技術在世界範圍展開諜報活動。

美國在冷戰結束後的1991年創建了「國家經濟會議」,從經濟層面防護來自敵對國家的危害,目前面對來自中共強大的威脅,美國開始進一步強化「國家經濟會議」機能,同時要求日、德、法等盟國同步跟上。

據路透社的消息,議員聯盟5月29日向安倍晉三進言,打造日本版的「國家經濟會議」,建議把美國禁止使用華為產品作為例子,在以美日安全保障為優先的條件下,構築一個對華的經貿「新構想」,並指「新構想」將給日本產業界造成衝擊,可能帶來對華經濟政策的方向性轉變。

目前日本在政治外交上,堅守「美日安保」,對抗中共,但在經濟上與中國發展經濟合作,即所謂的「政經分離」政策。下一步「新構想」的出台意味著「政經分離」將成為過去。為此,可能引發日本產業界的反彈。

5月15日,美國把華為及70家的關聯企業列入「貿易管制名單」,開始圍堵華為,並要求日本等盟國跟上。由於日本沒有類似美國的「國家經濟會議」規則,日本企業一度出現不知如何應對的局面。如果日企違反美國對華為的制裁措施,有可能在美國引起官司,並從某些商業領域中除名。

面對中美之間展開的新冷戰,議員聯盟事務局長中山展宏對路通社表示,「這意味著(日本)企業需要在中美之間的市場做選擇。」並表示,自民黨計劃在美日安保優先的前提下,針對中國市場制定出日企的經貿指引。

美國把華為及70家關聯企業列入「貿易管制名單」 ,日本作為美國的盟國,需要以美日安全保障為優先考量。 (Fred Dufour/AFP/Getty Images)
美國把華為及70家關聯企業列入「貿易管制名單」 ,日本作為美國的盟國,需要以美日安全保障為優先考量。 (Fred Dufour/AFP/Getty Images)

日企須考慮安保風險

去年12月日本政府出台的「通訊設備新指引」明確規定,禁止採購存在安全風險企業的設備。

路透社引述日本政府官員的話,如果鐵路、電力、地方團體計劃導入通訊設備,其選擇的網絡廠商的部品如果涉及安全保障的風險,企業和團體將被限制與政府的網絡通訊。這對企業是個不小的壓力。

經濟產業省的官員表示,「對企業而言,不考慮安全保障的風險,單從價格成本上選擇設備商品已不可能。」

一名企業經營者向路透社表示,「今後企業在選購設備商品時,需要考慮政府的安保指引。」

對華「政經分離」亮紅燈

日本版「國家經濟會議」的制定意味著對中國的經貿指引將發生變化,對目前對華的「政經分離」亮起紅燈,與中國企業有著緊密經貿關係的日企今後將面臨著「是選擇美國?還是選擇中國?」的問題,美國對華為實施圍堵時,日企在短時期內做出應對,其結果對日企影響深遠。

據悉,有近百家日企向華為提供各種商品部件,2018年的交易金額約為7,000億日圓,2019年預計將達9,000億日圓,短期內放棄這筆貿易額似乎對日企是個痛苦的選擇。

明年將是導入5G通訊的元年,日本通訊公司相繼表明開始與華為做切割,對關聯企業也帶來巨大影響。

據路透社報道,在5G通訊投資最大的NTT移動通訊公司表示,「構築5G通訊網的商業夥伴主要是諾基亞、愛立信,華為初期就不在其合作名單中,華為問題對公司幾乎沒有影響。」

「但對於華為手機,公司不得推延銷售,這對公司影響很大。」NTT移動通訊方表示,「只要華為在美方的『貿易管制名單』上,今後幾乎難以銷售華為的新手機。」

對日本企業來說,與中國的經貿合作意味著一個巨大的市場。某經濟團體一名上層人士對路透社表示,「(對華)限制過嚴,將給現今的世界供應鏈造成損害,過度依賴美國的規制,也會給日本經濟帶來負面影響。」

日本原亞洲開發銀行官員,電力分享公司社長酒井直樹表示,中美貿易戰短期內會導致日本對中國出口的下降,但長遠來看,通過貿易戰如果能讓中共回到世貿的規則中來,對成員國都有利。

他說:「現在美國國內的共和黨和民主黨之間,對華強硬已成為新的政治正確。其理由非常簡單:選舉的需要。」酒井說,兩黨的主要成員開始支持對華態度強硬,這對美國贏得貿易戰相當有利。

「圍堵中共 日本不能做旁觀者」

日本前自衛隊官員森清勇在紀念「八九·六四天安門屠殺事件」三十年之際,在JBpress政經網站撰文《警惕中共對日笑臉背後的因詐》。文章指出,在中共統治中國的七十年中,完全與自由民主、人權信仰等普世價值背道而馳,是人類史上少有的一個異類。現在美國以貿易戰為契機全面圍堵中共,日本絕不能只做旁觀者。

森清勇表示,三十年前,「六四天安門事件」後,歐美民主國家開始對華實施經濟制裁之時,日本以「孤立中國反而會延緩中國的民主化進程」為由,率先解除了對華的經濟制裁,重啟對華的日圓借款,援助中國經濟。之後民主國家相繼解除了經濟制裁,使得中共很快度過一場危機,之後日益壯大,威脅到當今世界。

森清勇批評安倍晉三首相在去年訪華時,強調「中日關係恢復到正常軌道」的提議,他說:「不能重蹈三十年前的覆轍,不能對中共施以援手,因為中共是世界的威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