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為風暴成世界焦點,華為員工開始受到關注。華為外包員工倒地不起的影片曾熱傳,996工作制再度引人深思。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近日發表文章,親歷者透露了心聲。

這篇題為「中國科技工作者在996鼠標賽中身心耗盡」的文章,採訪了多位按照996工作制上班的員工,其中大部份年輕人表示自己已經疲憊不堪,並表示沒有時間陪伴家人、沒有時間好好休息、看不到工作成就,同時不敢面對自己的心理健康問題。

王世昌(Wang Shichang,音譯)每天工作12小時,一周工作6天。新婚的他說自己根本沒有時間陪伴妻子。28歲的他每天疲憊不堪,眼睛疲勞而乾燥,睡眠不穩,並說自從四年前成為開發人員以來,他的體重增加了20磅。

「這些日子爬四層樓都會讓我氣喘吁吁。」他說。

王世昌服務的公司實行996工作制:即從上午9點工作到晚上9點,每周6天。這已成為許多中國科技公司和初創企業的常態。

996工作制引發了社交媒體的激烈爭論,中國許多科技巨頭和企業主都優先考慮長時間緊張工作時間。電子商務巨頭阿里巴巴的創始人馬雲今年早些時候表示支持長時間工作,並稱此為「996福報」,引發批評。

王世昌不同意馬雲的說法,他也並不是唯一的一個。許多人一直在在線論壇Github上對996工作制進行抱怨。他們還分享「反996」網絡迷因(網絡迷因是指因在網絡上傳播而一朝爆紅的東西),對他們的困境自嘲。其中一位日本女演員的照片被編輯後顯示,其手中拿著一條標語:「網絡開發者的生活很重要。」另一張照片是,一對夫婦舉著酒杯說:「來吧,讓我們慶祝兩年來第一次在同一個房間裏。」

該Github項目的受歡迎程度達超過25萬次點擊。

儘管這些看起來很幽默,但像王世昌一樣的科技工作者和專家都說,過度勞累會導致嚴重的身心健康問題。

長時間工作:腰背扁平、抑鬱加劇

幾十年來,長時間上班和過度加班在中國的製造行業司空見慣。現在,這種長時間工作的文化傳播到了中國的白領辦公室。

有調查顯示,中國人平均每天只有2.27小時的閒暇時間,不到美國人、德國人和英國人享受時間的一半。

2018年由中共政府主導的中國心理健康調查中,403名接受調查的科技工作者中有一半表示他們疲憊不堪。其他人報告視力、記憶力、脊柱和頸部疾病問題。

現年25歲的上海程序員朱先生說,他公司的大多數人現在患有「平背綜合症」,一種可能是由不正確的坐姿引起的疾病,導致脊柱失去自然腰背曲線。

朱先生表示,長時間坐著工作要保持良好姿勢「幾乎是不可能的」,他說:「在年度體檢中,一些醫生直接跳過脊椎測試,默認檢查扁平背。」

除了身體症狀,王世昌說他的心理健康也受到了影響。他說:「工作壓力使我的抑鬱症變得更加糟糕,以至於我必須接受臨床治療。」

王世昌說,他的醫生敦促他更好地控制工作壓力,並需要更多睡眠,但他說他發現很難做出權衡。

「我和我的妻子有時會縮短我們的睡眠時間,去做我們喜歡的事情。」王說,「我可以在周末睡覺,但我更願意設置鬧鐘,並為觀看電影和參加音樂會等事宜分配更多時間。」

現年23歲的中國電子商務網站軟件開發人吳先生說,他面臨著類似的挑戰,想要更多的業餘生活,並獲得充足的睡眠。

「我每天晚上11點左右到家,直接睡覺,沒有時間或精力去娛樂或學習。」吳先生說。

年輕科技工作者認為受到不公待遇

《互聯網經濟》(Internet Economy)雜誌的主編向遠志(音譯:Xiang Yuanzhi)認為,這一代年輕科技工作者認為他們受到不公平待遇的一個原因是期望與現實之間的差距。

向遠志解釋說,許多科技工作者受過良好教育,但他們發現科技工作所提供的工作和報酬並非他們想像的那樣。與其他高強度專業人士(如醫生或科學家)不同,程序員並沒有獲得平等的社會地位和尊重。

王世昌也補充說:「直言不諱地說,程序員與裝配線工人沒有甚麼不同,而他們在成長過程中曾過著更加富裕的生活。他們需要更多的個人自由和追求。」

中國科技企業不關心員工心理健康

在CNN接觸到的40名中國科技工作者中,很少有人說他們曾尋求過公司的幫助和諮詢,因為很少有中國科技公司提供這樣的服務。

在中國,負責為公司提供心理健康諮詢服務的伊諾可‧李(Enoch Li)表示,根據她的經驗,科技企業家關心的事項中,員工的心理健康狀況排列很靠後。

即使那些提供員工援助計劃的中國公司,最多也只是提供一種單向傾聽的情感熱線。

李女士說,中國公司過份強調「情緒恢復」或「堅持不懈」,但沒有告訴員工甚麼時候可以放下勇敢的面具。在中國,對心理健康問題的恥辱感讓許多員工不敢表達他們的感受或尋求幫助。

朱先生為一家外資科技公司工作,該公司為僱員提供免費的諮詢服務。但他對接受精神保健可能不受歡迎表示贊同,他說:「是的,我感到焦慮,但我從未想過我需要治療師的幫助。」

王世昌就沒有那麼幸運了。他表示自己所工作過的五家中國科技公司都沒有提供任何心理健康服務。他通過觀看有關抑鬱症的YouTube影片,和閱讀在線表格來為自己診斷病情。他說,他仍然在與抑鬱症作鬥爭,雖然他的長時間工作還沒有改變,但現在正在接受一位治療師的治療,服用藥物,並抽時間聽有幫助的音樂。#