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21日,中共深圳市委前常委、政法委前書記蔣尊玉受賄案二審維持原判,蔣尊玉以「受賄罪」被判處無期徒刑。

蔣尊玉被指在1996年至2014年任深圳規劃國土局龍崗分局局長、深圳龍崗大工業區管委會辦公室副主任、深圳市副秘書長、深圳市水務局局長、深圳市人居環境委員會主任、深圳市龍崗區委書記、深圳市委常委、政法委書記期間,為他人在承接建築工程、開發房地產項目等方面提供幫助,非法收受財物共計折合人民幣3265.6767萬元、港幣4670萬元。

2016年5月16日,蔣尊玉受賄案開庭,當日庭審時蔣當庭翻供,拒不承認收受部份涉案贓款。2017年8月28日,蔣尊玉被判處無期徒刑。蔣不服,當庭提出上訴。

港媒此前報道,蔣尊玉在庭審時耍「大牌」,聲稱「我不吃甚麼爭取立功、主動交代那一套」,「以事實為依據、法律為準繩,該甚麼量刑就該甚麼宣判」。他還稱:「我僅收受贈送人民幣6百萬元,姦污女青年多名,我拒絕回答,原因庭長清楚。」

據報道,蔣尊玉不僅近乎瘋狂地收受私企老闆輸送的巨額利益,還隱瞞「裸官」身份、使用公款送禮、多次嫖娼、參與賭博、與多名女性通姦,被辦案人員形容為「五毒俱全」。

另外,蔣尊玉的老婆、女兒、女婿、親家等家庭成員都處在腐敗鏈條上,扮演起操盤手、權力掮客以及贓款接收者的角色,家族蛻變為斂財共同體。

據報道,蔣尊玉為家人先後買入了42套住房,存款和投資股票銀行資金有兩億多元人民幣,巨額資產來源不明。

2017年2月,深圳市福田區博雅教育機構前董事長姚建造被處有期徒刑二年、緩刑三年。他為當上人大代表和辦校,曾向蔣尊玉行賄超過2000萬元人民幣。

8月初,包工頭黃澤平案在廣州受審。他與蔣就見過兩次面,為承包項目分多次向蔣尊玉和蔣的「密友」李衛平共計賄送人民幣709萬元和港幣50萬元。

2016年5月31日,蔣尊玉的獨生女蔣丹丹在廣州中院受審。陸媒報道,蔣丹丹的生活似乎一直沒有離開蔣尊玉的「朋友圈」。李衛平與蔣尊玉於1990年認識,蔣尊玉讓蔣丹丹稱呼李衛平為「舅舅」。

蔣尊玉在受審時承認,深圳當地一名房地產商人曾以4.5折的低價,將一套價值大約700萬元人民幣的房產賣給了蔣丹丹。在蔣尊玉受賄案中,蔣為李衛平在獲得高爾夫球場項目、為其親友子女入學、承接舊改項目上提供過幫助。

蔣尊玉在深圳任職長達31年。2009年6月,江派官員、蘇州市委書記王榮「空降」深圳任代理市長、市委書記後,蔣的仕途也在一年內連升三級,由水務局長升至市委常委,官至正廳級;2013年4月兼任市委政法委書記。

蔣尊玉一直被視為王榮的親信。兩人曾因積極追隨中共江澤民集團迫害法輪功,被海外「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列入追查名單,是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涉案主要責任人。

自1999年7月以來,深圳市公、檢、法、司和「6.10」系統對法輪功學員實施群體滅絕性迫害,非法抓捕、關押、酷刑虐待、庭審、無罪判刑,造成眾多法輪功學員致傷、致殘、致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