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年少時候起,情意結總覺得香港警察是除暴安良的一份子,「憑自我、硬漢子,拚出一生痴」,是人民安身立命的保護傘;警隊醜聞雖時有發生,但救死扶傷,質素之佳絕不下於任何國家;而歷任警務處長的作風,當然有舉足輕重的作用。

1997年回歸典禮期間,警務處長李明逵下令在灣仔播放貝多芬《第5號交響曲》,掩蓋梁國雄及其他示威者的聲浪,以免影響典禮進行。這個決定剝奪了示威者表達意見的權利,但在鬥智鬥力之中,處長的取態是鬥智,算是不著痕跡地化解了一場衝突。

2003年,警方錯誤將港人遣送大陸,時任警務處長曾蔭培與兩名副處長,先後向當事人道歉。李明逵在任期間,一句「走一個犯,不足為奇」,被輿論批評,李明逵自認輕率,承認言論不當。鄧竟成任警務處長4年,曾就警署強姦案、執法問題等,3次向公眾及受害人道歉。這個時期警隊仍然自視為公僕,取態是不輕易製造對立。

然後曾偉雄任警務處長,事情開始起了變化。

2011年李克強訪港時,有警察刻意用手擋著電視台攝影機的鏡頭,並拒絕展示警員委任證;曾偉雄聲稱警員以為攝影機後的是黑影,由是黑影論膾炙人口。自從警隊由曾偉雄接手後,警隊從不認錯,試過有警員施放胡椒噴霧,濺到小童,曾偉雄回應:「維護法紀要道歉,是天方夜譚。」因為處長的輕蔑,由是警隊形象開始變質。

雨傘革命期間,警隊的手法開始變得骯髒,除了故意不展示委任證之外,又在黃絲藍絲的衝突中出現偏私,且濫用暴力,最終出現朱經緯打人及暗角七警事件,8人落得下獄收場。曾偉雄沒有檢討是否警隊指引不足,卻反過來發起為被捕警員籌措律師費;又在警隊內部集會中向警員打氣,指「你地冇做錯」。由是警隊開始是非不分,進而遷怒於民。

612和平示威,警察的下三濫手法還是層出不窮,包括軍裝警故意掩蓋警員編號,便衣警不掛上委任證;大批警察隨意在地鐵站向青年人搜身,盡情侮辱;即使有律師在現場提醒被搜身者可以不回答警察問題,也被指阻礙警方執法,完全忘記了這是自由社會每個公民的權利。一眾全副武裝的防暴警察對著落單的示威者舉棍狂毆,行私刑多於執法。未舉旗便開槍,而且是槍支平放對著密集人群,完全違反警察開槍指引。由於不甘記者作出同情示威者的報導,肆意向正在採訪的傳媒施放催淚彈,甚至作勢開槍,最終被喝止而作罷。督察級的警員居然鬼祟地向毫無防備正在採訪中的記者偷偷噴灑催淚水,明知面前是已經出示採訪證的記者,一句「記你老母」,讓警隊倒退回60年代的爛仔形象,也必將永遠成為林鄭時代的警隊標記。

陳雲於2010年曾在信報撰文指出:「毀滅一隊警察,不須人民起義,不須槍炮刀劍,只須政府以不義之名,唆使警察陷害忠良,警察就濫權營私,不成為警察,而成為家僕與鬼卒了。」

陳雲沒有說的是,自甘墮落,是別人唆使不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