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中東地區局勢顯得有些緊張,伊朗的高調和北京的角色尤為引人注意。6月13日,兩艘大型油輪在靠近霍爾木茲海峽的阿曼灣遇襲,導致油輪爆炸起火,船體嚴重受損。美國隨後公佈多張照片,證實始作俑者是伊朗,但伊朗卻予以否認,反而倒打一耙。

17日,時任美國代理國防部長的沙納漢宣佈向中東增兵一千人,「以應對中東地區的空中、海上和地面威脅」,這是繼上個月派兵1,500人到中東後,美國再度對該地區增兵。同日,伊朗迅速回應美國,稱將於6月27日前突破伊朗核協議限制的低濃度濃縮鈾存量上限,除非協議其他簽署方滿足其要求。

在美國尚未以行動回應伊朗之際,6月20日,伊朗將美國海軍一架MQ-4C無人偵察機擊落,聲稱其「侵犯伊朗領空」。而美軍卻表示該無人機事發當時正飛越國際空域,距離伊朗約17哩。隨即,美媒透露,特朗普總統原本下令美軍攻擊伊朗的三個軍事目標,以回應無人機被擊落一事,但在行動前10分鐘取消。其後,特朗普通過推文解釋了取消的原因,稱是不忍可能導致的伊朗150人死亡。

不過,有美國官員在6月22日表示,特朗普業已下令美軍網絡部隊針對伊朗的電腦系統發動網絡攻擊,而這些攻擊癱瘓了控制伊朗火箭和導彈發射器的電腦系統。據悉,在過去一年裏,美國一直持續在網上與伊朗交戰,回擊伊朗對美國政府部門與經濟領域的攻擊。

有意思的是,不報道美軍網絡部隊攻擊伊朗電腦系統的中共央媒,卻在24日發了一條只有兩行字的短消息:伊朗政府24日表示,截至目前,沒有任何來自敵方的網絡攻擊得逞。中共大有為伊朗辯解、反駁美軍「成功」之意。了解美軍網軍作戰能力的人看到這一消息,都只會哂笑:伊朗即使受到攻擊了,又哪裏會公開承認?倒是中共此地無銀三百兩。

可以說,伊朗近期的高調且刻意挑釁美國,確實有些不尋常,而中共政府除了力挺伊朗外,還在中東問題上高調警告美國。6月18日,中共外長王毅在北京與敘利亞副總理兼外長穆阿利姆共同會見記者時,稱「當前伊朗核問題形勢持續緊張,中方對此高度關注。我們呼籲各方共同推動伊核問題和海灣地區形勢走向緩和,而不是任其惡性循環,甚至滑向衝突」。

王毅提出的解決方案是「要繼續維護伊核問題全面協議」,「美方應改變極限施壓做法」,並警告美國「不要打開潘多拉的盒子」,「維護各方正當權益」。冠冕堂皇的說辭的核心就是,美國要回到以往的政策上,否則會導致中東新的衝突。

究竟是誰將打開潘多拉的盒子,王毅顯然是話中有話,而其言辭與伊朗的挑釁又是如此合拍,難免讓人高度懷疑原本就相互勾搭的中共與伊朗,此番又在背後謀劃著甚麼陰謀,而將災難從潘多拉盒子釋放出來的恰恰是中共。

一個推測就是中共向伊朗承諾提供政治、軍事、技術乃至資金上的援助,而伊朗則尋機向美國挑釁,將美國的注意力轉移到中東地區,從而緩解美國對中共多方面的壓力。

可以佐證中共有此意圖的還有習近平近日突訪北韓,北京公開邀請國際公認的恐怖組織塔利班到訪北京,共同商討應對恐怖組織。這有多滑稽且不說,但此舉的一個解讀是北京或通過經援,讓塔利班在中東製造事端,吸引美國的注意力,同樣是緩解中共的壓力。

北京打伊朗牌、恐怖主義牌轉移美國注意力,並非始於現在,而其過去之所以屢屢得手,就在於中共正是國際恐怖主義的幕後支持者,就在於美國政界缺乏對中共的清醒認識。2005年6月,美國「中國電子游說公司」總裁、《黑暗中的龍:中共如何在美國反恐戰中幫助美國的敵人,為甚麼?》一書的作者麥奎爾(DJ McGuire)在一次演講中,以大量的證據說明了這一點。

比如1999年兩名中共軍官合著的一本書中提到,「若紐約世貿大樓遭到攻擊,對美國而言將會很棘手。」這兩名上校級軍官還指名道姓地暗示說,「本・拉登有能力利用他的基地集團組織這場攻擊行動。」

比如即使阿蓋達組織恐怖襲擊美國大使館和美國海軍、塔利班拒絕向聯合國交出本・拉登,中共卻一直反對聯合國制裁塔利班,直到2000年底令制裁聲浪趨緩為止。

比如中共政權在2001年9月11日上午與塔利班簽署了經濟合作協議,就是世貿大樓被撞擊坍塌的當天。「9‧11」事件後,美國情報部門獲悉中共軍方屬意的科技公司「華為技術」,在阿富汗首都喀布爾建立了一個電話網絡。

比如2001年美政府警告在美境內的基地恐怖份子將用地對空導彈射擊美國飛機。幾周後,遭美國特種部隊和盟邦襲擊的阿蓋達組織窩藏點,發現大規模中共製造的武器裝備,包括前面提到的地對空導彈。這種情況不只發生一次。

比如在2004年年中,據透露,中共情報機構利用幌子公司,在世界各地的金融市場幫助本・拉登籌募運作所需的資金和洗錢。

…………

這樣的例子還有很多。根據情報顯示,在中共扶持保護的伊朗可能存在一個阿蓋達組織的新基地。而麥奎爾還曾在一篇文章中列舉了中共如何為伊朗提供核武器資料和原料,如何扶持北韓的金正日父子的殘暴統治,如何在敘利亞、蘇丹等國家幫助邪惡政權維護統治等。毋庸置疑,中共才是最大的恐怖主義組織,是全球最大的威脅。

也正是清醒地意識到了這一點,特朗普就任總統後,調整了美國國家安全戰略和國防戰略,將中共視為頭號「敵人」,並將重點從「反恐」轉向「反共」。面對著這樣的美國和特朗普總統,中共意欲將美國的注意力引向中東的陰謀會得逞嗎?

至少從美國對伊朗兩次挑釁的反應看,美國並沒有上中共的當,而是以更為高明的手段反擊。除了網絡反擊,還有剛剛宣佈的對伊朗的最新金融制裁,而該制裁已經讓伊朗高官感到了切膚之痛。自身不保的伊朗還能跟隨中共挑釁美國多久呢?中共還是想想G20峰會怎麼辦吧,還有香港問題,如果和美國談不攏,峰會後面臨的打擊會更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