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周五(6月21日)被美國商務部列入出口管制「實體名單」的中國超級電腦公司中科曙光(Sugon),據報道跟中共前黨魁江澤民家族有十分密切的聯繫。

曙光信息產業股份有限公司(簡稱「中科曙光」或「曙光公司」)是2006年中國科學院和天津新技術產業園區管理委員會,以國家「863」計劃重大科研成果為基礎組建的高新技術企業,集中在高性能電腦和服務器製造領域。

作為國有上市公司,曙光的最大股東是中科院計算技術研究所下屬的北京中科算源資產管理有限公司(21.32%),其主要技術來源也是中科院電腦所。

曙光為中共政府及其大型科技公司提供服務,如中共國家電網、中國移動、負責天氣預報的中國氣象局。同時,它還為電子商務巨頭京東和社交媒體應用「抖音」等提供數據中心。

江澤民早在1993年就開始關注曙光

對曙光的關注,更可追溯到中共前黨魁江澤民當政期間。在1993年曙光一號(註明:曙光一號由國家智能電腦研究開發中心研發,隨後才正式成立北京市曙光電腦公司,該公司隸屬中科院電腦所)問世後,中共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研究員馬賓就給時任中共領導人江澤民、李鵬、朱鎔基、鄒家華和曾培炎等遞交了一份題為「曙光一號電腦的設計研製者抓到了機遇,請領導決策者抓緊扶助發展的機遇」的報告。

「我們是有根據地說,曙光電腦的曙光照亮我們要走的路線甚至如何走法!這是最重要的,這比曙光電腦本身的好的性能價格比更重要……」報告寫道。

當時這份報告顯示,曙光一號非常適合做網絡伺服器,其中斷能力與多用戶工作條件下的迴響速度都明顯高於國外同類型機器,可為開展中共的「三金工程」,建立各部門各單位的信息管理與服務系統提供理想的平台。

「三金工程」是時任副總理朱鎔基在1993年主持國務院會議時提出的,指金橋工程、金卡工程和金關工程。其中金橋指信息基礎設施建設;金關指海關報關業務的電子化;金卡是指以電子貨幣應用為主的各類卡基應用系統。

資料顯示,這三個領域跟江澤民家族斂財的領域存在相當大的重疊。比如:江澤民的長子江綿恆被稱為中國「電信大王」、上海灘的「大哥大」,同時擔任過中國科學院的要職,並染指多個大國企,覆蓋電訊、光導、晶片等科技行業。

2006年12月10日,江澤民更是邀請軟件和電腦領域的6位中科院院士和專家到中南海開座談會,其中一位與會的專家李國傑就是中科曙光董事長。

在李國傑就此次座談會撰寫的回憶文章說,江澤民當時說,要建立自主可控的軟件技術體系和電腦技術體系,並將其上升到國家戰略層次的高度。

隨後曙光不斷收到中共政府大量研究經費的支持,成為在這一領域的「國家隊」,並成為國內自主可控領域的領軍企業。

此時,江澤民的長子江綿恆正擔任中科院副院長,自然對曙光格外關注。

江澤民之子江綿恆視察中科院電腦所。(中科院官網)
江澤民之子江綿恆視察中科院電腦所。(中科院官網)

江綿恆擔任中科院超級電腦專家委員會顧問

在江綿恆就任中科院副院長期間(1999年至2011年),曾多次前往曙光所掛靠的中科院電腦所,並擔任該所超級電腦領域的榮譽職位。

比如中科院超級計算專家委員會在2004年3月召開第一次工作會議,根據紀要,該委員會聘請時任中國科學院信息化工作領導小組組長、中國科學院副院長江綿恆為專家指導委員會顧問。在聘請的兩位專家顧問中,無相關學術背景的江卻位列第一。

同年11月,江綿恆出席該所的高性能電腦曙光4000A系統啟動儀式。曙光4000A系統被稱為江綿恆和時任上海市副市長楊雄簽署的「院市合作」產物,由中科院計算所、曙光公司和上海超級計算中心共同研製。

根據當時中科院官網的報道,啟動儀式前,江綿恆跟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上海市委書記陳良宇,市委副書記、市長韓正等「饒有興致」地視察了上海超級計算中心主機房、展示廳,並與科技人員進行交談。

這種「院市合作」模式實將科技作為一種資源,用於從政府部門申領經費、再變現為現金、以權換資的一套方式。

需要提及的是,時任上海市副市長楊雄是2001年2月在江綿恆的安排下進入上海官場的,他被指是江綿恆的心腹馬仔。早在江綿恆任上海聯和投資有限公司法人代表時,楊雄就是該公司的首任總經理。

有報道指,上海街談巷議、人人皆知:楊雄是上海枱面上的市長(2012年底至2017年1月)、江綿恆是地下市長,而且枱面上的市長對地下市長言聽計從。

2009年12月,江綿恆再次去中科院電腦所調研,聽取曙光的姊妹企業「龍芯」處理器的研究和產業化情報報告。

「龍芯」也是中科院電腦所的下屬公司,側重晶片、主板、處理器等研發;龍芯和曙光的公司董事長都由李國傑一個人擔任。

江綿恆當時指示說,「未來的發展一定要更好地與地方、企業相結合,推進成果轉移轉化和規模產業化。」

熟悉此事的人士表示,江綿恆的意思是,要科學院往下遊走,跟地方政府、企業合作經營,去賺錢。

江綿恆的中科系以國家名義騙經費

在江綿恆任職期間,中科院研發了龍芯CPU、曙光HPC、紅旗Linux操作系統等龍頭項目,同時據此成立了多個以中科為名的上市公司、打造「中科系」資本軍團。

到目前為止,龍芯和曙光還存在,紅旗Linux操作系統的開發企業「中科紅旗」已於2014年2月宣佈正式解散全體員工。稍早,「中科紅旗」的員工曾指問題出在大股東中科院軟件所身上,同時赴工信部門口集體討薪,曾一度引發業內人士熱議。

2013年12月31日,大陸Linux資訊站點用戶Linueden發表文章 《功與罪:寫在中科紅旗大廈將傾之際》,歷數中科紅旗四宗罪:不遵守GPL協議、以國家名義騙取經費、模仿Windows就是有罪、沒本事該倒閉。原文作者最後還說,此次事件背後還有更深的黑幕。

「中科紅旗,從曾經的操作系統國家隊,淪落到今天的瀕死狀態,絕不是研發能力的欠缺,更不是欺世盜名的忽悠。其中黑幕,非本文所能發掘,若有興趣,可找熟悉內情者自行了解。」文章寫道。

外界認為,像中科紅旗這樣的中科院下屬「國家隊」主要依靠政府補助、國家課題經費來生存,離不開政府的不斷扶植,即使不靠政府也需依附在電信營運商、國有商業銀行等少量大客戶身上,屬於還沒有完全斷奶、無法真正自我造血的嬰兒情況。

若以中科曙光為例,也能看出依賴政府補助的程度。中科曙光對外披露的財務報表顯示,僅2018年,公司就收到政府補助2.2億元、國家課題經費677萬元;2019年到目前為止,曙光也已收到1.4億元政府補助、國家課題經費1.8億元。

而其營收增長主要來自「政務雲」、各地政府的超算中心建設。2018的年報顯示,中科曙光的超算中心業務約佔總營收的79.5%。收入主要來自企業、政府及公共事業以及互聯網公司。

大陸媒體揭「中科系」斂財黑幕遭當局報復

跟江綿恆「中科系」斂財相關的黑幕,不得不提及2014年的西部礦業IPO財經調查。

大陸媒體21世紀網在2014年曾發表《毛小兵發跡調查:西部礦業十年前的利益輸送》的文章、深度揭秘江綿恆中科系斂財黑幕,隨後,身為中共青海省委常委、西寧市委書記毛小兵落馬。

報道指,上市公司西部礦業的IPO跟江綿恆的「上海聯和投資有限公司」以及中科系背景的公司涉及灰色交易。比如:北京安瑞盛科技有限公司(安瑞盛)成立於2006年6月,僅「誕生」15天就從湖北鴻駿投資公司手上獲得西部礦業4,487萬股(佔公司總股本14%),成為西部礦業IPO的第二大股東。

而安瑞盛科技背後是中科院背景的「中科信資本軍團」,包括新紀元、中關村科學城和大恆科技。

記者的調查還發現,引入的新股東,如中國希格瑪、中關村科學城、中國新紀元並非如確認函中所稱,「相互之間不存在一致行動關係,除共同持股有西礦集團外,亦不存在其它任何關聯關係」;相反,它們之間存在著剪不斷、理還亂的複雜關聯,同時三者之間存在明顯的事實一致行動關聯。

這三家中科系公司合計持股西礦集團66%的權益,並委派五人進入董事會,在持股比例和董事會成員組成上有絕對控制權。換言之,在這三家中科系公司的幌子下,青海省國資委已蛻變為西礦集團和西部礦業的名義控制人,而江綿恆掌控的「中科系」才是實際操縱這一資產的一方。

在中科系「悶聲發大財」的黑幕被曝光後,江綿恆為之惱怒。

上海警方於2014年9月藉口「特大新聞敲詐犯罪」案,逮捕曝光中科系的21世紀網主編和相關管理、採編、經營人員及兩家公關公司負責人等8人。當時擔任上海市長一職的正是楊雄,他跟江綿恆同時擔任「上海聯和投資有限公司」的要職。

網上對該公司的介紹是:上海聯和投資有限公司是由上海市人民政府批准成立的國有獨資有限公司,隸屬於上海市國有資產監督管理委員會,成立於1994年9月,主要從事高新技術產業和金融及現代服務業領域的股權投資及管理工作,已投資項目涉及信息產業、生物醫藥、新能源、環保與新材料、金融服務、現代服務業等領域,對外投資規模已超百億元。

但據21世紀網記者在2014年4月28日在上海市工商局網站查詢「上海聯和投資有限公司」,查詢結果顯示:未找到符合查詢條件的紀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