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中共陝西省安康市漢陰縣警方發佈了一則100萬(人民幣,下同)懸賞通告,被稱為是目前中國國內金額最高的懸賞通告。通緝的對象是廣東東輝珠寶集團董事長湯曉東。

湯被指涉嫌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犯罪。已身在美國的湯曉東也在海外高調回應,向各大中文媒體爆料自己成了漢陰縣公安局長「殺雞儆猴」震懾其它企業家的犧牲品,並稱要懸賞200萬徵集警方罪證。

周四(6月13日),湯曉東來到洛杉磯大紀元報社接受採訪,他介紹了自己16歲離家南下打工、在廣東功成名就後回鄉創業的過程。

湯曉東自稱,他在珠寶行業做了24年,通過將寶石加工機械化,在廣東等地建立了中國幾大珠寶基地,市場份額佔到70%,並當上了政協委員,還是廣東四會市玉器商會會長,下屬8000個會員單位,覆蓋15萬人。

東輝珠寶紫陽店開業。(湯曉東提供)
東輝珠寶紫陽店開業。(湯曉東提供)

陝西省漢陰縣政府從2008年開始到廣東招商,2014年他決定回去建設家鄉。他否認自己是非法集資,稱其商業投資模式曾向政府報備,都是在政府支持下經營的。

他還說,因為從銀行貸款很難,「中國民營企業家全部在民間融資,只是政府想說誰有問題,誰就有問題」,「在中國做民營企業家,它已經給你定好原罪了,想收網就收網」。

湯曉東與陝西省安康市漢陰縣簽約投資6億元建設東輝珠寶小鎮。(湯曉東提供)
湯曉東與陝西省安康市漢陰縣簽約投資6億元建設東輝珠寶小鎮。(湯曉東提供)

湯曉東參加開幕儀式。(湯曉東提供)
湯曉東參加開幕儀式。(湯曉東提供)

湯曉東在安康市漢陰縣的廠房。(湯曉東提供)
湯曉東在安康市漢陰縣的廠房。(湯曉東提供)

廠房內部設備。(湯曉東提供)
廠房內部設備。(湯曉東提供)

官方指控:以入股為誘惑非法吸存、500餘人報案、涉案金額7000餘萬元

陝西省安康市漢陰縣公安局去年10月立案偵查,於今年5月懸賞100萬元追捕湯曉東。6月6日,漢陰縣政府官網發佈《關於東輝珠寶公司非法吸收公眾存款案情況通報》,披露了相關案情。通報稱,截至2019年4月1日,漢陰縣報案登記的投資者共500餘人,涉案金額7000餘萬元。

漢陰縣政府辦曾於今年1月9日通報了查封東輝珠寶公司的情況,除了抓獲並刑事拘留10人,還查封房產6處,查封一處位於澗池鎮工業園區的東輝珠寶產業園及2家漢陰轄區東輝珠寶玉器店;扣押珠寶玉石半成品4噸、翡翠原石14.67噸、翡翠飾品35箱、玉器等各類物品31包裝箱、大擺件21件、吊墜等小飾品700餘件、金銀首飾及珠寶玉石1萬餘件、金條7根(共1291克)、價值160餘萬元玉器一批、紅木傢俱一組、紅酒4箱、車輛10輛、白酒210件。

湯曉東:商業模式是政府支持的

對上述指控,湯曉東予以否認。他說:「2014年,我覺得把別人的家鄉建設起來了(廣東珠寶業出口2000多億)。我也有這個能力和水平把家鄉也帶動起來。我有的優勢是原料、設備、技術、市場。但是(漢陰縣)當地沒有產業配套,唯一的優勢是勞動力。是領導提出來用大眾創業的模式:勞動力加資本。投資協議、股權協議、證書,資證和資料都給了漢陰縣縣委書記——在市安康市一區九縣開珠寶店,在漢陰打造珠寶產業園,10年建成珠寶小鎮,建立珠寶學院……領導很贊同,資料也報備,召開會議確定認同了我們的商業模式。我也去了當地金融辦、工商局、公安局做了報備。」

他還說:「我在廣東做了24年沒有融資。出這麼大事兒,廣東沒人爆料我在其它地方融資。又不是我在廣東做不下去,我的總部還是在廣東,投資漢陰後我大部份時間還是在廣東。(漢陰縣珠寶公司)是我當地的股東們投資經營管理,我指導他們,我提供原料設備技術貨品。」

湯曉東表示,他們在當地找了大股東成為發起人開了第一家珠寶店,後又開了6家珠寶店,一個珠寶產業園和4個交易中心。「這種商業模式一路經過政府招商監管營運支持做到今天。特別在西洽會上和縣政府有做珠寶小鎮的簽約。當地官網報紙電視台都對我們有推廣宣傳。明確鼓勵老百姓以資金和勞動力加入東輝企業。在縣招商會也有簽協議。」

2018年換了公安局長

他說:「轉變是因為在2018年元月,縣公安局長換領導了。元月縣委書記(周永鑫)打電話給我讓我跟新上任的公安局長搞好關係,要送禮。說『不打點他,你為民間做得再好跟他沒關係,他也需要打點別人。』我元月不在漢陰,我是4月28日回到紫陽縣,珠寶店開業,辦完事5月回到漢陰。產業園比較忙,沒去拜訪他。2月和3月書記又提醒了我。當時我大意了,做了四年了,帶動了300多人的就業,成績都是看得見的。按道理沒必要沒有必要賄賂領導,我已經做出業績給你們了。因為習主席提出的是清潔廉政,打擊貪腐。我在當地做了這麼大貢獻應該表揚我才對。

6月7日,他們給我下了「死亡通知」(整改通知),要我在3個月內完成對股東清退。我的股東在裏面經營管理,股東投資1.79億,我投資3個多億,都打水漂了。股東肯定不願意。我說書記你下這個通知,你不是要把我企業弄垮嗎?我非常震驚,當時我是幹得風生水起、躊躇滿志的。

書記也感覺不對,6月18日,召集當地副縣長、金融辦副主任、公安局政法委等十多人開會,針對這個通知做了兩個決定,第一、清理投資小的股東,清理年齡大的股東。第二、給一年時間整改。我覺得很好,企業可以平穩過渡,一年時間可以招聘新人。但沒有會議記要、沒有蓋章埋下隱患。領導意識到這個通知會導致企業關門——突然要清退整改股東會害怕,所以要開會的人全部保密。但是開完會第二天,開會的人和公安局就給我股東打電話威脅恐嚇讓他們清退。」

湯曉東稱他在漢陰縣的股東「做得好好的,是公安威脅恐嚇人家報案」。

「9月3日我離開了漢陰,回到廣東。我在塞班島有投資房地產,剛好海外有企業想投資我們。我到塞班以後,我公司的人10月4日把查封影片發來,說抓了我12人,6人證據不足取保候審,6個人超期羈押。在這個期間我和公安局長溝通:安康地區查封沒關係,廣東總部不要查封,有收入就可以把漢陰的股東清退。條件提到這裏了,他一邊拖延我,一邊派70多公安查封我廣東、深圳、西安(的公司),抓了我弟弟(和我企業一點關係沒有),把我總部財務,小孩媽媽也抓了,房產凍結,一台寶馬車、在廣東的奔馳路虎都開到陝西去了,總部貨品也拿走了……快得很,6月到9月,三個月就把我企業搞垮了。」

湯曉東在安康市漢陰縣的廠房被查封。(湯曉東提供)
湯曉東在安康市漢陰縣的廠房被查封。(湯曉東提供)

湯曉東說,自己被扣的資產超過3個多億(元),可以用來給股東做清退,變現償還投資者:「(去年)11月12月期間我在跟領導溝通,寫了清償申請,還請省領導跟他們溝通:先清償再追責。答應了。但是當我執行清償時出現問題了:找到投資方購買產品,他讓先打5千萬到指定帳戶——我的凍結帳戶。投資方要看貨、清點,怎麼對接?不吭聲沒下文了。」

湯曉東認為,漢陰縣領導「在當地無法無天搞慣了,沒有商業社會效應頭腦。他都不知道會產生這樣的負面效應和結果。但是他們將錯就錯——公安就要硬,就要打擊你。這裏面有兩個他們意想不到的東西:下了(整改)通知威懾一下我,誰知道發酵了、鬧大了將錯就錯索性就把你企業收了,立功還可以給國庫增加幾個億。第二就是百萬懸賞。我們建國迄今為止,有多少真正的腐敗分子都沒有用百萬來懸賞,唯獨我做實業的經他查處,7000萬懸賞1百萬,怎麼計算出來的?甚麼標準?」

據陸媒《華商報》報道,6月7日,漢陰縣委書記周永鑫接受媒體採訪時,對湯曉東的說法予以否認,稱湯曉東偷換概念,將「入股」「眾籌」與民間籌款混為一談,入股後,公司應修改章程,並向工商局報備,湯曉東並未如此,而是許諾百姓「保本又返利」,「哪個產業一下就能有15%的收益呢?顯然就是龐氏騙局(對金融領域投資詐騙的稱呼)」。

出身翰林院家族 沒錢上學南下打工

1977年,湯曉東出生於陜西漢陰縣蒲溪鎮鳳凰山下的一個普通農民家庭:「我們家族是清朝翰林院出身,49年後被打成地主。我是三個中的老大,還有弟弟妹妹。我上學時成績很好,當過大隊長,因家裏沒錢,初中畢業南下打工。表哥在一家台灣企業做珠寶行業高管,我進去1個多月就發現商機。

我發現大陸人開車排隊送貨去加工,就問為甚麼他們不自己加工?同事告訴我他們設備不精密,產量很低,達不到國際標準沒法出口。我就想提供設備技術。於是我就回西安讀書,西安電子科技大學,三年讀了一年。理論學會了就和廣東當地老闆合作:我出技術,他出資金生產設備。海豐縣可塘鎮的寶玉石加工,就是因為這個設備在當地供不應求。」

2000年,湯曉東在廣東海豐成立了東泰寶石機械有限公司,生產四大系列設備:圓珠機械、成型系列、超聲波雕刻設備、手鐲系列。以給玉石打孔為例,用超聲波打孔,一個人5分鐘可以生產6000粒產品(而以前五天工人都鑽不完),大大降低了成本。兩年後,湯曉東成立了東輝珠寶集團有限公司。

經加工打磨後的成品玉器。(湯曉東提供)
經加工打磨後的成品玉器。(湯曉東提供)

經加工打磨後的成品玉器。(湯曉東提供)
經加工打磨後的成品玉器。(湯曉東提供)

經加工打磨後的成品玉器。(湯曉東提供)
經加工打磨後的成品玉器。(湯曉東提供)

經加工打磨後的成品玉器。(湯曉東提供)
經加工打磨後的成品玉器。(湯曉東提供)

湯曉東要求撤回通緝令 漢陰縣官員不回應

採訪過程中,湯曉東擺出4個手機,說他有兩個中國號,天天在給國內相關的辦案人員打電話,已無人接聽。

發稿前,大紀元記者致電漢陰縣縣委書記周永鑫、公安局局長鄺吉學、檢查院院長萬浩,亦均未獲得正面回應。縣委書記電話無人接,打公安局長的電話一男子回應「打錯了」,檢查局長則以「我在開會」謝絕了採訪。

湯曉東認為懸賞通緝是在國內「法力無邊」的領導們「玩一玩、震懾我,讓我閉嘴,結果我沒有閉嘴。百萬懸賞成了中國各大媒體的頭條,鬧大了,他也害怕了,天天給他打電話也不接了」。

他向國內官員提出兩點要求:「一、把我資產給股東做清償,二、釋放關押我的股東。」並要對方撤回通緝令:「不通緝我,我就不吭聲。這樣我們就相安無事。如果要(繼續)通緝我,我一定要在媒體發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