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政局詭異和高層的激烈博弈,在6月7日這一天又得到印證。當日,正在俄羅斯出訪的習近平出席了於聖彼得堡召開的國際經濟論壇大會,並發表演講。在演講中習近平提到了中美貿易問題,並出現了罕見一幕,而對於這部份內容,中共官媒卻有意省略,不予報道。不僅如此,官媒新華社還馬上推出評論文章,暗批習近平的言論。

根據俄羅斯衛星通訊社中文網報道,習近平在談及中美貿易戰時表示,中美之間存在著強大的貿易和投資聯繫。兩國雖然現在有一些貿易摩擦,但雙方現在已經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很難設想中美全部割裂開。我想,那種情況不僅是我不願意看到的,我們的美國朋友也不會希望看到。我的朋友特朗普總統,我相信他也不願意看到。」

儘管此前特朗普總統多次在公開場合和社交媒體上稱習近平是朋友,釋放出極大的善意,但習近平在公開場合基本稱兩人是「工作夥伴」關係。如今在貿易戰談判近於破裂,中國經濟面臨加徵關稅後帶來的重創,外界觀望雙方是否可以在6月底的「習特會」上破局之際,習近平突然在國際場合高調稱特朗普是他的朋友,或許是在回應6日特朗普之語,或許表明習有意願緩和與美國的緊張關係,與特朗普繼續談判。

6月6日,彼時在法國諾曼底參加紀念活動的特朗普在接受美國媒體記者採訪時稱,「我肯定會與中方達成協議」,「我的意思是他們(中方)現在想要達成協議」,「我會說,我想要達成協議,但是他們更想要達成交易」。特朗普還強調:「我們曾經有過一個協議,但是它們(中共)試圖重新談判,它們不能這樣做。」

顯然,特朗普已看穿了中共想達成交易而非協議的心思,但其強硬態度和要求,會讓高調稱特朗普是朋友的習近平接受嗎?有意思的是,習近平關於中美貿易戰的言辭並未出現在6月8日的新華社報道中,而且就在習近平講話的當天,新華社居然刊登了一篇題為「讓『投降論』成為過街老鼠」的文章。

文章開篇即重申中方對美國的態度,即「不願打,不怕打,必要時不得不打」。對於這樣的態度,文章指絕大多數中國人立場和決心非常堅定,但也有少數人得了「軟骨病」,說他們「到處鼓吹『中國處於劣勢,呼籲眾人妥協』的投降論調,混淆視聽、擾亂輿情、渙散人心」,所以,文章豎起大旗,不僅要對他們說「不」,還要「開展鬥爭」,從而「讓『投降論』成為過街老鼠」。

隨後,文章以中共一貫的顛倒黑白的伎倆和文革式的語氣,抨擊「投降論」的「錯誤」之處,抨擊美國政府的無理行徑,並正告「崇美媚美恐美者」要識時務,因為「執迷不悟、一意孤行的前方是萬丈深淵」。同時也希望國人擦亮眼睛,對「投降論」者做到「人人喊打」。

北京官媒不登習近平講話全文卻發表抨擊「投降論」的文章,耐人尋味,難道是在警告稱特朗普為朋友的習近平不要向美國示好,不要再次與美國談判,因為這意味著向美國「投降」?

眾所周知,自中美貿易爭端以來,中國國內和中共高層就存在兩種截然對立的看法,一派是為了中國的經濟發展,應該與美國達成協議,哪怕做出重大讓步;另一派是中共決不能在國企補貼、開放互聯網等涉及政權生死攸關的底線問題上讓步,哪怕閉關鎖國,哪怕與美國一戰。在過去的一年多,外界可以注意到中共的政策一再起伏,中共從最開始的高調反美,宣揚「厲害的國」,到主動示好、要求談判,使美國基於信任和善意延長加徵關稅日期,再到臨近協議達成前,突然全面撤回之前業已達成的協議內容,並再度高調反美,就是中共高層兩派博弈的折射。

中共的出爾反爾,讓特朗普震怒,不僅關稅迅即加徵,而且針對華為的禁令已讓其奄奄一息,同時美國將更多中國公司納入限制名單,嚴格審核中國人、尤其是參與迫害人權的中共官員的簽證;此外,美國還考慮審核在美上市中國公司是否存在欺詐行為等。

美國一連串的舉措打得中共是還手無力,外資撤離加速,中國失業率暴增,經濟持續下滑,無可奈何的中共只能在媒體上叫囂反美,恐嚇國內在他們眼中的「崇美媚美恐美者」,希望激起民憤,讓國人與他們「共克時艱」。而有分析指,在中共媒體上操縱反美言論的,正是深受習近平信任的主管文宣的政治局常委王滬寧,他應該是挑起貿易戰的禍首之一。

分析指,作為深受江澤民、曾慶紅器重的三朝不倒翁王滬寧,因成功包裝習思想而得到信任的他,作為江派餘孽,利用中共中央政策研究室的特殊地位,在諸多問題上蒙蔽習近平,使其誤判貿易戰,誤判國際形勢,而其「高級黑」和「低級紅」的手法更是層出不窮。這也就可以理解為何當習近平在俄羅斯向特朗普釋放善意後,中共官媒卻跳出來稱絕不向美國「投降」,任何的「投降」言論都不要有。

中共官媒的反常之舉,說明高層「反美」一派,或者說江派餘孽正在竭力阻止習近平與特朗普在日本破局的可能性,竭力阻止習近平在最後關頭反戈一擊,擊碎江派的陰謀,跳出死亡陷阱。如此大膽之舉,從另一個方面講,其實是在讓習近平看清王滬寧等佞臣的真實面目。如果看清了,或許就知道如何選擇了。日本G20峰會的機會莫錯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