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知情人士透露,中共政府召集來自美國和其它地方的主要科技公司,警告他們如果與美國特朗普政府合作,禁止向中國公司出售關鍵美國技術,可能面臨嚴重後果。中共這招是否會奏效,請看專家的分析。

《紐約時報》6月8日報道,6月4日)和6月5日,中共在北京召集了這次會議。此前,中共宣佈正在收集「不可靠」的外國公司和個人名單。中共這次名單被廣泛認為是對美國華為禁令的報復行動。

美國指責華為代表中共竊取商業機密,並有國家安全風險。

中共此舉是為了支持華為和阻止供應鏈轉移

兩名要求不透露姓名的知情人士告訴《紐時》,中共官員召集的公司包括一些世界上最重要的半導體公司,以及其它科技巨頭。

這兩名對這次會議知情的人士透露,本周的會議由中共發改委牽頭,中共商務部及工業和信息化部的代表也出席了會議,他們對很多向中國出口商品的公司發表講話。

三個政府機構的參與表明中共不透明領導結構的高度協調。這兩人說,儘管華為公司沒有被特別提及,但中共此舉似乎旨在為該公司提供支持。

《紐時》報道,更廣泛地說,中共此舉似乎也在試圖阻止供應鏈從中國轉移。隨著中美貿易關係破裂,中共擔心主要外國公司將尋求將生產轉移到其它地方以避免長期風險。兩位消息人士說,在本周會議上,中共官員明確警告外國公司,任何看上去超越了標準的藉分散投資而降低風險的、從中國撤出生產的舉動,可能會導致懲罰。

報道說,中共當局還暗示企業應該利用游說來反擊美國政府的舉措。

中共機構沒有回應《紐時》置評請求。

專家:美國公司不會違反美國法律

過去,中共也使用美國科技巨頭作為其外交工具。例如,在2015年高調訪問美國期間,習近平在前往華盛頓之前在西雅圖停留。在那裏,他會見美國和中國科技行業高管,以此作為強調國家經濟關係深化的方式。

研究中國經濟政策的華盛頓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高級顧問斯科特‧甘迺迪(Scott Kennedy)對《紐時》表示,中共此舉不太可能有效,因為它迫使(美國)公司在遵守北京壓力和違反美國法律之間作出選擇。

「美國公司不會違反美國法律,特別是在如此高調的環境中,他們的行為受到嚴格審查。」他對《紐時》說,「這些公司被夾在岩石(中共)和硬地(美國政府)之間,但硬地將會勝出。」

美國政府會對違反出口禁令的公司處罰非常嚴厲,涉及民事罰款,以及限制違規公司出口等,若知法犯法,甚至要負刑事責任。

貿易戰和華為禁令打中中共要害

紐約時事評論員朱明博士表示,中共此舉說明貿易戰和華為禁令打中了中共要害,它才會如此費盡心機地替華為說話。

他說,隨著美國華為禁令,包括谷歌、臉書、高通、英特爾、美光等美國公司,以及歐洲公司ARM紛紛對華為斷貨,華為海外擴張野心不僅受重挫,其手機的海外市場,特別是歐洲市場更是無以為繼,有拱手讓給三星公司的可能性。

朱明表示,華為和中共政府關係密切,是中共拓展海外市場的重要棋子。華為受重創相當於中共野心受挫,它力挺華為更證明了華為並非純粹的私企,而是中共大力扶持的企業。

美中談判中,美國尋求徹底改變中共不公平的貿易和經濟政策,包括結束強制技術轉讓和盜竊美國商業機密。美國還希望限制中共對國有企業的補貼,以及美國公司能更好地獲得中國市場的准入。

5月初以來,因中共毀約,美中之間的談判陷入僵局。5月20日,在賓夕凡尼亞州中部的一次集會上,針對美國企業擔憂中美貿易談判僵局,關稅戰展開的問題,特朗普總統的答案很簡單。

「任何不想支付關稅的人都有一個簡單的解決方案:在美國生產你的產品,把你的工廠帶回賓夕凡尼亞州,以及無論哪個你想去的其它(沒有關稅的)地方。」特朗普說。

美國UCLA安德森管理學院的經濟學家俞偉雄對大紀元表示,中國過去三四十年間累積起來的全球製造工廠、生產供應鏈將出現瓦解的危機。他說,目前中國生產的絕大多數物資都是外銷商品,如果美國政府持續增加關稅,製造商失去生產優勢,勢必會選擇轉移,中國將承受大量的廠商外移、資金外流。

據俞偉雄分析,中美貿易戰將是長久的衝突,過去以中國為中心的生產鏈將崩解,屆時台商、韓商和日商可能會選擇回到自己的國家,或將生產基地移至東南亞,至於美商也可能回到美國。

朱明表示,貿易戰令中國經濟放緩,如果經濟不穩,民心就不穩,中共最害怕的就是內部不滿情緒爆發,所以這可以說貿易戰擊中了中共要害。

美國政府對中共此類行為瞭如指掌

美國政府對中共此類行為並非不知曉。去年10月,副總統彭斯在對華政策演講中表示,北京發出了一份名為宣傳管理通知的敏感文件,其中提出了它的戰略,中共必須精準出擊,分化美國國內不同的群體。

「一些中國(中共)高級官員還試圖把美國一些工商界領袖意圖維持他們在中國的公司營運的願望作為槓桿來影響他們,要他們譴責我們的貿易行動。最近的一個例子是,他們威脅美國一家大公司說,如果該公司拒絕公開發聲反對美國政府的政策,就不批准他們在中國的營業執照。」彭斯說。

他還說,中共的行動並不僅僅專注於影響美國的政策和政治。北京還在採取步驟,利用其經濟槓桿力和巨大市場的誘惑力,對美國工商界施加影響。

彭斯在演講中表示,本屆行政當局將繼續採取果斷行動,保護美國的利益、美國的就業和美國的安全。

他說:「在我們回應中國(中共)的貿易行為時,我們將繼續要求與中國建立自由、公平和互惠的經濟關係。我們將要求北京打破貿易壁壘,履行義務,全面開放經濟——就像我們開放我們的經濟一樣。」

「我們將繼續對北京採取行動,直到盜竊美國知識產權的行為永遠消失。我們將繼續堅定立場,直到中國(共)政府停止強行技術轉讓的掠奪性做法。我們將保護美國企業的私有財產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