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府強推修訂《逃犯條例》草案,不僅觸發一周內兩次過百萬人大遊行,更觸發警民衝突,令社會撕裂加深。雖然特首林鄭月娥宣佈暫緩修例,但仍未挽回社會信心。有銀行界資深人士透露,由6月9日到16日兩次大遊行之間,有香港富豪把100億美元資金轉出到海外。另有移民顧問稱,近日港人查詢移民個案大增數倍,「較五年前傘運(雨傘運動)更為火爆」。

有逾700萬人口的香港,一向是富豪聚集之地。根據財富調查機構Wealth-X去年發佈的報告顯示,2017年香港「超級富豪」(資產達3,000萬美元)的數目在全球城市中位居第一,達1萬人,按年增加31%,超過紐約的近9,000人。花旗銀行今年4月的報告亦指,每100個港人中就有約7人是千萬富翁。

但今年2月中共及港府突然推出修訂《逃犯條例》草案,打開香港人權保障和法治制度的缺口,令中共極權之手直接深入香港,讓香港富豪們感到不安全,紛紛部署將資產轉移到海外。6月,修訂《逃犯條例》更引發兩次大遊行,令香港成為世界關注焦點。

感不安 富豪們加速撤資

資深銀行家、浸會大學客席教授吳明德。(宋碧龍/大紀元)
資深銀行家、浸會大學客席教授吳明德。(宋碧龍/大紀元)

從事銀行業30多年的資深銀行家、浸會大學客席教授吳明德向本報披露,香港富豪們加快了轉移資產的步伐。他引述銀行界朋友消息稱,自6月9日到16日兩次大遊行之間,香港富豪最少有100億美元資金轉出到海外。

吳明德曾擔任美國銀行和中國建設銀行高級副總裁,對銀行運作非常熟悉。他解釋,「這些都是有錢人的戶口」,而朋友所在的銀行全球都有分行,「按一個鍵,資金就從香港轉到其它國家了。而且數以億計。」

在兩次逾百萬人大遊行後,港府仍未撤回修訂《逃犯條例》,再次令香港民眾失望。

吳明德預期特首林鄭月娥會因處理修例不當,最終被換人,但中共對香港的統治只會日趨收緊,加上美國加緊對中共的制裁(加徵關稅),或考慮取消《美國-香港關係法》,都將進一步重創香港的經濟和商業環境。吳明德預料「如果真的通過(取消香港關係法),有錢人至少走一半」。

路透社早前報道也引述財務管理顧問、律師、銀行界人士稱,有香港億萬富翁將資產轉移至海外。報道指,一名評估後認為自己會受到修訂《逃犯條例》影響的富豪,已經將資產由香港的銀行轉移至新加坡的銀行,涉及金額超過一億美元。

港億萬富翁:人權法律無保障唯有走

居港多年的紅二代、億萬富翁陳平向本報透露,當局修訂《逃犯條例》後,身邊很多有錢人紛紛賣掉香港的住宅,將資產轉移到新加坡等國,「(香港)人權、法治沒保障,肯定要走的啦。」

他最近去新加坡考察,並應邀出席一個由大陸富豪主辦的演講會發表演講,「碰到一大堆原來的大陸老闆們」,這些老闆原本呆在香港,「現在都跑到新加坡去了」。他並指,這些老闆身家都比較豐厚,資產數以億計,當中不少是上市公司老闆;又指新加坡近年已有200萬大陸人湧進,樓價也被炒貴。

移民公司: 查詢增數倍 外國人也要走

除了富豪撤資外,不少港人也打算移民。有協助移民的公司稱近期移民查詢大幅增加數倍,甚至包括居港的外國人,一些敏感身份的人物也要移民。

加拿大雷立得移民事務所律師陳小儀。(宋碧龍/大紀元)
加拿大雷立得移民事務所律師陳小儀。(宋碧龍/大紀元)

專門做加拿大移民的雷立得移民事務所顧問陳小儀向本報表示,特別是6月9日百萬人大遊行後,查詢個案「比以往多了兩、三倍」,每天電子郵箱查詢都有約十個個案,「包括在港居住很長時間的外國人也有很多寫信給我們,還有一些觀望的申請者,也加快了申請的步伐」。

至於加快移民的原因,陳小儀稱,主要是覺得香港變了、一國兩制已經失色。「始終覺得好像很煩擾,很多社會紛爭,沒有以前那麼好。說是50年不變,現在也變了。」

五年前雨傘運動(傘運)時香港也出現小移民潮,陳小儀認為,今次移民潮「比傘運時還要熱」,而且想移民的都是專業人士、中上階層人士,也有政府人員想移民,「有些敏感性的就不太方便分享」。

另外,香港有30萬加拿大籍人士,他們有護照,可以隨時回流。陳小儀指,這些人移民的同時,也將資產轉移到海外,包括在海外置業等,有的已經賣走香港樓。

多單身年輕人想移民 

萬豪移民顧問董事總經理丘濠銘。(余鋼/大紀元)
萬豪移民顧問董事總經理丘濠銘。(余鋼/大紀元)

另一家萬豪移民顧問董事總經理丘濠銘也向本報表示,移民查詢個案「增加很多,比平時多了一倍不止。主要是覺得對香港前途沒信心」。而且今次移民個案的特點是多了不少年輕人申請,包括未成家的也想走。

「《逃犯條例》是一個催化劑,致使沒有移民打算的人,或者還沒有很明確的意願,加速他們想移民。」丘國煒稱,除此之外,很多人也為了下一代而選擇移民,希望他們能夠入讀好的學校以及有更好的生活。

最熱的移民地點除傳統的英、美、澳、加外,這兩年也多了一些查詢,希望去歐盟的愛爾蘭、葡萄牙等不需要坐移民監的國家,盡快拿到身份。

丘國煒相信,即使林鄭月娥最終撤回修例,是否會影響移民潮還很難說,「因為這是信心的問題,也是考驗林鄭政府做甚麼去挽回市民的信心的問題」。

學者:兩現象顯示對港金融影響

美國克萊姆森大學(Clemson University)經濟系副教授兼香港中文大學亞太研究所成員徐家健。(蔡雯文/大紀元)
美國克萊姆森大學(Clemson University)經濟系副教授兼香港中文大學亞太研究所成員徐家健。(蔡雯文/大紀元)

美國克萊姆森大學(Clemson University)經濟系副教授兼香港中文大學亞太研究所成員徐家健相信,目前政經局勢下,無論是移民潮還是撤資潮,都會繼續。

他身邊也有不少朋友已部署離開,包括將錢兌換美元,或者到海外置業或移民,但會吸取九七移民的教訓,不會全撤,而是選擇將部份資產轉移,「比如賣掉香港樓,但至少會剩一棟自住,一旦覺得香港情況還可以的話,就會選擇回來」。

由於香港資金自由出入,很難監管到底有多少錢從香港進出。究竟移民潮或撤資潮,對香港金融影響有多大,徐家健稱,雖然很難量化,目前仍有一些數據值得留意。

一個是匯豐、中銀、渣打先後取消最低存款收費,並提高港幣定存息率,說明銀行資金比較緊張。

其二,金管局數據顯示,2019年4月份貸款與墊款總額上升0.8%,其中在香港使用的貸款(包括貿易融資)與上月比較上升1%,在香港境外使用的貸款則微升0.1%。由於港元貸款的升幅較港元存款小,港元貸存比率由3月底的87.8%,下降至4月底的87.3%。

徐家健稱:「這說明有境外,包括大陸向香港借錢的額度增加,加上香港存款增長緩慢,這對香港金融都是一個風險。」

他並指,香港夾在中美之間,成為中美兩國較勁的籌碼。儘管中共當局聲稱G20峰會上絕不提香港問題,但他稱,美國國務院一定會繼續討論香港問題,包括考慮取消《香港關係法》,對香港不利。

行政會議成員、金管局前總裁任志剛也罕有地表示,現時環球地緣政治局勢緊張、中美貿易摩擦加劇以及香港近期的發展非常令人擔心。《逃犯條例》修訂引發的風波無疑影響了香港的國際形象,希望金融界謹慎應對金融形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