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當修訂《逃犯條例》在香港鬧得沸沸揚揚,全港超過二百間學校陸續發起聯署之際,教育局長楊潤雄卻喊話,期望老師持平解說,不要加入個人想法或政治立場,又稱相信在香港受過教育的學生,懂得分辨對錯。

教學並非倒模工場,老師也是一個有血有肉的人,凡事總有自己的看法,絕不是一部純粹傳授知識的教書機器。知識只是中性的死物,如何運用,端賴正確價值觀的灌輸。諾貝爾發明炸藥,其作用不過開山劈石;然而今日炸藥落在政治瘋子手裏,卻成為任意屠殺百姓的利器。沒有正確價值觀支配的知識,其貽害之大,也毋須多費唇舌了。儒家八條目有謂「格物、致知、誠意、正心、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除開首兩條格物致知是做學問,其餘莫不與做人有關。做學問是入門,做人才是道理所在。此所以韓愈在《師說》一文指出,「師者,所以傳道、授業、解惑也」;簡言之,老師的責任不僅在講解知識,也在於解答疑難,傳授道理,其實是教做人而已!

面對黑白混淆的社會,面對聽不進意見的政府官員,老師更加要無畏無懼,實踐身教之道,指陳對錯。中國經濟學家茅于軾曾撰文批評中國內地的教育,指出「(教育)是能夠判別真善美,不至於把假的當成真的,把惡當成善,把醜當成美。我們(中國內地)現在的教育正好在這方面太過薄弱。學生整天忙着解題和背誦,但不善於判斷最基本的是和非。文化大革命固然有偉大領袖的發動和領導,但是的確有千百萬群眾的響應,才會搞出這樣的人類浩劫。原因就是百姓都被培養成了工具,對真善美和假惡醜沒有判斷力。這一狀況至今並沒有從根本上改過來。」身為香港教育的最高負責人,識見與一個經濟學者相去千里,能不汗顏?

《聊齋誌異》「鬼哭」一文記載,王學使家中鬧鬼,夜裏鬼火磷磷,甚至白晝滿院惡鬼。王恃著自己是學使身份,仗起寶劍,質問群鬼,惹來群鬼嗤笑。王無可奈何,只得請來道士和尚念經超度,並且夜裏將飯拋到院子讓群鬼吃飽,鬼才絕迹。作者在文末加上這樣的按語:「普告天下大人先生:出人面猶不可以嚇鬼,願無出鬼面以嚇人也!」謹捧《聊齋》一書與楊局長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