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貿易戰,雙方談判陷入僵局。中共寄望美國2020年大選後,美國內部政治會發生變化,一直在拖延時間。但美國多名官員看破中共意圖,多次發聲警告中共。同時特朗普政府自有對策反擊中共。

美國多名官員看透中共意圖

6月5日,中共官媒《學習時報》在頭版發表題為「爭取停不怕拖準備打——回顧抗美援朝期間的停戰談判」的文章。多家媒體認為,此文顯示中共最高層在中美貿易戰的思路包括「爭取停」、「準備拖」。

自特朗普去年發起貿易戰,美國要求中共在知識產權、強迫技術轉讓等方面做出改變,對經濟要做出「結構性改革」,如取消對國企的補貼等等。

有報道稱,中共則一直寄望於美國內部政治的變化,如美國中期選舉、通俄門事件、明年美國總統大選等等事件,期待特朗普下台。

現在看來,中共採取的策略之一是拖延時間,但美方也已看穿中共意圖。

「我知道有一件事是行不通的,那就是和他們談判」,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Robert Lighthizer)6月18日出席國會聽證會時表示。他還說,關稅可能已不足以迫使中國(中共)實施美國要求的經濟改革,或阻止中國(中共)「作弊(cheating)」,但美國沒有其它選擇。

去年11月美國正在舉行中期選舉。

當年7月,白宮首席經濟顧問庫德洛接受美國網媒Axios採訪時指,北京似乎以為只要將貿易衝突拖延到美國國會中期選舉,特朗普的立場就會軟化,但是,不論選舉結果如何,特朗普都不會放棄。

去年以來美國中期選舉、「通俄門」事件的結果,均使得中共希望破滅。

特朗普政府自有對策反擊中共

對於中共的拖延戰術,特朗普政府也自有對策反擊。

萊特希澤在6月18日的聽證會上還說,「我們對某些中國產品徵收關稅,如果某些問題無法得到滿意解決,我們正準備採取更多措施。」

他告訴參議員說:「我們在中國面臨一個難以為繼的局面,坦率地說,幾十年前應該解決這個局面。」「這是它們(中共)長期以來的歷史,它們違反了知識產權規範,且變本加厲,做出承諾而不履行承諾。」

6月17日,美國商務部長威爾伯・羅斯(Wilbur Ross)在巴黎參加航展,他接受CNBC的採訪時表示,如果中美之間無法達成貿易協議,特朗普總統將「很高興」對剩餘的3000億美元中國商品加徵關稅。

羅斯還表示,華盛頓準備對汽車進口徵收關稅,以促使外國汽車製造商轉到美國境內進行生產。「美國市場是目前世界上最健康的汽車市場。中國市場已經崩潰,歐洲市場也在跌跌撞撞。」

除了關稅措施外,美國還可以祭出其它反制措施,例如將威脅國家安全的中國公司列入出口管制黑名單。

5月中旬,美國商務部將遭司法部指控違反美國制裁規定的華為列入管制黑名單,華為營運遭受重大打擊,多家供應商對其斷供。多家媒體報道,海康威視(Hikvision)和浙江大華等5家中國影像監控設備業者可能是下一波被列入美國商務部黑名單的公司。

特朗普總統日前表示,招數用盡的北京,必須與美方達成協議。

特朗普逼迫中共高層會面

今年5月,美中雙方經過11輪的貿易談判,原本被認為即將達成協議、劃下句點。但中共卻在5月初全盤推翻已達成的共識,令美中雙方多月談判成果付之東流,引發特朗普政府強烈不滿,從而追加關稅。

5月10日,特朗普政府宣佈對2000億美元中國商品加徵的懲罰性關稅由原先的10%增加到25%。13日晚,中共宣佈對美國貨物施加報復性關稅。

當時就有分析認為,中共根本沒想談判,其實是在拖延時間。

6月10日,特朗普接受CNBC《財經論壇》(Squawk Box)主持人喬・克爾恩(Joe Kernen)電話採訪。

主持人克爾恩問,如果習近平沒有出席G20峰會或者沒有習特會,美國對額外的中國商品懲罰性關稅是否會立即生效。特朗普回答:「是的,會立即生效。」

最新消息指,習近平將與特朗普在G20會面。

特朗普推文回擊中共

之前有報道說,中共正在押注2020年美國大選,寄望民主黨上台,以緩和貿易及其它中美糾紛。

海外的經濟學者何清漣在其《習近平「以拖待變」的底氣從何而來?》一文中,列舉了中共為何心存僥倖的原因。

5月1日,美國前副總統、民主黨人喬・拜登(Joe Biden)在愛荷華州一場集會上說,「中國不是我們(美國)的競爭對手。」

另一個是,5月1日晚上,民主黨成員希拉莉在MSNBC的節目「The Rachel Maddow Show」上說,「既然俄羅斯明顯支持共和黨,我們為甚麼不找中國支持我們民主黨呢?」

何清漣的文章認為,中共無論是公開還是私下的管道,得到的信息只可能是特朗普無法獲得連任。而這兩位重量級民主黨政要的表態,讓中共看到了「以拖待變」的希望。

但特朗普後來發了多個推文警告中共。

5月8日,特朗普發推文說,中共反悔並試圖重新談判的原因是,「他們希望能夠與喬.拜登(Joe Biden)或其中一個非常弱勢的民主黨人『談判』,從而繼續在未來幾年損害美國。」

特朗普在接下來的推文中說,那是不會發生的!

5月11日,特朗普再發兩則有關中美貿易關係的推文。他首先寫道:「我認為中國(中共)覺得他們在最近的談判中被打得很慘,所以他們可能想要等到2020年美國總統大選之後,看看民主黨能否僥倖獲勝。如果是這個情況,他們將繼續以每年掠奪美國經濟5000億美元……」

「他們(中方)面臨的唯一問題是,我將贏得大選(美國史上最佳的經濟及就業,還有更多)。如果他們必須在我的第二任期內與美國談判,屆時他們所能得到的交易會比現在更糟糕。對他們來說,最佳策略是現在就採取行動(與美國談判),不過,我喜歡收到這麼多的關稅!」他繼續寫道。

而近來民主黨人拜登對中共的態度也有所轉變。

6月11日在愛荷華州活動場合上,拜登強硬批中共:「我們需要對中國採取強硬態度。中國對我們構成嚴峻挑戰,在某些領域帶來真切的威脅。」

美國兩黨都趨向對中共強硬

目前,美國的民主黨和共和黨都趨向於對中共更強硬,在這點上是一致的。

今年5月24日,白宮前首席戰略顧問斯蒂芬・班農(Steve Bannon)在中亞地區哈薩克斯坦接受採訪時對中共直言,別想等待一個對中共友善的白宮。

今年5月10日,特朗普政府宣佈對中共加稅。白宮同日發佈聲明表示,特朗普在貿易上對中共的強硬態度得到廣泛支持。

參議院少數黨領袖、紐約州民主黨議員查克・舒默(Chuck Schumer)在推特上說:「堅持對中國(中共)強硬,總統@realDonaldTrump。不要退縮。實力是贏得中國(中共)的唯一途徑。」

佛州共和黨資深參議員馬可・魯比奧(Marco Rubio)說:「中國(中共)對它們之前所作承諾反悔,對此並不感到驚訝。多年來,它們利用(談判)對手非常渴望達成協議的心理,得以僥倖逃脫。特朗普總統第一個提出實質的威懾,來擺脫糟糕的協議。」

王滬寧早期文章與中共貿易戰取態吻合

中共拖延時間,等待美國內部政治變化的策略,與現任政治局常委王滬寧當年《美國反對美國》一書的觀點不謀而合。

「《美國反對美國》,大概是一個奇怪而又頗為費解的書名。我起這個書名的用意在於表明,美國不是一個簡單的均質的整體,用一句話就可以打發掉;凡是能發現肯定性力量的地方,就能發現否定性力量;我們無法用一句話來說美國是甚麼,要說的話,只能是『美國反對美國』。」王在該書序言中寫到。

王滬寧被認為是江派成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