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於英國倫敦的「獨立人民法庭」早前裁定中共為獲取器官而殺害囚犯的行為仍在繼續。在文革中被中共處死的作家遇羅克的弟弟遇羅文接受本報訪問時表示,中共幾十年來從來就是殘忍無道,當年其胞兄的眼角膜就被摘除移植給他人。

遇羅文證實胞兄遇害後,眼角膜被摘取移植。(大紀元資料圖片)
遇羅文證實胞兄遇害後,眼角膜被摘取移植。(大紀元資料圖片)

獨立法庭名為「中國法庭」。庭長尼斯爵士(Sir Geoffrey Nice)曾經是國際刑事法庭的檢察官,負責起訴塞爾維亞前總統斯洛博丹米洛舍維奇,指控後者犯有滅絕種族罪、酷刑罪和其它危害人類罪。

「中國法庭」6月17日發佈的判決書稱,可以確定,法輪功學員是中共活摘器官的一個來源,甚至可能是主要來源。

這份判決將中共為器官殺人的罪惡袒露在西方主流人士面前。海曼資本管理公司(Hayman Capital Management)創始人兼負責人、資深對沖基金經理巴斯(Kyle Bass)在其社交網站發文說:「讀到這條消息讓我感到噁心」,「是時候跟掌管中共的『窮凶極惡的豬』徹底切斷關係了。」

巴斯在過去一周,指控華為盜竊美國技術,譴責中共是「種族滅絕劊子手」。他還為香港百萬民眾反送中的行動喝彩。

「中國法庭」判決說,中共將法輪功等宗教團體的成員監禁、酷刑和處死,以便攫取他們的器官用於移植。強迫摘器官的案件至少在20年前就開始了,並且今天在繼續。

雖然加拿大前內閣部長大衛喬高(David Kilgour)和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David Matas)出版了調查報告《血腥的活摘器官》,但仍有部份人不敢相信為獲取器官而殺人這樣慘無人道的事。旅居美國的遇羅文接受本報訪問時表示,在經歷了那麼多事情之後,他對中共做出這樣的惡行一點都不覺懷疑。

「你要知道在中共的思維裏面,任何匪夷所思的事情他們都能做。他們是沒有底線的。」

1966年2月13日,遇羅文的哥哥遇羅克在《文匯報》上發表文章《和機械唯物論進行鬥爭的時候到了》,反對姚文元批判新編歷史劇《海瑞罷官》。文化大革命爆發後,遇羅克於1966年下半年寫下了著名的《出身論》一文,批判中共血統論。

1968年1月5日,遇羅克被捕,被扣上莫須有的「組織反革命小集團」等罪名。1970年3月5日,在「一打三反」運動高潮中,遇羅克在北京工人體育場被宣判死刑,立即執行,時年27歲。

文革遇難作家遇羅克(大紀元資料圖片)
文革遇難作家遇羅克(大紀元資料圖片)

遇羅文表示,哥哥被處死之後,眼角膜被摘除,移植給一名所謂「勞模」。

「在我哥哥平反以後,有一個大夫曾經找到我姐姐,揭露說,我哥哥的眼角膜當時被摘除了。但其它器官就不清楚了。因為這個大夫是眼科大夫。他說(眼角膜)給了一個人,當時所謂的勞動模範。那時紅二代、官二代還不像現在這麼有權勢。當時的勞模、標兵是最有權勢的人。文革的時候,這種事司空見慣。」

為器官殺人由來已久

遇羅文認為,一個人被處死之後器官被摘取,跟一個人被選中器官而被處死,性質惡劣程度是不一樣的。「現在是為了要器官,栽個罪名,故意把人殺死。這些法輪功學員根本沒犯死罪,但是為了要器官,把人弄死。」

然而,為了奪取器官而殺人,這樣的事情,也並非始於今日。中共從文革期間就開始這樣做了。

根據網上流傳的一篇文章《鍾海源剖腎受難日:一個「劊子手」的自白》,江西省小學教師鍾海源就是因為腎臟被一個高官之子看中,而被處死。作者當年是部隊士兵。1978年4月,一名黃副營長告訴他,某軍區副司令的兒子需要做腎臟移植。

副營長說:「腎從何來,甭說,你們也該知道,唯一的途徑只有死囚,據醫學上講,女腎的功能比男腎的功能好,尤其是年輕女人的腎更好些,為了保證手術的成功.還得找個年輕女犯……你們連看守的省第一監獄裏就有一個。」這個被選中的人就是鍾海源。

1977年4月30日,鍾海源被行刑。在行刑之前,軍醫給她打了三針,以保持腎臟活力,執行死刑的時候故意不打要害,讓心臟多跳一會。

遇羅文說,文革就有這種事。中共經過這麼多年的「磨練」,它怎麼能不做出更加傷天害理的事呢?從活摘器官的消息一開始曝出,遇羅文就相信它是真實的,而且他認為這種惡行會持續擴大。

「第一,從中共官方這方面就不限制,不制止,也不讓人說。所以下面那些人都知道,幹這事受不到懲罰,更何況還會得到好處。他們為了討好有權有勢的人,弄一般人得不到的東西(提供他們所需的器官),這是一種最好的賄賂方法。更何況他們關押法輪功學員的時候,都是很秘密的,沒有法律手續,人間蒸發,很容易掩蓋。」

移植輪候時間極短 不合常理證活摘器官

位於倫敦的獨立法庭在判決時指出,中國醫院移植等待時間特別短,常常只需一兩周。

遇羅文認為,器官這麼多,時間這麼短,已經非常可疑了。「按照全世界正常規律來說,按人口比例來說,都不可能做到這麼快,這麼大量的提供器官,所以我覺得本身就是非常可疑的事情,可以說毫無疑問的證明中共在幹活摘器官的事。」

2018年10月19日至12月2日,追查國際的調查員以四川省政法委維穩辦主任副主任的身份,為親屬聯繫器官移植手術的事由,對北京、天津、上海等11個省市涉嫌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12所大醫院的院長、主任、醫生等責任人電話調查取證,獲得17個錄音證據。調查結果再次顯示:中共現在仍舊在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進行移植。

遇羅文相信,中共在沒有滅亡之前,活摘器官的罪惡不會停止,而且只會越來越嚴重。

「我覺得全世界都應該站出來呼籲,一定要禁止,一定要讓全世界明白,中共在幹一件非常不能讓人容忍的反人性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